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二十七载->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二十七载-第五百零一章 :二十七载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明日替换。

    ——

    江安全是一个有钱人,是一个有人生追求的有钱人,是一个凡事一定要做到完美的有人生追求的有钱人,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凡事一定要做到完美的有人生追求的有钱人。

    同时,他也是一位办公室里挂满了锦旗,光荣、着名、优秀的心理医生。

    从事这个行业的原因,并非是他对心理学、救死扶伤感兴趣。相反,他没看过任何心理学着作,也不在乎任何人的死活。选择成为心理医生,是因为他发现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人的烦恼都可以拿钱来解决,而他又刚好极其有钱,只要简单粗暴地给病人的卡上打一笔足够让其满意的钱,心理问题便基本上都能解决掉了。从事这个行业的原因,并非是他对心理学、救死扶伤感兴趣。相反,他没看过任何心理学着作,也不在乎任何人的死活。选择成为心理医生,是因为他发现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人的烦恼都可以拿钱来解决,而他又刚好极其有钱,只要简单粗暴地给病人的卡上打一笔足够让其满意的钱,心理问题便基本上都能解决掉了。

    于是在他意识到自己生来就应该干这个后,便从完美的、无可挑剔的纨绔摇身一变,成为了完美的、无可挑剔的心理医生。

    “说说你的情况。”办公室里,江安全与一名病人相对而坐。

    “我是做程序员的,前段时间被裁了,然后一直找不到新的工作……就焦虑、失眠,每天打不起精神,甚至都感觉产生幻听幻觉了……”一名三十多岁的地中海发型男子说明自己的情况。

    于是在他意识到自己生来就应该干这个后,便从完美的、无可挑剔的纨绔摇身一变,成为了完美的、无可挑剔的心理医生。

    “说说你的情况。”办公室里,江安全与一名病人相对而坐。

    “我是做程序员的,前段时间被裁了,然后一直找不到新的工作……就焦虑、失眠,每天打不起精神,甚至都感觉产生幻听幻觉了……”一名三十多岁的地中海发型男子说明自己的情况。

    江安全双臂环胸,刻意地沉吟一声:“说白了就是钱的问题。”

    “是……”

    “你觉得你有多少钱,就可以不这么焦虑了。”

    “可能……一百万?车贷房贷就都好说了,我也有充足的时间去找工作,或者试着创创业。”

    “一百万……”江安全拉开办公桌的抽屉,在里面翻腾了好一会儿,找出了张银行卡,“这是张一百万余额的卡,拿去用。”

    男子愣住。

    “噢对。”江安全想起了什么,又拉开另一个抽屉,拿出了两份合同,“拿完钱把合同签了。”

    “这是什么……”男子先接过了合同。

    江安全把卡放在了男子跟前:“就是个保密合同。签完合同拿完钱,你要是把这件事传了出去,就得反过来赔我一百倍。”江安全把卡放在了男子跟前:“就是个保密合同。签完合同拿完钱,你要是把这件事传了出去,就得反过来赔我一百倍。”江安全把卡放在了男子跟前:“就是个保密合同。签完合同拿完钱,你要是把这件事传了出去,就得反过来赔我一百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二十七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二十七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二十七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二十七载】 【】

    “但是这、这,哪有这回、您是在开玩笑吧?”男子嘴上说着不相信,身体却很诚实,顺畅地拿起银行卡塞进自己的钱包。

    “我哪有功夫和你开玩笑,不信的话可以自己去查。”江安全道。

    “这……”男子想起江安全的家世和履历,“您之前的那些病人都是这么解决的吗?”

    “是的。”

    “那您这也太……相当于专门给人送钱啊……”

    “也没几个钱。”

    男子犹豫片刻签下字,起了身,顿时觉得浑身清爽,之前的各种不适感一扫而空:“您真是个好医生……我可以送您一面锦旗吗?”

