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浮生浣风录->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浮生浣风录-第一百六十一章 梁京血战(七)对话首领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早该过去的梅雨季节,似乎去而复返,让人不禁响起了,江南时常听到“反潮”这两字。

    湿湿漉漉的街道,千伞参差而过的人潮,本身就是一副流动的水墨画。

    人们时而低语着,时而欢笑着,偶尔稚童一脚踏进了水坑,溅出无数水花,惹得伙伴生气追逐,忘记了这本还下着雨的天气。

    他们你追我赶,穿过一个个熟悉又陌生的过客,就像一只只小鱼儿,灵动而又欢快。

    烟雨里,千伞参差之中,两个行客在人潮中驻足,就像是汹涌潮水中的两根石柱,将人流从中切分成两段,让嘈杂而无序的人潮,突然变得泾渭分明。

    此二人,一人执黑伞,一身黑色的装束,显得阴沉而刺眼,但是却又普通而大众。一人执青伞,面色黝黑,胡子拉碴,鼻头上有一颗黑色的小痣,看上去精神相对饱满几分。

    周围人声鼎沸,往来行人你来我往,并没有太注意这两个相距数丈,驻足而停的行人。

    此番局面,也多亏了数日前,和那老牛的一番宿醉,一番请求。

    “我想会一会你们的老大!”

    林澈虽是有些醉意,却是并没有嘻哈玩笑的样子。

    “为什么?”

    老牛面色微变,眉头稍微有些皱起。

    “若是要做买卖,大哥我免费给你办了!用不上去跟他打交道!”

    林澈笑了笑,拍着老牛的肩膀,显然是谢过了这个兄弟的仗义。

    “并非如此,只是有些问题,想请教一下他!”

    老牛疑色渐起。

    “问题?”

    林澈似乎是看出了他的意思,他端起酒坛,自己一口喝下,这本剩下不多的酒,被他一饮而尽。

    “对,问题!并非是七星阁上的宿怨,而是其他的一些问题,有些不解,想请教他!”

    老牛微微点头,他是看重这个兄弟的,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绝不想和他要刀兵相见。只是他们老大的事,他自然也是要维护,更何况,他自己要联系上自家的老大,也不是说联系就联系的。

    “什么事?看哥哥我能不能帮你解答一下!”

    老牛笑着也拿起酒,端起来闷了一口。林澈倒是也没有什么遮掩,他淡然的说道。

    “这宋京近来之事,不知道大哥你听过没有!”

    老牛点点头。

    “恩,这么大的事,早就传遍全天下了!我又怎会不知呢!”

    林澈微微一笑,点头同意。

    “但这事的起源,大哥可知道?”

    老牛一愣,似乎并不清楚这里面有些什么文章。

    “不知!”

    林澈端起酒坛,笑着摇摇头

    “这场骇人听闻的动荡,追根究底,其实最开始的原因,是几个人的离奇死亡。他们死亡的时间、地点和所联系的事情,恰好像是往这平稳的京都局面,扔进去一个大石头,从而一串一串的将后面的故事给刨了出来!”

    “你的意思是,我们老大做的?”

    老牛有些好奇的问道,但是他更好奇的是,自己的老大做的事,为何会被林澈知晓!

    并没有听说,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刺杀,也并没有听过,有什么了不起的人物被刺身亡。关键是,自己的老大做事,可不会留下那么多令人遐想的空间。

    “我只是觉得,想不到其他的人了!”

    老牛微微点头,似乎陷入了沉思。

    “不过别误会,人不是他杀的!”

    老牛一下又糊涂了,这是怎么回事?一会儿说是他老大干的,一会儿说人不是他杀的,难不成?

    “不过他脱不了干系罢了,还有最近也了解了一些私事,也可能和他有关!所以,还希望大哥你帮忙!帮我牵个线,搭个桥!”

    林澈淡然自然,但是不像有什么其他的心思,而且老牛倒是不会担心,林澈会傻到去埋伏自己的老大,这根本是不可能是事情,就像他老大在七星观上说的那样,老大若想走,天下无人能留!

