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恭喜夫人虐渣满级->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恭喜夫人虐渣满级-第十一章 陪她玩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既然她筹谋了这么久,那阮星晚自然是要陪她好好玩玩的,若不然,岂不是对不起她这个好继母的一番心思?

    阮星晚捂住了被酒泼湿的胸口,低声道:“柳阿姨,算了,她也不是故意的。”

    柳小雅心里头冷笑,这个贱丫头果然是学精了不少,在家里头张牙舞爪的,恨不得将她和念心掐死的样子,在外头倒是学会装模装样了。

    她竟想经营起自己的名声来了。难不成还真的打起了要嫁给顾长州的美梦来?

    柳小雅心里头笑她不自量力,面上却也作出了一副慈母的样子,道:“可是你的衣服都湿了。我侄女跟你身材差不多,这样吧,我带你去她的房间里面换一身衣服。”

    阮星晚仍然是一副乖顺听话的样子,道:“那麻烦柳姨了。”

    柳小雅见阮星晚没有丝毫的怀疑,心里头暗暗窃喜,将她带进了柳家,上了楼,找到了走廊尽头的最后一个房间。

    到了门口,柳小雅道:“星晚,你进去换吧,阿姨在这里等你。”

    在这里等她?怕是要等她进去之后将房间反锁吧?

    阮星晚心里头起了主意,道:“阿姨,还是你陪我进去选一身衣服吧,虽然我们两家是亲戚,但是我一个人进去,如果里头少了什么东西,那我可说不清了。”

    柳小雅皱了皱眉头,道:“星晚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呢?我们两家是姻亲,也就是一家人,你这孩子怎么会这么想?快进去换衣服吧,等会宴会就要开始了,下去晚了,可就显得不礼貌了。”

    阮星晚还是不依,看了看黑洞洞的房间,磨蹭道:“柳阿姨,其实,其实我怕黑,要不你先进去,将灯给我摁亮了?”

    这个乡下丫头,怎的就事儿这么多?

    柳小雅不经意地抬起手腕,看了看上面的时间,眉宇间浮起了一丝浮躁之色。

    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不能再拖了。

    “行吧,行吧,你抓紧些。”柳小雅屏住了呼吸,走向了摁灯的门侧。

    黑漆漆的房间中,她正要伸手去着灯,就在抬手的一瞬间,她突然觉得后颈传来了一阵剧烈无比的疼痛。

    柳小雅闷哼了一声,竟然两眼一黑,直挺挺地晕了过去。

    阮星晚看着柳小雅摔在了地上,发出来一声闷响。

    她收回了扬起的手刀,还有些嫌弃地拍了拍自己手掌。

    这柳小雅擦的脂粉真是够厚的。

    阮星晚关上房门,然后将柳小雅挪到了床上。

    她环视了一下这个房间,然后挑选了一个绝佳的看好戏位置。

    落地窗后面的一小块凸起。

    阮星晚打开落地窗,轻松跃出,然后将厚重的窗帘拉上,只给自己的双眼处露出了一条缝。

    这不是阳台,绝对不会有人想到她躲在这里。

    虽然有些危险,不过这里二楼,以她的身手,随便可以翻下去。

    等她看完好戏之后,她也可以完美脱身。

    阮星晚将如意算盘打好之后,聚精会神地看着房间。

    果然不出她所料,不过刚过两分钟,门就被推开了。

    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走进来,直奔床上。

    房间没有开灯,阮星晚是借着窗帘外面的光依稀看得见情形。

    房间里面的男人又戴着面具,根本就无法察觉床上的女人跟之前说好的有什么不一样。

    他直接上手,撕开了柳小雅的礼服——

    而门外,此时正乌泱泱的地涌进来一群人。

    为首的,正是阮念心最好的闺蜜顾婷婷。

    顾婷婷是顾家的千金,而阮念心是海城最出挑的名媛。

    她们两个,一向都是海城名媛圈的风向标,平日也是最好的姐妹。

    “婷婷,念心真的过来了吗?我刚才好像看到阮夫人带的是阮家那个走丢的乡下丫头啊。”其中一个小姑娘开口问顾婷婷。

    提到阮星晚,顾婷婷眼底就闪过了一抹不屑。

    她跟阮念心的关系本来就好,十分欢喜她给自己当嫂子的。

    眼看着阮念心都要嫁进顾家了,竟然半路杀出了一个野丫头来!

    一个乡下长大的,还没有念过什么书的野丫头,竟然要当她的大嫂!

    真要让她嫁进了顾家,他们顾家的颜面岂不是被海城所有的权贵放在地上踩?

    她真不知道爷爷为什么要这么做!

    报恩报恩,直接给她点钱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要搭上哥哥一辈子的幸福?

