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恭喜夫人虐渣满级->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恭喜夫人虐渣满级-第二章 训恶奴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阮星晚打断了刘嫂的滔滔不绝,忽然微微一笑道:“刘嫂,你过来。”

    刘嫂不疑有他,迈步走了过来:“大小姐是想……”

    话还没说完,阮星已经扬起手,狠狠一个耳光扇在了脸上,直打得她眼冒金星,头晕眼花!

    阮星晚蹙起眉心,厉声呵斥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对我的事指手画脚?”

    刘嫂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瞪着阮星晚:“你,你居然敢打我?”

    她可是阮家的老人!这个小贱蹄子在乡下长大,见过的世面还没有她多呢!

    这些日子,阮星晚对她都是言听计从的,甚至还要贿赂她一下打听阮家和顾家的事情,何时对她这么粗暴过?

    阮星晚见她神色,就猜到她在想什么了。

    她勾起冷笑:“打你怎么了?这段日子刘嫂是不是有种人上人的感觉?不过你别忘了,我就是再粗鄙,我也是阮家的大小姐,你就是见识再多,你也只是个佣人。就冲你刚才那番话,你这个月的工资没了!”

    “你,你!”刘嫂指着阮星晚,气急败坏道,“好啊,我这就去告诉先生和太太!”

    说着她气急败坏的转身就走,要是上辈子的阮星晚听到她要告状,肯定忙不跌告饶服软,但是这一次,阮星晚却理都没理她,径自起身做到了镜子面前整理起了头发。

    等她走到二楼的会客厅,就看见父亲阮宏生对她怒目而视,继母柳小雅则是一脸看好戏的似笑非笑,显然刘嫂已经告完状了。

    阮宏生见她下来,顿时气得一拍桌子:“阮星晚!刘嫂好心劝你家和万事兴,你怎么能随便打人?”

    阮星晚嗤笑一声,不急不缓走到单人沙发上坐下,这才说道:

    “父亲,咱们阮家请刘嫂是让她干家政的,不是让她干涉老板私生活的!刘嫂的嘴这么碎,难道你就不怕她那天看到了阮氏公司的商业机密,然后不小心泄露到外面去吗?这么不专业的保姆,我没有直接把她辞退已经是网开一面了,教训一下有什么不对?”

    阮宏生被噎的说不出话来,又觉得阮星晚说的没错,只能狠狠瞪了刘嫂一眼:“好了,下次注意,下去吧!”

    刘嫂黑着脸,气哼哼的走了。

    柳小雅在旁边阴阳怪气道:“唉,大小姐是乡下小地方长大的么,终究比不上咱们自家教养的孩子……”

    这是在明晃晃的说自己没教养呢!

    阮星晚冷笑:“那是自然,我长大的地方偏僻,从没学过小三的自我修养和第三者插足的系统课程,当然比不过柳阿姨你经验丰富!”

    “你!”柳小雅的脸顿时气得涨成了猪肝色。

    她在阮星晚的母亲还没去世之前就跟阮宏生勾搭在了一起,后来小三上位,这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不是秘密,但是今天这还是第一次被人直接把脸皮扒下来扔在地上踩!

    “姐姐,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所以才会说这些话?”坐在柳小雅身边的阮念心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想破坏你的跟明渊哥哥的感情,这真的是一场误会,要不是意外有了这个孩子,我们本来想要当这件事没发生过,一辈子不告诉你的……”

    她哭得楚楚可怜,柳小雅一阵心疼,连忙搂住她的肩膀轻声安抚。

    阮星晚冷眼看着,只觉心中一阵恶心,懒得再看他们演戏,直接问道:“那我就谢过你的好意了。但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你连孩子都有了,究竟准备怎么办?”

    阮念心一僵,咬着唇怯怯道:“姐姐,这个孩子是无辜的,我做不到扼杀这样一条小生命……”

    阮宏生叹息道:“念心,你总是这么善良!”

    阮星晚被气笑了,嘲讽的开口道:“是啊,阮念心纯洁善良,那不愿意留下这个私生子孽种的我就是阴狠毒辣了呗?”

    阮宏生气急败坏的吼道:“阮星晚,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念心是你的妹妹!”

    阮星晚轻嗤一声:“可别,我妈只生了我一个女儿,我可没有这样跟姐姐的未婚夫滚上床、怀了孕,还硬要把私生子生下来给姐姐添堵的好妹妹!”

    阮念心的脸都绿了,但是很快又恢复成了那副柔弱委屈的模样,哭着喊道:“我就知道姐姐还在怪我!是我对不起你,我以死向你谢罪总行了吧!”