    “兄弟,既然你对我坦诚相待,哥哥我也不和你打马虎眼,我家这老大,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我们想见他,也是得先报备,再等通知,还不一定能见着!所以,你这话,我会带给他,但是见与不见,哥哥我这个打工的,可是做不了主啊!”

    “哈哈哈哈!那是自然!大哥你能帮我传个信就够了!那到时候除了京都的事,顺带提一下,二十年前,京都的剧变,有事请教!”

    老牛微微皱眉,面色微微变得有些紧,林澈倒是大笑了起来,端起来,让他继续把酒给清掉,这四十坛,端过来,就没有剩下的道理。

    这二人一直喝到了天都开始泛起鱼肚白,才算是清场了。

    这屋子里满满当当的酒坛,根本就快要放不下脚了。酒气浓烈之重,简直让人闻之即醉!这旁边的悦兮姑娘,竟然愣是呆到他们结束,缓缓在旁边,看着这腿脚有些晃悠的林澈入房休息之后,才回到自己的闺房休息下来。

    镜头切回到现在,此刻二人中,执青伞的人,正是林澈。而他面前的,如果老牛没有说谎,应该就是“夜”的首领,不过显然,这二人都是经过了乔装的。

    林澈站在前方,他的感知早已展开,只是眼前这个人,就如同这漫天的细雨,浑然一体,丝毫不觉,却也如这汹涌人潮中的普通一人,自然随意。

    只见那人转身向后,慢慢的走开。

    林澈跟上他的脚步,在这川流的人潮,那黑衣人仿佛就像是一个虚影,在人潮中若隐若现。

    忽尔间,二人不觉来到一间破败不堪的寺庙,阴冷萧索的气氛,配上这残破的环境,倒是让人感觉分外的凄楚哀伤。

    只见那黑衣人负手而立,看着这破面残缺的屋顶,细雨淅淅沥沥的落在庙内,滋润着这破庙内星星点点的野花。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林澈有些微微出神,这词的语境意境,确实让人深陷其中,难以忘情。这浓郁的情感氛围,确实也不是他这个年纪,能够悟出来的。

    “好词!”

    林澈淡然的说道,显然其他的言语,已经很难概括他此时的心情。

    那人回过神来,微微一笑,并没有回头看向林澈。

    “比不得你,皇帝驾前八步成诗,那么惊天动地呀!”

    林澈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不过是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而已!阅历太少,心境尚浅,不值得为人道!”

    黑衣人笑了笑,不置可否。

    “你成长的很不错,文采冠绝京都,武功依我所见,已经算是当世难得的高手了!”

    林澈虽有些不解其中之意,但似乎感觉非常的轻松。

    “哈哈哈!只是难得吗?我师父,可还是等着我,替他老人家去争一个‘天下第一’呀!”

    黑衣人笑着摇摇头,似乎并没有预料到谈话会变成这个样子,内心却也不抗拒回避。

    “哈哈哈哈!这‘天下第一’又不是随地能捡的!莫不是以为,打败了那所谓的四大门派的高手,就真的是可以一骑绝尘了?”

    “不是吗?反正我可是高兴了很久!哈哈哈哈!”

    林澈就着他的话,倒丝毫不绝的尴尬。

    “杨雄,也就是跟他师父死前差不多,巨阙门好久都没有出过,真正能覆压武林的人才了!方天殊虽然能操纵八个天机隗,但是他师父当年真正厉害的,并非只是单单的操控之术,弘毅比之弘一大师,还有很大的差距,智远和尚和他师父玄定相比,也是相差甚远。虽然说是四大高手,也不过是矮个子里挑高个,说出来唬唬人的罢了!”

    林澈略显尴尬的笑着点点头。、

    “照你这么说,我这张真人钦定的武学传人,突然感觉有点坐进观天、蚍蜉撼树的感觉了啊!哈哈哈!”

    黑衣人面色柔和,微微一笑。

    “这倒是有些过于贬低自己了,虽然与当世真正的绝世高手,并没有交过手,但也未必会逊色多少,如果那些隐藏的高手一直低调下去的话,你在那江湖人津津乐道的‘大风录’里,或许可以排进前十!至于第一,起码还得在七星阁上再呆个十年!”