    “念心发信息叫我过来的,怎么会有错?依我看,念心肯定是被那个野丫头欺负惨了,所以才从后门进来的!那个野丫头觉得念心霸占了她的位置这么多年,对念心已经恨之入骨了,肯定是她威胁阮太太只能带她,不能带念心的!”被当了枪使的顾婷婷自顾自地猜测着,满脸都是为阮念心打抱不平的愤慨。

    其他的小姑娘一听,也都纷纷为阮念心抱起了不平来:“这样啊,这么说来,那个野丫头也实在太过分了!念心怎么会是霸占她的位置呢!是阮老板去孤儿院将念心领养出来的,念心虽然是养女,不过在法律上来说,她也是阮家的女儿啊,享受跟她同样的权力和义务!她凭什么怨恨念心?凭什么欺负念心?”

    “就是!太过分了,你们知道吗?念心之前不是跟顾家的明渊少爷交往吗?听说连这门婚约都让给她了!”

    “什么?婚约都可以让!念心又不欠她的!她凭什么啊!太气人了!念心就是太善良了!换了我,我早就将她打得满地找牙了!”

    “婷婷,是真的吗?那个野丫头真的要嫁给明渊少爷吗?”有人问道。

    顾婷婷脸上闪过了一抹不耐。

    她已经觉得丢脸了!

    如果真的让那个野丫头嫁到顾家,还不被人家笑死吗?

    “怎么可能!我们顾家又不是什么需要联姻的家庭,我哥哥他们肯定都要找自己喜欢的,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乡下丫头,怎么可能嫁入我们顾家。”

    顾婷婷说罢,急忙转移了话题,道:“我们赶紧去找念心吧,等会还要跳开场舞呢!”

    说罢,她率先走在了前面。

    “对,上次念心弹奏的那个钢琴曲太好听了,如果这次还是她弹奏,我要跟她合影!”

    “我也要!我要第一个跟念心合影才对!念心简直是我的女神!”

    几个人说着,纷纷加快了脚步。

    走到走廊尽头的那个房间,顾婷婷礼貌性地敲了敲门:“念心?你在吗?”

    里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顾婷婷又敲了一下,道;“念心,你该不会是受了什么委屈在这里哭鼻子吧?你不应我就进去了?”

    静候了好几秒,里面还是没有的声音。

    顾婷婷本来就是个急性子,哪里等得住?她当即就推开门,并且习惯性地伸手在门侧将灯摁亮了。

    刺目的灯光瞬间照亮了房间。

    站在最前面的顾婷婷率先看到了房间里面的情形,然后发出了啊的一声尖叫,并且迅速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众人顺着她的尖叫,看向了床上。

    那里,有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正压着一个女人,衣衫凌乱地亲吻着,动作极其的猥琐和恶心。

    而那个女人,不是旁人,正是阮念心的养母,柳小雅。

    这些小姑娘哪里见过这么火辣的场面,当即捂住了脸,也都尖叫了起来。

    此起彼伏的尖叫惊动了楼下不少人。

    不多时,外面又涌进了一批人。

    有作为东家的柳家等人,也有好事的媒体狗仔,更有不少看热闹的宾客。

    看到柳小雅跟那个男人的香艳场景,不少人都拿出手机拍照。

    一起上来的,还有柳小雅的母亲柳母。

    她看清床上的女人是自己的女儿后,瞬间觉得一股血涌上了头顶。

    柳母迅速反应过来,上前一把扣住了那个男人,大声喊道:“你是哪里来的色魔!竟然敢混进宴会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来人,快将他送去警察局!”

    事到如今,说成被图谋不轨的人迷晕,总好过被别人误会柳小雅与建福偷情!

    跟在柳母身边的是她的儿子柳大志,他当即明白了柳母的意思,急忙让保安上前,将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押了下去。

    柳母泪水涟涟,哭天抢地地看着柳小雅,道;“小雅,我苦命的孩子啊!你怎么就那么倒霉,糟了这样的事情!还好及时被发现了,要不然——”

    哭着,她又摇了摇柳小雅,道:“小雅!你醒醒啊,叫医生啊!快去叫医生来!”

    她这话嚷嚷得相当大声,意思是告诉旁边的人,那个男人并没有得手,而且柳小雅一直都是处于昏迷的状态,都要看医生了!

    柳大志也相当的配合,一边疏散围观的人群,还发出了警告,一边装模做样地叫医生来。

    柳小雅为什么会昏迷,他们最清楚不过了!

    房间里面燃着的熏香还是他们帮忙弄来的!

    人群都走了之后,柳母急忙掏出一瓶喷雾,朝着柳小雅喷了喷。

    不多时,床上的柳小雅就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看着怒目而视的柳母,怔愣道:“妈?你怎么在这里?我,我这是怎么了?”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