非凡中文->恭喜夫人虐渣满级->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恭喜夫人虐渣满级-第二十八章 反间计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她这话一出,刘嫂的家人瞬间愣在原地,脸上还都不约而同地浮起了愤恨之色。

    这是什么特殊癖好,竟然在自己的房间里头装监控!

    该不会是吓他们的吧?

    阮星晚仿佛看出了他们的心思,将自己手机里头的片段截取了出来,在他们眼前都溜了一圈,道:“看看,看看你们的好妈妈,三更半夜不睡觉,摸进我的房间里头,还带了一把剪子,她想要做什么?想要谋财害命吗?她这是入室抢劫未遂,知道这要怎么判吗?有这么空闲还不如回家看看刑法,不要尽想着些歪门邪道来讹钱!”

    四个人也看到了画面,脸上的瞬间顿时像是吃了几个月的青菜,青绿青绿的!

    千算万算,他们怎么会算得到,阮星晚竟然睡觉都开着监控!

    这是要拍拍自己有没有梦游吗?

    怪毛病!

    见他们一个个鸦雀无声,阮星晚懒洋洋地躺回到沙发上,道:“不是要报警吗?报啊,正好我最近零花钱太少了,我也缺钱花,刘嫂这样半夜想要谋财害命的,严重影响了我弱小的心灵,你们刚才说那个啥来着,精神损失费,我觉得我应该要些精神损失费才对的。”

    一听她反过来要钱,几个人顿时慌了。

    “误会,都是误会!都不知道我妈发什么神经,她肯定不会谋财害命的,说不定是梦游来着!”刘嫂的女儿率先解释道。

    “没错没错,我妈她本来就有梦游的怪病的,大小姐你大人有大量,就饶了她吧,都是一场误会。”刘嫂的儿子也补充道。

    阮星晚翘起了二郎腿,不紧不慢道:“不报警了?不送我坐牢了?不毁坏我的名声了?”

    几个人连连摇摇头,道:“都是误会,都是误会一场。”

    呵,看到她手上有证据,翻脸简直比翻书还快。

    光凭着一张嘴,就想要众口铄金的道德绑架?

    阮星晚冷冷地垂下了眼帘,沉声倒:“既然不报警,还不滚?还想留在我家里吃饭是不是?”

    刘嫂的儿子和儿媳妇灰溜溜地走在了前头。

    刘嫂的女儿也拽了拽丈夫。

    然而,刘嫂的女婿还舔着脸,看向了阮星晚,厚颜无耻道:“大小姐刚才不是说,出于人道主义,可以给我岳母一万块买营养的吗?”

    阮星晚淡淡地将目光落在了柳小雅的脸上,道:“刘嫂可是柳阿姨忠心耿耿的得力干将,跟我倒是没有什么交情,要人道主义,也是问柳阿姨啊。”

    刘嫂的女婿听罢,急忙看向了柳小雅,继续厚着脸皮道:“我经常听岳母提起阮太太,说是阮太太不仅长得比天仙还美,而且是个菩萨心肠——”

    柳小雅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而且她也投鼠忌器,不知道这帮人有没有知道全部。

    如果刘嫂将她供出来的话,后面还得有一堆的麻烦事。

    所以,她选择了破财消灾,掏出了一万块钱递给了刘嫂的女婿,还装模作样道:“让刘嫂好好养身体,养好身体我其他的宅子也需要用人的。”

    给她一个盼头,让她懂点事儿。

    果然,刘嫂的女婿千恩万谢的,这才拿着钱走了。

    阮宏生见阮星晚竟然一分钱都没有话,轻巧解决了这场闹事,不由得征愣了一下。

    阮星晚看着阮宏生吃惊的样子,忍不住呛声道:“怎么?看到我不用去坐牢,很失望吗?”

    阮宏生触及到阮星晚眼底的冷意,心里头忽然狠狠一颤,随即板着脸道:“你怎么说话的?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阮星晚淡冷道:“别人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别人啊,你一口一个孽障孽女的,怎么自己不寻思寻思该怎么好好说话呢?”

    这一句话堵得阮宏生又想开口骂人。

    不过,这一次,他生生忍住了,只冷哼一声,背着手就走到了餐桌上。

    阮星晚也饿了,坐到了餐桌上,等着佣人送早饭上来。

    柳小雅见这件事又没有让阮星晚伤着分毫,而玉佩的事情也没了影。

    她着急讨好阮宏生,所以竟然自动自觉地站起来,去客房将阮老太等人叫过来吃早餐。

    她是扶着阮老太出来的。

    到了餐桌,柳小雅看见阮星晚已经吃起白粥和油条了,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表现自己,道:“星晚,你怎么回事,你阿奶还没有坐下来,你怎么就吃起来了?你这孩子,我都说过你多少次了,你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