    她哭着,起身就冲着阳台冲了过去,竟然是想跳楼。

    众人见状,都吓得慌了神。

    柳小雅连忙扑过来拉住阮念心,大哭大叫道:“宏生,你看看你的好女儿把念心逼成什么样了?难道非要害死她才行吗?念心虽然不是你亲生的!但是这些年在你身边承欢膝下的可是她啊!”

    阮宏生本来就生气,现下脸都绿了,冲着阮星晚怒吼道:“阮星晚,你非要闹得整个家里都鸡犬不宁你才甘心吗!赶紧给念心道歉!”

    “道歉?”阮星晚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冷笑道,“是阮念心跟我的未婚夫上了床,是她怀了我未婚夫的私生子,我从头到尾都是受害者,结果你们还让我给她道歉?”

    阮念心哽咽一声,拼命挣扎起来:“你们放开我,放开我!被她这么侮辱,我还不如死了算了!我已经说过多少遍了!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是不是非要我死了,你才肯相信我——

    流小雅也帮腔道:“就是!大小姐你也太不讲理了,念心真要跟顾明渊在一起,哪里轮得到你!”

    阮星晚上前几步,看着“悲痛欲绝”的阮念心,声音蓦然冷了下来:“得了吧阮念心,这里是二楼,你从阳台跳下去,说不定连腿都不会断,顶多受点皮肉伤,这算什么寻死?”

    她说着从桌子上抄起一把水果刀,绕过柳小雅,把刀塞进了阮念心的手里。

    阮星晚比划着阮念心的脖子教育道:“你要真是不想活了,我来教你个百试百灵的法子。瞧见了吗?这里是颈动脉,只要你一刀下去把它割断,血液会喷溅而出,止都止不住,用不了十分钟就会因为大出血而死亡,神仙都救不回来!来,试试吧!你这要死了,我敬你是条女汉子!”

    阮星晚这段时间都对她言听计从,阮念心哪里见过她这么冷酷的样子。

    她吓得当即尖叫起来,抬手就想把刀扔出去。

    然而,阮星晚却死死握住手,冷声道:“是你自己口口声声要寻死,现在却拼命摇头躲避不觉得好笑吗?”

    “阮星晚,你在做什么!”正在这时,客厅的门被猛地推开,急忙赶来的顾明渊正好看到这一幕,简直目眦欲裂,大吼一声就冲上来劈手夺过了阮念心手里的刀。

    阮念心腿还有些软,顺势扑进顾明渊的怀里,呜呜咽咽的哭道:“明渊,我没想到姐姐这么恨我,她居然要杀了我!”

    顾明渊抱住她不住安慰,然后气急败坏的冲着阮星晚道:“阮星晚,要是念心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阮星晚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再次感慨自己上辈子肯定瞎了眼,这么明显的奸情居然都没看出来。

    她勾了勾唇,似笑非笑道:“怎么?昨晚你不是信誓旦旦地说只是醉酒误会,对阮念心没有一丝一毫男女之情吗?瞧瞧你们这姿势这神态,说你们之间没有奸情,傻子都不信!”

    阮念心和顾明渊双双一僵,这才发现他们下意识的反应已经暴露了他们的关系。

    顾明渊咬了咬牙,干脆大声道:“我就算喜欢念心,那又怎么样?本来你又粗俗又肤浅,连念心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今天居然还想故意杀死念心和我们的孩子,你的心简直比蛇蝎还要毒!像你这样恶毒的女人我可不敢娶,我要跟你退婚!念心,跟我走!”

    上辈子,阮星晚在阮念心的刻意照顾下,处处被阮家和顾家挑剔嫌弃,心里十分自卑。

    而顾明渊总是恰到好处地缓解她的尴尬和窘迫,阮星晚早就对他生出了好感。

    顾明渊现在要退婚,阮星晚肯定会着急不已,然后同意让阮念心生下孩子的!

    果然,顾明渊拉起阮念心就向外走去,还没有到门口,就听见阮星晚扬声道:“等一下!”

    顾明渊脚步一顿,眼中的得色一闪而过,唇角也勾了起来。

    他就知道一提退婚阮星晚就会服软,没了自己,以她的条件,在上流社会里根本别想找到第二个愿意娶她的男人!

    阮星晚缓步走到顾明渊和阮念心面前,在他们牵着的手上一扫而过,轻笑道:“顾明渊,你是打算跟我退婚,然后跟阮念心联姻吗?”

    顾明渊仰起头,摆出一副高冷的模样硬声道:“既然你容不下念心肚子里头的孩子,我只能退婚了。”

    阮星晚遗憾摇头,冷笑道:“看来你们都忘了,当初顾家之所以要跟阮家联姻,是因为我的亲生母亲救了顾老爷子一命!顾明渊,现在你背叛了我,还想甩掉我把婚约按在阮念心身上,要是你爷爷知道你这样对待他救命恩人的女儿,你猜他会怎么做?会痛快的同意,还是……给你两个耳光?”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