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恭喜夫人虐渣满级->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恭喜夫人虐渣满级-第十六章 请帮手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柳小雅见他又要出门,也顾不得丢脸,吼了一嗓子,哭道:“你又去哪里!”

    阮宏生头也没有回,冷声道:“回公司!”

    他才刚回来,又要回公司!分明是嫌弃她了!

    柳小雅心里头恨得要死,若是目光可以杀人,她早就将阮星晚千刀万剐了!

    阮星晚看则会柳小雅悲痛欲绝的神色,心里头隐隐觉得有些好笑。

    她这就叫自食恶果!

    她淡淡勾了勾唇,眼底闪过了一抹嘲讽,道:“柳阿姨,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上楼休息了。”

    柳小雅咬牙切齿地盯着她,阴冷的目光死死锁在阮星晚的脸上。

    “阮星晚,你敢说不是你将我打晕的?你做这样的事情,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阮宏生没有在这里,柳小雅自然不用再演戏了。

    阮星晚勾唇一笑 ,忽然凑近了柳小雅的耳边,压低声音道:“是我,又如何?你自己想做什么,你自己心里头一清二楚,老天爷真要雷劈,怎么也是先劈了你这个恶人吧?”

    说罢,阮星晚发出了一声冷哼,往楼上走去。

    柳小雅气得险些吐血,整个人都摇摇欲坠。

    “反了!反了!这个贱丫头!她竟然敢这样对我!”柳小雅跺了跺脚,声音已经发颤。

    阮念心扫了她一眼,道:“你在这里大呼小叫的有什么用,你不是说万无一失的吗?”

    柳小雅本来已经气急,被阮念心这么一斥责,再对上她失望的目光,眼泪险些落了下来。

    她哽咽道:“我也想不到这个死丫头竟然变得这么精明了!她竟然发现了我的计划!”

    阮念心眼底蓦然沉了几分,压下了内心巨大的愤怒,咬牙切齿道:“我觉得阮星晚之前的温顺和听话都是装的!她刚开始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看上顾明渊!所以一直在等待机会!她的目标本来就是顾长州!”

    阮念心这么一分析,柳小雅只觉得细思极恐。

    她咬牙道:“那个贱丫头竟然有这么大的野心,看来的确是我们轻敌了,现在顾长州都要下聘礼给她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阮念心咬了咬牙,声音冰冷道:“别说下聘礼了!就算她嫁入顾家了,她也不一定能坐稳顾太太的位置!”

    柳小雅听她这么一说,也不由得埋怨道:“之前这个主意也是你出的!你也说万无一失的!现在人家都要下聘礼了,你还能有什么办法?而且,你爸现在对我也有偏见了,我们动都不能动她了!”

    阮念心眼底闪过了一抹阴沉杀意。

    她声音冰寒道:“我们不能动她,有别的人可以动她。”

    柳小雅迅速抓住了她话里头的重点,不由得走近了一些,道:“谁?”

    阮念心这才敛回了阴沉的目光,低声在柳小雅耳边言语了几句。

    柳小雅听罢,一直局促不安的脸上这才稍微和缓了一些。

    “念心,还是你有办法,我现在就打电话过去。”柳小雅保证道。

    ***

    阮星晚自然不知道这一茬,因为昨晚出了一口恶气,阮星晚睡了个好觉。

    然而,次日一早,她还打算睡个懒觉,房间的门却被拍得砰砰作响。

    “大小姐,你赶紧起来吧!老夫人过来了!要见你呢!你让长辈等着,像什么样子啊?”是刘嫂的声音。

    虽然她很害怕阮星晚那一身的蛮力,不过要她真心将阮星晚当成主子,那也是不可能的。

    说到底,阮星晚一个乡下长大的野丫头,完全没有办法跟念心小姐相提并论!

    更何况,阮宏生早就公开表示过,养女和亲生女儿一样,都有权继承阮家的财产。

    阮念心跟阮星晚不对盘,她又不是傻子,自然应该站在阮念心这一边的。

    阮星晚打开了门,就看到刘嫂略有些不耐烦地站在门口催促道。

    阮星晚脑子一懵,道:“老夫人?”

    刘嫂点了点头,有些敷衍道:“就是你奶奶,先前先生已经告诉过你了吧?”

    奶奶?呵,那个老虔婆也配得上她一句奶奶吗?

    阮星晚眸色渐暗,想到上辈子阮老太对自己做过的事情,不由得在心里头翻涌起滔天的怒意来。

    上辈子,如果不是阮老太和她那个胡搅蛮缠的表姐,她也不会这么着急嫁给顾明渊!

    这辈子,她们竟然还提前来阮家了!

    既然来了,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好的,我知道了,换身衣服就下去。”阮星晚抬起眼,十分乖顺地回复道。

    刘嫂见她态度不错,觉得阮星晚也就那么几下子,面色越发的冷淡,道:“快点吧,老夫人脾可不好。”

    阮星晚没有再回答,关上了房门。

    脾气不好?巧了,其实她的脾气也不好!