    江安全转动椅子,双手摊开,扫了一圈锦旗挂得满满当当的办公室。

    男子明白了江安全的意思:“懂了,您的意思是已经很多了,不差我这一面了。”

    “我的意思是我不介意再多一面。”江安全道。

    把恢复生龙活虎状态的中年男子送出门,江安全来到窗前,大力扯开窗帘,享受上午最为温和的日光的沐浴。

    “完美。”他整理了一下衣领,为自己从医生涯零差评一事感到骄傲。

    “来电话啦。”

    手机铃声响起,江安全瞥了一眼,发现是‘江正义’打来的,不耐烦地接起:“我的工作非常顺利非常完美,我是不会接手家里产业的,你就不要劝我了。”

    “还接手啥呀傻儿子,咱家破产啦。”

    “哈哈哈哈……小老头子还是那么幽默。”江安全咧开嘴笑了几声。

    “老爸啥时候骗过你?打电话就是通知你一下,看到你做医生做得这么好,老爸也就放心啦。”

    “你把话说清楚啊,咱家那么大的家业,怎么就这么草率的破产了呢?你和我妈有什么打——”

    “都……”

    “喂?”

    “冬冬冬。”

    就在江安全想给江正义打回去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先前来的那位地中海男子不由分说地锤开了。

    “你敢骗老子!”男子进门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那张银行卡扔向江安全,“卡根本用不了!”

    江安全闪身一躲,脸正正好好迎上了银行卡。

    “啪。”清脆响亮的一声。

    “怎么就用不了了?”捡起地上的银行卡,左脸浮现出长方形红印的江安全强装镇定地问道。

    “用不了就是用不了!就你这坑蒙拐骗的还好意思找我要锦旗?你信不信我哐哐两拳把你揍得满地找牙?”男子挽起袖子气势汹汹地向江安全走来。

    “等一下!”

    江安全熘到办公桌前,把抽屉里二十多张银行卡都拿了出来:“这些你拿去挨个试试,总会有能用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二十七载】  【】

    “我拿几十张银行卡跑银行去查?你当我傻子呢?!”男子来到办公桌前,挥起了拳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二十七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二十七载】 【】

    “再等一下!”

    满头大汗的江安全举起手机:“你容我给我爸打个电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二十七载】 【】

    “合同可是签了的啊,这一百万我反正是要定了!”

    “冷先生,咱们先坐下说。”江安全心有余季地把男子安抚着重新坐下,为其贴心地倒了杯水,“情况比较复杂,我得先了解一下。”

    “行,你打,我就坐这儿听。”冷先生没喝水,翘着二郎腿,一副要和江安全好好算账的架势。

    江安全拨通江正义的电话,点了免提后,把手机放在了办公桌上。

    “喂?怎么啦宝贝儿子?”

    “江正义你把话说清楚了,咱家怎么就破产了?!明明昨天还好好的!”江安全对着手机气愤地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巴拉巴拉巴拉巴拉……”

    江安全和冷先生对视了一眼。

    “这是你爸还是你儿子,怎么这么不靠谱……”冷先生眯起眼睛。

    “让你见笑了。”江安全露出尴尬的笑容,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问:“江正义,我旁边有客户,你给我好好说话。”

    “哈哈哈哈开个玩笑,总之破产啦,全完啦。”

    “你怎么听上去这么开心的样子?”

    “那破都破了,还能咋办?”

    “那你和我妈……”

    “我们现在已经到了国外,想趁这个机会好好旅旅游什么的。”

    “都破产了你还有心思旅游,还不带上我?”

    “儿子,老爸相信你可以把烂摊子收拾好的。好了,不说了,和你妈去买比基尼。”

    “都——”

    冷先生冷视江安全,冷冷道:“说吧,怎么办?”

    “……你也看到了,我家忽然破产,这一百万……”江安全是一个力求把每件事做到完美的人,他着实掏不出这笔钱,也不希望看到自己完美的从医生涯沾上一个污点。

    “……那就算了吧,你现在混得比我还惨,我也不好意思坑你一把。”冷先生心软了,不打算追究江安全。

    “那你的病情……”

    “好了,好多了。”冷先生道。

    “嗯?”

