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恭喜夫人虐渣满级->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恭喜夫人虐渣满级-第十五章 下聘礼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顾长州眉眼沉静,道:“不介意。”

    这话一出,阮念心本来就沉暗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阴沉了。

    他在说什么!他竟然说不介意!他怎么能不介意?

    一定是因为他心里头其实丝毫不在意阮星晚!阮星晚不过是他稳住老爷子的一个工具人而已!

    所以他才不在意阮星晚跟别的男人一起!

    甚至,他根本就没有跟阮星晚订婚的想法!说不定什么订婚都是子虚乌有的!只是因为顾明渊的事情而使出来的权宜之计而已!

    阮念心心里头这般安慰自己,脸上的稍微缓和了些许。

    “顾总可以不介意,但是星晚,你作为顾总的未婚妻,你应该谨言慎行,不能给阮家招黑,不能给顾总的脸面抹黑啊。”阮念心声音温温和和地教导道。

    阮星晚面上一脸无奈,看着顾长州,道:“顾总,所以我跟你在一起,是抹黑你的脸面了?”

    顾长州一本正经地配合她,摇了摇头,道:“怎么会?”

    阮星晚不咸不淡地睨了阮念心一眼,道:“听到了,我的好妹妹,顾总都没有嫌弃我给她抹黑,你是不是有些杞人忧天了?”

    阮念心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道:“你说什么——你——”

    顾长州顺其自然地搭上了阮星晚的肩膀,声音温柔道:“我的衣服,记得帮我洗干净,还给我。”

    这句话,他刻意压低了声音,说得温柔缱绻,惹人遐想。

    阮念心脸上刻意维持的神色瞬间僵硬。

    他在说么?阮星晚刚才一直跟他在一起吗?就阮星晚身上的服都是顾长州的?

    所以,阮星晚那小贱人刚才是一直在耍她,故意要看她出丑的!

    果然,这个小贱人先前装得对她百依百顺,恐怕就是故意等她出错的!

    她的目标一直都不是顾明渊!而是顾长州!

    可恨她自持聪明,本以为可以将她耍得团团转!到头来,原来自己才是小丑!

    也许,阮星晚早就看出了她跟顾明渊之间的关系,一直忍耐不发,就是想要将这件事捅到顾老爷子的跟前去,以更换联姻的对象!

    可笑,之前她的心里头还充满了优越感,觉得阮星晚如此痴迷顾明渊,可是顾明渊的心里头都是她。

    现在——

    阮星晚应该觉得她很蠢,很好笑吧?

    阮念心觉得她窥破了真相,整个人都气得隐隐发抖。

    尤其是在顾长州面前出了这样的丑!她更是羞愤欲死!恨不得当场将阮星晚掐死!

    不过,阮念心知道,如今,她不占据任何的胜算,就算她在顾长州跟前说阮星晚的不是,也只会招惹顾长州的反感。

    她应该冷静下来。

    阮念心倒吸了几口凉气,将目光看向了阮宏生,略有些委屈道:“爸,你看星晚,我一心一意将她当成好姐妹,什么都为她着想,生怕她行差踏错,她倒好,将我当成猴子一样耍!她明明是跟顾总一起,却瞒着我们,还将顾总叫过来,难道我们这些家人就这么不值得她信任吗?”

    眼下之意,阮星晚是故意将顾长州叫过来看阮家的笑话的!

    这样防备阮家的阮星晚,日后即便嫁给了顾家,又能为阮家争取多少利益呢?

    阮宏生听明白了,看着阮星晚的目光也多了几分审视。

    他之前一直觉得这个女儿粗俗不堪,毫无礼仪,所以心里头对她十分的厌恶。

    不过如今看到她耍这样的心机,就更加厌恶了!

    她阮星晚是什么意思!以为攀上了顾家,就可以给他这个当老子的一个下马威了吗?

    阮宏生冷冷的目光落在阮星晚了的脸上,端出了长辈的架子,道:“星晚,你虽然跟顾总有了口头的婚约,不过这桩婚事连定亲礼都没有,你即便要跟顾总相处,也不应该条在晚上,更不应该穿成这个样子!女孩子,应该自重自爱!”

    柳小雅见状,阴阳怪气地搭了一句,道:“她在乡下长大,没有见过什么世面,好不容易有一门好的婚事,她还不上赶着巴得牢牢的吗?哪里还记得什么自重自爱?”

    阮星晚也没有生气,缓缓叹了一口气,道:“所以,阮念心未婚先孕,跟顾明渊发生关系,是柳阿姨教的好手段了?果然不愧是有缘分的母女啊,这个手段一脉相承,倒是叫我十分钦佩!”

    一个偷别人的老公,一个睡别人的未婚夫,可不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吗?