    林澈笑了笑,第十?够了!再强似乎都有些说不过去了,不过,林澈倒是也希望,那些隐藏的高手,真如此人所说的一样,低调就一直低调下去,最好和那谢老前辈一样,隐世不出,这样才好,省的自己花那么多时间,去争这个名号!“

    “第十也不错了,留点进步的空间,也给你们这些老前辈点压力!哈哈哈!”

    黑衣人笑了笑,似乎觉得这小子,还真是给根杆子就往上爬。

    “你找我是为了京都的事?”

    此时,话题到这,似乎才来到了预想的环节。

    “对,有些事情,想来想去,或许只有你可以给我解答!或者说,只有身为‘夜’的首领,可以给我一个答案!”

    黑衣人面色淡然,微微点头。

    “京都的乱局,说起来,其实应该是从我杀人复仇这个点发起的,对吧!”

    黑衣人没有回话,但这,似乎也是一种回答。

    “我有一个猜想,不知道对与不对,希望你能帮我解答一下!”

    黑衣人不发一言,林澈也就当是肯定了。

    “靖武王府的管家也罢、拂翠阁的侍女也罢、严阔也罢,这些都是我复仇的对象,而他们,都是死在我的手上!”

    雨水微密,似乎在骤起的风的助推下,给人一种淡淡的压迫感。

    “不过,我敢断定是一剑封喉,并未有任何的迟疑,更不会有任何的疏漏,他们一定是死在我的手上!”

    林澈似乎也像那人一样,看向了微微加急的雨势。

    “但是,有人却利用他们的尸体,做出了一个局,在京都春闱,这么一个敏感的时间,为他们可能早就准备好的剧本,添一把柴,浇一桶油。”

    黑衣人只是静静的听着,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我最初以为,是皇子间夺嫡日趋紧张,互相揭短,可是背后忽然牵扯出了无方教这个隐秘的地下组织,让我感觉,这张网的目标,可能不只是两个皇子间的设计,而是有更大的一只手,目的是为了最后,被拉到台前的无方教!”

    林澈看向了黑衣人,黑衣人似乎也有感应一般,他淡然的说道:“为什么觉得是我呢?”

    林澈叹了口气,兴许是觉得这问题问到了点子上,兴许是觉得,这么久,总算有了对话了。

    “光凭这点,我确实不知道,是不是阁下,或者是你们的组织策划的。只是,近段时间,我刚好了解了一下自己的身世,也知道了一些关于二十年前的陈年往事。”

    黑衣人面色微变,他略有好奇的问道:“哦?”

    林澈看中了一块还算是比较干的门槛,拍了拍屁股,就坐了下来。

    “说来话长,不过也就是大致的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知道了自己可能还背负着更大的仇恨!”

    黑衣人扭头,看了眼那个坐在门槛上,淡然的看着风雨的林澈,他微微出神,却也一言未发。

    “正是因为此,我在去探寻仇人的时候,却发现,他们在几年前,几乎同一时间,要么‘正常死亡’、要么‘意外死亡’,而且意外,全都是再正常不过是意外,堕马、摔跤撞石头,真让我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这些人,都是老天开眼了,给收走了!”

    林澈笑着摇摇头,又拔起旁边的一棵草。

    “时候到了,天意难违,这‘意外’或许真的只是意外呢!”

    黑衣人淡然的说道。

    “太巧了!每个人恰好都是我名单上的人!这样的巧合,我实在是难以相信啊!所以,才来这请教一下阁下,这些巧合,是不是巧合!”

    黑衣人看了一眼林澈,淡淡的说道:“你来找我,想必是心里有答案了吧!”

    林澈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是啊!这么多巧合,我想相信都难啊!然后我又大胆猜测了一下,要做到这些‘巧合’的人或者组织,除了那个大伤元气的无方教,据我所知的,就是阁下所统领的,天下第一杀手组织——夜,能够办到了!”

    黑衣人依旧不发一言,林澈站起身,缓缓来到他的身边。

    “我并不是想知道,是不是阁下做的,我只是想知道,阁下这样做的原因是为何,阁下对于当年的事情,了解多少!”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