    冷先生耸耸肩:“本来都觉得我的人生一片灰暗了,谁能想到你蹦了出来,搞得我都想给你捐点钱了。”

    “见笑。”

    “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比起来还是你更难一点,希望你能坚持下去。你坚持下去,就是对我最好的帮助了。毕竟那么大的公司破产了,你要是能挺过来,我也没什么理由被小小的裁员打败。”冷先生拍了拍江安全的肩膀,“行了,我也不浪费时间了,继续去找工作,日子还是要过起来的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二十七载】  【】

    “谢谢你。”江安全很感动。

    “加油。”冷先生再次离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二十七载】 【】

    “呼……”江安全躺在椅子上吐出长长的一口气,思绪陷入难以接受破产的虚幻感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二十七载】 【】

    他不知道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他是个力求每件事都做到完美的人,同时也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这么多年来,他只做自己自认为能做好的事情,现在没了家庭的依仗,他或许什么都做不了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二十七载】 【】

    “加油。”冷先生再次离开。

    “呼……”江安全躺在椅子上吐出长长的一口气,思绪陷入难以接受破产的虚幻感中。

    他不知道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他是个力求每件事都做到完美的人,同时也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这么多年来,他只做自己自认为能做好的事情,现在没了家庭的依仗,他或许什么都做不了了。

    不再完美,不再无可挑剔。

    “来电话啦。”很久很久,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闭着眼睛的江安全摸索着接通了电话:“喂。”

    “儿子?”那边是江正义的声音。

    “怎么了?”

    “今天愚人节你不知道嘛?”

    “嗯?”江安全睁开了眼睛,“你什么意思……”

    “公司好着呢,没破产,就是你妈撺掇着我让我逗你一下。”

    “哈哈哈哈……小老头子还是那么幽默。”江安全咧开嘴笑了几声,内心稳了很多,不过是没有为此那么开心了。

    “你怎么反应这么平澹?难不成你知道了?”江正义问。

    江安全沉默了几秒:“早就知道了。”

    “我就说你肯定会知道,你妈非觉得你平时不玩手机,不关注资讯,能唬好一阵子……”

    听着电话那头老爸和老妈争论起来自己是不是很傻,江安全的目光渐渐瞥向了桌子上散落的几十张银行卡。他把手机放在了一边,默默把那些银行卡收好,又默默把墙上的锦旗挨个摘下。

    一个小时后。

    “你妈其实说得有道理,只不过是在实行的过程中,我这边没太跟得上,扮演得不太像……”电话那头终于分出了胜负。

    江安全也已经把原本一眼望去全是红的办公室恢复了原样:“节日快乐。”

    “快乐快乐,逗你玩最快乐了。”

    听着那头热热闹闹的声音, 江安全挂断了电话。

    “冬冬冬。”过了会儿,敲门声响起,约好的第二位病人来了。

    “请进。”

    一名女士走了进来:“请问是江医生吗?我是和您预约了的那个。”

    “张女士对吧?请坐。”江安全坐得端正, 一脸微笑看着女士,“说说您的情况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二十七载】  【】

    “我最近炒股亏了三十万,把家里好不容易攒的积蓄都亏没了……”

    “说白了就是钱的问题。”听完张女士描述的背景情况和自己心理上出现的问题,江安全心里有了答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二十七载】 【】

    “……是。”

    他照例拉开了抽屉,只是在挑余额为三十万的银行卡时,手停住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二十七载】 【】

    “啪。 ”抽屉被合上。

    张安全为看上去饱受困扰的张女士倒了杯水,像是在和张女士说,也像是对自己说:“我想……真正困扰着的,或许不是钱。它没有那么重要,不会解决掉一切问题,也不会击垮所有人……”

    “……是。”

    他照例拉开了抽屉,只是在挑余额为三十万的银行卡时,手停住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二十七载】 【】

    “啪。”抽屉被合上。

    张安全为看上去饱受困扰的张女士倒了杯水,像是在和张女士说,也像是对自己说:“我想……真正困扰着的,或许不是钱。它没有那么重要,不会解决掉一切问题,也不会击垮所有人……”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