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浮生浣风录->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浮生浣风录-第一百六十二章 梁京血战(八)开剑域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青莲山上,夏日的风,和这山林的空气合二为一,让人浑身尽是惬意。可是这份惬意,显然没有能吹上这青莲山的主峰,吹入窟内。

    “重华,你应该也听到了吧!一百多年了,我叶家,就做到这了!”

    老宗主话,就像是刚刚在耳边敲响的晨钟,余音绕梁。

    外面的女子,都出现在老宗主和叶冠阳的眼前,叶冠阳看到了自己的女儿,又看了眼清瑶,便收回眼神,不再看另外那个女子一眼。那个曾经同床共眠的女子,那个自己女儿的母亲,那个自己的妻子。

    “老宗主,我和教主,自然是希望您能再考虑一下,尽管这一次的任务,对我们至关重要,可是并非一劳永逸,若是少了老宗主的臂助,实在是难以成事!”

    老宗主笑了笑,又摇了摇头。

    “这门都过了,女儿都生了,平日都叫我爹,怎么,这自己的老公回来了,反而还跟我客气起来了!”

    清瑶和叶筱筱对视一眼,也只是作为晚辈,默默的听着。叶冠阳倒是也不言不语,反而看上去还严肃了不少。

    “只怕叫了,反而会闹出不愉快,思来想去,还是忍住了!”

    这个叶筱筱的母亲,面色淡然,此话虽然看似是有些幽怨,在她口中说出,反而觉得有些大气。

    “哈哈哈!也罢,如今子女都已经到了要出嫁的年纪了,你们自己的事,我也不便再多说什么,是非对错,就让你们自己消化吧!”

    老宗主微微一笑,随机招手,让两个小女生过去。

    “这么多年,在外面没少受苦吧!”

    老宗主仔细看了眼眼前的这个孙女,已经和以前有了很大的变化,早已经是亭亭玉立的大家闺秀模样。

    叶筱筱双眼泛红,眼中的泪花一下子就绽开了,但是只是低声啜泣,看着确实让人心疼。

    “孩子无辜,你们两个不管将来如何,我这孙女,可是不能亏待啊!”

    叶母微微低头,叶冠阳也不发一言。

    “还有你,安安心心到外公这不就好了吗?何苦随你姑姑他们一样,在外抛头露脸呢!”

    清瑶眼眶微红,或许是和自己的表姐多年未见,加上这样的一个氛围,这清瑶也是忍不住落泪。

    这叶母,也就是老宗主口中的重华,却是这清瑶的姑姑,所以也不难看出,这两家人的关系有多亲密。稍微捋一捋,也就是叶冠阳既是清瑶的舅舅,也她的姑父。

    这叶冠阳虽然对这种场面,向来是不太懂得如何对付,却也只能在这呆着。让他奇怪的是,这当年眼中倔驴一样的老爷子,如今为何会如此的感性。

    “还是那句话,上一任的六剑使,还有原先派遣去的门人,依旧会履行好他们的职责,我这把老骨头,也会熬到油尽灯枯之时。”

    叶筱筱和清瑶微微抬头,看着这个已然是须发皆白的老爷子,眼中的酸楚似乎又添加了几分。

    “只是在我之后,接替的人,就换成了你的夫君了,他的性子你也知道,刚刚在门外应该也听到些,没什么变化!”

    老爷子瞥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叶冠阳也没有搭理他。

    “所以,不管你怎么想,也不管我怎么想,将来这神剑窟,必然会和现在不同。我如今,只是把难听的话说在前面,就算是怪罪也好,不理解、不支持也罢,就当是我这个老头子老糊涂了。你这夫君的脾气,比我倔、比我臭,我也怕到时候,你们之间交流起来,落下些什么矛盾隔阂。这一切,就当是我做的主了!”

    叶母微微的点头,对于这件事,她又何尝不知,就算老爷子现在坚持,百年之后,自己的夫君会如何,她自然是清楚的。

    “而且,神剑窟只是一把剑!剑,并非不可替代,一个人如果拥有健全的大脑和四肢,就算换剑,也不会有什么问题。这些年,从你说的那些消息来看,如今这无方教,发展的已然遍布中州,四肢健全,而又有像你这样优秀的人,作为指挥的大脑。就算宋国出了点小问题,也无伤大雅。我相信,少主比起他父亲,会有一番更大的作为!”