    上辈子,她不过是为了融入阮家,所以才压抑了本性,做低伏小,极力想要讨好每一个人。

    可是这一辈子,她只想为自己而活!

    跟她作对的人,她都不会心慈手软的!

    阮星晚洗漱之后,又美美地给自己敷了个面膜,挑了一身名贵的衣裙,这才缓缓下楼去了。

    而楼下,早已经炸开了锅。

    阮老太穿着一身仿唐装的旗袍褂子,精明而干瘦的脸上双眼凸起,一看就是个刻薄相。

    而她身侧,还陪着一个保养良好的中年妇人,正是阮宏生的姐姐,阮霜。

    阮霜身侧,一个身穿蓝色连衣裙的短发姑娘,正乖巧十分地给阮老太剥着葡萄。

    正是阮老太的外孙女,江清月。

    江清月将几颗剥好的葡萄递给了阮老太,低声道:“外婆,吃果子。”

    阮老太尝了葡萄,挺甜的。

    她眯了眯眼,十分满意地看着江清月,道:“还是我们家月月听话,知道孝顺外婆,到底是从小养在身边的,就是不一样。我看我这个亲生的孙女儿,架子倒是挺大的,等了这么久连脸都没有露。”

    阮老太是个厉害角色,就连柳小雅都有些招架不住。

    如果不是为了让她过来磋磨一下阮星晚,柳小雅是一万个不愿意将她接过来同住的!

    更别说还有个离婚了的阮霜跟着,还带了一个拖油瓶!

    她又不是做慈善的!

    柳小雅将心里头的不悦狠狠压了下去,低声道:“妈,你别生气,星晚也是刚回来,好多规矩都还不懂,所以才让你过来好好教教她的,她毕竟不是我亲生的,我若是教得狠了,怕孩子记恨我,若是教得宽松了,宏生又觉得我不尽心!我这是里外不是人啊。”

    阮老太冷哼了一声,道:“所以你就让我做这个恶人是不是?”

    柳小雅急忙道:“妈,你说的是什么话啊,这不是你教导有方吗?我得跟你学学。”

    柳小雅是个鬼精的人,根本没有阮星晚的生母那么好拿捏,所以阮老太也不喜欢她。

    不过如今听她竟然一反常态恭维起自己来,阮老太也很是受用。

    “她脾气很坏吗?”阮老太装模装样地拿捏着腔调,问道。

    柳小雅露出了为难的神色,道:“这个,我也不好说。还是等她下来您亲自看看吧,刘嫂去催催大小姐,平日这个时候不起来就算了,奶奶来了,她怎么还这么怠慢?”

    这句话无形中又踩了阮星晚一通。

    阮老太听得直接就是眉头一皱。

    她最恨懒散的人了,她在乡下住惯了,都是早睡早起的,这太阳都三尺高了,竟然还没有起床!将来要是嫁入人了,还不得被夫家嫌弃!

    刘嫂正要动作,姗姗来迟的阮星晚就已经下到了。

    她甜甜一笑,道:“我刚才做了个面膜,所以下得晚了,其实你们不用等我的,可以先吃早餐的。”

    她说着,走到了阮老太的跟前,道:“这就是我的阿奶了吧?阿奶,我是星晚。”

    阮老太见她打扮得十分好看。

    虽然不知道她穿的是什么牌子,不过一眼看过去,就只有两个字,值钱!

    这都是她儿子的钱!她们这些人怎么能乱花?

    阮老太冷笑道:“你还知道我是你阿奶啊,还想吃早餐?我千里迢迢来到这里,你却睡着懒觉,连碗粥都不煮?”

    柳小雅急忙帮腔道:“就是,星晚,你阿奶让你煮个粥,你赶紧去吧。”

    阮星晚却没有动,反而直接坐到了沙发上。

    “我去煮粥?”她不紧不慢地玩弄着涂了精致美甲的手指,问道。

    阮老太见她竟然这么散漫,不由得瞪大了双眸,道:“难道我去煮给你吃?”

    阮星晚装作听不出她话里头的不满,急忙欣喜道:“真的吗?阿奶你要煮粥给我吃?那真的太好了!我从小就是被捡回去养的,别的小伙伴都有爷爷奶奶疼爱,就我没有,我做梦都想有一个疼爱我的奶奶!阿奶,你真的要煮粥给我吃吗?那我真的太高兴了!”

    这死丫头!她是真蠢,还是装蠢!她说的是明显的反话,她难道听不出来吗?

    阮老太气得脸上的青筋都隐隐颤动。

    她来儿子家里是要当老佛爷的,怎么可能煮粥给她吃?

    “家里这么多佣人,还需要我煮粥吗?我看你们是不欢迎我,连个早饭都不给我吃?”阮老太憋着气,冷哼道。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