    顾长州冷眼旁观,见阮星晚没有落在下风,他心里头才微微放下心来。

    小姑娘不错,懂得反击,可惜,还是心太软了,留了情面。

    若是换了他——

    顾长州眼底闪过一抹阴戾之气,不过瞬间,稍纵即逝。

    再抬起眼,他仍是风度翩翩的佳公子模样,声音温润而从容道:“阮叔叔说得不错,你这话倒是提醒我了,我回家马上跟爷爷提一下,让他准备聘礼,挑个好日子来阮家下聘。”

    这话一出,阮念心脸上又是浮起一层死灰般的阴暗之色。

    他说什么!爸爸不过是随口提了一句这婚事还没有定亲礼,他竟然要直接下聘!

    看他这架势,好像并不是利用阮星晚稳住老爷子,而是真要娶她!

    娶阮星晚!她凭什么?

    阮星晚不过是一个连大学都没有上过的野丫头!她凭什么啊!

    那可是顾长州!是整个海城名媛最想嫁的男人!

    她凭什么就能轻而易举地嫁给顾长州!

    那是她踮起脚尖,仰起头,目光都不敢与之对视的男人!

    她不忿啊!如果这个贱丫头没有回来,这门婚约本来由她来履行的!

    阮念心自欺欺人地选择屏蔽了阮星晚没有回来时,顾长州对着门婚约根本没有兴趣的事实!

    她不想承认自己用尽浑身解数都吸引不了顾长州!只能将所有的罪过都算在阮星晚的头上!

    阮念心将自己的尖锐的指甲深深掐进了手心,以抑制自己满脸的妒忌。

    别说阮家其他人,就连阮星晚本人,也都被震住了。

    阮星晚目光惊愕地抬起眼,看着顾长州,低声道:“你,你说什么?”

    顾长州轻轻将她额前散乱的头发挽到了耳后,动作轻柔而细心。

    “我说要找个好日子下聘,回头你将你的生辰发给我,我亲自找个大师看看。”顾长州煞有介事地说道。

    他居然,真的,要下聘?不是开玩笑的?不是为了给她解围?

    阮星晚整个人都有些懵了,不由得局促道:“是不是,有些赶了?”

    这话一出,阮念心几乎要妒忌得喷火!

    顾长州要给她下聘,她竟然说太赶了?炫耀!这绝对是炫耀!

    “怎么?你该不会要反悔吧?”顾长州的眸色暗了下来,凛冽目光中竟然多了几分危险的意味。

    阮星晚秒怂:“我没有——”

    “没有最好,不过还是定下来比较安心些。省的你总是想些乱七八遭的。”顾长州声音充满磁性地说道。

    阮星晚绝对想不到,上辈子在自己眼中如同谪仙一般的高岭之花,撩起妹子来,竟然这么自然!

    顾长州将阮星晚的衬衫掖了掖,然后抬起眼,看向了阮宏生,声音微冷道:“阮叔叔,我会尽快挑日子来下聘,如此一来,星晚也算半个是我顾家的人,即便她犯了什么错,希望阮叔叔给个面子,告知我一声,不要私下教训她。”

    这是警告了!

    就因为刚才那差点落在阮星晚身上的鞭子!

    顾长州久居上位,又是天生的贵公子,身上气质凛然,一个森冷的目光竟然看得阮宏生冷汗涔涔的。

    阮宏生顾不得擦额头上的汗,连胜道:“怎么会?今天晚上都是误会一场。”

    顾长州这才淡淡收回了目光,道:“最好如此。”

    说罢,他又低声跟阮星晚低语了两声,这才告辞了。

    看着顾长州挺拔修长的背影渐行渐远,阮星晚不知为何,心口竟然噗噗直跳起来,有种小鹿乱撞的感觉。

    “哎哟,不得了,这还没有嫁进顾家呢,就要找人来撑腰了!这以后嫁给顾家去,眼里头还有你爸吗?”柳小雅想不到阮星晚这贱蹄子从柳家离开后竟然跑到顾长州那里去了!

    她更想不到,顾长州跟阮星晚订婚竟然不是只说说而已,竟然是动真格的!

    不仅跑来给她撑腰,还要下聘!

    若是她真的嫁给顾长州,日后阮家哪里还有她和念心的一席之地!

    柳小雅本以为说出后,阮宏生会帮她的。

    然而,等待她的却是阮宏生猝不及防扬起的手,然后猛地推了她一把!

    “够了!都是你胡言乱说!害我差点出了大丑!人家是未婚夫妻,相处怎么了?就算过夜又怎么了?倒是你,你一个妇道人家去娘家赴宴,竟然出了这种丑事!我都不知道是你被轻薄了,还是你跟别人私通!”

    柳小雅被推了一个踉跄,听着阮宏生的话,蓦然睁大了双眸:“阮宏生!你怎么能这样说我!”

    阮宏生冷呵了一声,道:“我会用公关压下这件事!这段时间你最好少点出去,免得丢人现眼!”

    说罢,他冷着脸离开了。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