    柳小雅甚至,阮老太这个人是最喜欢摆架子的,只要她开口表示了对她的尊重,她肯定会顺着自己的话责骂阮星晚的。

    而阮宏生这个人最是愚孝,只要看到自己孝顺他老娘,对自己也会有几分好脸色。

    柳小雅这一招捧高踩低本来用得是极好的。

    然而,她万万没有想到,昨天晚上还喝不得吃了阮星晚的肉,喝了阮星晚的血的阮老太,竟然没有顺势骂阮星晚,甚至还转过头看向她,冷声道:“还是个孩子,让她先吃怎么了?大家都是一家人,讲究什么?就你这么讲究!你要是真的讲究,按照规矩,你这个做你媳妇的,你还不能上桌呢,你得在旁边站着伺候老婆子和老公吃完,你才能吃!”

    阮宏生的家乡那边偏僻又落后,柳小雅只回去过一次。

    因为他们那边,媳妇是不能上桌的。

    被阮老太这么一怼,柳小雅只觉得一股气顿时卡在了喉咙,进退不得,将她呕了个半死。

    这死老太婆,她到底发什么神经?怎么好端端的竟然帮起阮星晚来了?

    阮宏生也皱了皱眉头,道:“真是三个女人一条街,能不能让我清清静静的吃个饭,睡个觉!别整天挑事行不行?”

    说罢,他还十分嫌弃地掠了柳小雅一看,冷声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柳小雅一口老血直接涌上喉头。

    “这个粥煮得太硬了,我要吃稀烂些的。”阮老太睨了柳小雅一看,开口道。

    阮宏生觉得柳小雅整天在家里啥也不做,他老娘好不容易来一趟,柳小雅应该好好孝顺才是的,所以他头也没抬,道:“听到了吗?还不去给妈煮一下。”

    柳小雅这才发觉自己真是四面楚歌。

    她咬了咬唇,正要起身,江清月却主动接过了阮老太的粥,道:“舅妈,还是我来吧,我给姥姥煮管了,知道姥姥的口味。”

    正好柳小雅心里头是一千万个不情愿给这老太婆亲手煮东西的!

    开玩笑,他们柳家虽然比不上现在的阮家有钱,可她也是富贵着长大的,连她亲妈都没有叫过她下厨呢!

    这老太婆凭什么!

    柳小雅皮笑肉不笑地道:“清月真是个孝顺孩子,大姐你有清月这样的女儿真是好福气。”

    阮霜淡淡道:“我一个乡下妇女能有什么福气,弟妹你才是好福气,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当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贵太太!”

    阮霜实在也不喜欢柳小雅。

    之前阮星晚的妈妈叶晚那可是真正的大家闺秀,温柔,从容,优雅。

    最重要的是待人和气。

    从前,阮星晚的妈妈还在的时候,他们一家子都是住在这里的,连她亲妈子都是人家照顾得妥妥贴贴的。

    哪像这个柳小雅,刚进门就将他们撵回老家去,还每个月都规定阮宏生给妈的钱。

    小家子气!

    人家叶晚起码生了阮星晚,是阮家的血脉,这个柳小雅倒好,就一心一意养着那个孤儿院领回来的阮念心!竟然连一儿半女都没有给阮家生!

    而且,她听说,以后阮家的财产还要分给阮念心,让阮念心和阮星晚平分!

    阮星晚也就算了!虽然不讨喜,好歹是人家叶晚唯一的女儿!

    可是阮念心她算个什么东西!

    清月这个嫡亲的外甥女都还没有轮上!她凭什么要分阮家的财产!她多大的脸!

    阮霜想到这种种事情,脸色相当的不好看。

    柳小雅也听出了阮霜在指桑骂槐,所以脸色也是讪讪的。

    阮星晚已经将一碗粥喝完了,可是看着柳小雅吃瘪,她觉得颇有趣味,所以有一下没一下地继续啃着油条。

    阮霜这个人虽然一心想要为江清月谋阮家的家产,不过头大没脑,倒是做不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来。

    上辈子,她也是一直被江清月和阮念心当枪使的。

    阮星晚忽然觉得,她或许可以借力打力,先将阮霜这柄枪擦亮了。

    她微微一笑,夹了一个肉包子放在阮霜的碗里,甜甜地说道:“大姑你说什么呢!什么乡下妇女!我这就让爸爸将你和清月姐姐的户口迁过来,这样你也是海城人了啊!”

    阮霜看着碗里头的包子有些吃惊,更吃惊的是,她昨天才抢了阮星晚的玉佩想要讨好黄总,阮星晚非但没有记恨她,反而主动说出让阮宏生将她们的户口迁过来?

    之前她跟老太太是打算在海城落脚,帮清月找一门好亲事。

    可从来没有异想天开过要迁户口过来啊!

    难道这就是血缘亲情?不愧是阮家亲生的孩子,就是知道向着阮家人!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