    叶冠阳嗤之以鼻,似乎非常的不屑,老宗主也不管他,只是语重心长的对自己的儿媳妇说。

    “或许,不用等到下一代!老头子我走之前,可能少主,就能完成我们这一百多年的理想!”

    叶母微微点头,也似乎不再做劝说,因为知道确实是于事无补。

    “重华知道了!”

    老头子看了看自己的儿子,他微微一笑,随手一挥,摆放在大堂高出的那柄剑似有感应,飞到他的手中。

    “承仙、指天、赤霄,三剑聚则天下归心,散则寰宇难宁。冠阳,你可还记得这句话啊!”

    叶冠阳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个老头子,莫不是真的糊涂了?又开始说这个,讲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故事了。而且,好歹境界已经到了世间绝顶的地步,难不成真以为,三把兵器,就能改变天下格局吧?

    “记得,这不是从我纪事起,你就跟我讲的故事吗?怎么,难不成现在人力没办法完成你们的抱负,开始寄希望于传说了?”

    老宗主笑了笑,又微微的摇了摇头。

    “既然你要继承宗主之位,这个故事的原貌,也该告诉你了!”

    叶冠阳有些好奇,这个故事讲了几十年,还能讲出什么花来?

    “这三把剑历史太久了,而且,也确实是天下难得的神兵利器,虽然它们本身没有办法改变世间格局,但是它们所承载的秘密,却是足够惊天动地!”

    叶筱筱和清瑶两个姑娘,好奇的盯着老宗主,似乎在等待着,那个惊人秘密的真相。而叶母只是微微侧头,看了眼自己的夫君。

    “当年,晋太祖作为上一个一统中州大陆的王朝帝君,从起事到最后一统天下,二十年间无人能挡,可谓威震四海,统摄八方!”

    叶冠阳打了个哈欠,有些懒得理会,此时看上去激昂的老宗主。老宗主也似乎领会了他的意思,回过了神来。

    “莫不是因为这三把剑?”

    叶冠阳就像是一个看客,在调侃台上的说书先生。

    老宗主微微一笑,朝叶母那看去。只见她依旧是低眉不语,老宗主也就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倒也不是!只是相传,当年晋太祖皇帝本出身微末,不过一介平民。只是后来有了一番机遇,获得一股神秘的力量帮助。

    也就是在那以后,太祖皇帝收编无敌的赤霄军,扫荡了整个中州。而在他死后,他也将那股力量封印,并且将百万赤霄军也带入黄土,为晋朝驻守那个秘密。”

    “一百万的赤霄军,都给他陪葬了?我记得当初你说的是,部分忠勇之士,感念晋太祖之恩,自绝于太祖陵前,后太宗皇帝感念其忠义,将其葬于太祖陵前。难道……”

    叶冠阳有些惊讶的看着老宗主,老宗主并没有正面回答他。

    “有些历史,不会见诸典籍,也很难传于众口!”

    叶冠阳不屑了冷笑了一声,并没有再深究。

    “晋太祖将那股力量和秘密,全都封存在了地下,若是它能重现于天地之间,大事可期!而那三柄剑,正是打开晋太祖陵墓的钥匙!”

    叶冠阳这才想通了,为什么这柄剑,会成为传宗之宝,被这老爷子看的这么重了。也理解,为什么当年自己出门闯荡,老爷子拦不住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交代,就是让他留意一下,这江湖上可有人佩赤霄和指天剑。

    “三柄神剑,本一直作为镇国神器,长存于皇宫。只是在晋末之时,皇宫大乱,它们被强行分散,指天剑被夺,被放在如今的魏国皇宫,承仙剑被先祖拼死护下,得蒙托孤,由我族代为掌管!而赤霄剑则下落不明,音信全无!”

    老宗主眉宇间似乎多了几分感慨。

    “所以,我们的使命,除了护剑,还要帮她家寻剑咯?”

    叶冠阳的这个她,自然是说道叶母。叶母并未有什么不悦,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老宗主。

    “虽然已经一把年纪了,我还是觉得,这三柄剑终会聚齐,这纷乱了一百多年的历史,终归还是会回归一统。我活着,会恪守使命,我死了,自然是没办法干预你的想法,只是希望,你能帮助将三剑集齐。就算你想独立,也不能与之为敌。能帮就帮,毕竟,是一家人!”

    老宗主的这番话,让两个小辈倒是感慨颇深,小姑娘们相顾一眼,一切都难以言表。

    “你这是在给我下套子吗?之后的事,就算没有你这个过期宗主的话,我也自有定夺。剑若是找到了,给他们就是了。至于为敌,只要他们不主动找我的麻烦,我也不会给他们使绊子!”

    叶冠阳拍了拍老爷子的肩膀,就像是催促他,赶紧卸下肩头的重担。这对父子,此刻看上去却像是朋友一样,老爷子微微一笑,转而单膝跪地。

    “罪臣叶鸿业,请公主迎剑!”

    叶筱筱和清瑶吓了一跳,一言都不敢发,叶冠阳背对这一幕,神色难以言状。

    叶母看着此时须发皆白的老宗主,他面容沉毅,却有几颗老泪,在面容的沟壑里纵横!

    她又看了眼那个背对自己的男人,虽然她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可是真的到来的时候,还是觉得难以接受。

    自己的丈夫,对自己依旧没有感情,他对以前的事,依旧没有忘怀。尽管,自己的丈夫没有与自己为敌,这也算是值得庆幸。

    虽然此刻,神剑窟依旧对自己鼎力相助,神剑窟三十六位堂主,一半多都留在了叶母他们周围,宗门内,除了六剑使,只有几个在宗门内教导弟子和护卫宗门的堂主。

    而这次还剑,这些助力都在,老宗主和六剑使也同意任她驱使,可是,这剑一还,也就意味着,这些助力,也就停留在了这一代,再往后,将不会有那么源源不断的人才。至少,不会那么容易获得,毫无保留、忠心耿耿的属下。

    叶母缓缓伸出手,握住这柄,已经在这个宗门停留一百多年的剑,就像接过了命运给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

    承仙剑归!

    咚!咚!咚!

    一阵巧劲真气陡然而出,将布满铜锈的古钟,撞的发出阵阵浑厚的钟音。

    “这是……”

    听到这声音的小四,不禁有些发愣,这是要有大事发生了吗?

    “还愣在那干嘛!全部到主峰下集合!”

    小四的老子叶常,大喝一声,所有人都抖起精神,乖乖的向主峰那赶去。

    当所有的人,来到主峰下,只看见演武台上,老宗主和其他四人,正正襟危坐,面色肃然的看着这一众的门人。

    有些仔细的人还注意到,叶母手中的那柄剑,正是本应在主窟大堂之上的宝剑。直觉告诉他们,此事不简单。

    “今日将你们召来,是有件事向你们宣布!”

    所有人都恭恭敬敬,竖起耳朵,准备听这老宗主准备宣布的事!

    “即日起,我将卸任宗主之位!”

    “啊!”

    场下的人一片慌乱、震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被身边的堂主瞪了一眼,一个个乖的像小绵羊。

    “而继任者,就是他,我叶鸿业之子,叶冠阳!”

    “啊!”

    叶冠阳打了个哈切,显得有些困意。

    这下面的人,看着这个不太正经严肃的人,一时间都有些没底,这个人到底行还是不行!

    “按照规矩,若有人不服!可站出来,向他挑战!”

    这老一辈的人,比如叶常,和叶冠阳口中的凉叔,只是相视一笑,很有默契的摇了摇头。那些弟子尽管疑惑,但是还是相信这老宗主的眼光。

    “既是如此,那便开‘剑域’!”

    所有人都双眼放光,开剑域,本是十年一次,为这些年轻后辈,提供选剑的机会。而如今新任宗主继任,也大开剑域,算是辞旧迎新。

    老宗主衣袖一拂,叶冠阳接过一剑,手中真气如同两道蛟龙盘旋而出,绕剑身汹涌流转。

    剑起长空近,剑去苍穹惊!

    叶冠阳一剑乘势而起,那剑域的山门刷然顿开。

    满场的弟子,下巴都被惊掉了,他们可还记得,这山门可是要六位剑使合力才能打开的。可是如今这人,只是一剑而已,可见他的功力,到了何种境界。这新宗主的位置,顿时也没有了疑问。

    “认剑!”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