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浮生浣风录->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浮生浣风录-第一百六十章 梁京血战(六)酒中真意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楚国境内,比之其他国家,似乎还是要更活跃一些。

    加上如今楚国国君雄心壮志,掌权短短几年,就已经撕掉了楚国懦弱的标签,已经敢直面宋国,并且抢夺宋国的地盘。这让很多国人都为之自豪,对这皇帝的评价,也多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这样的赞美。

    虽然宋国对于楚国和夏国是强打的姿态,可是,在楚国上将军尹蛟的指挥下,楚军占领的险关未有一失,这倒是让南边的宋军,背上了不少的压力。

    而国内,原本的三大家族其一的宋家,虽然依旧是显赫豪门,却比之以往,要低调不少。

    很多的财政官职,都纷纷让出,对于一些重利的行业,朝廷说增税就增税,甚至大有由私转公的架势,好在很多人都提议,目前还是在战时,既然已经有这么重的税收,就算官营,也未必能增加多少利润,才被搁置了下来。

    而作为楚国的另一个“特色招牌”——七星阁,近来也很少有人出游。很多人都认为是战争时期,不方便出去,还有人是江湖人,听说了前面的四大门派围剿七星阁的传闻,想着这大宗门估计就算没灭,也是元气大伤,根本出不了门。

    所以,这么一看,楚国热闹是归热闹,但是封闭,却是比之以往,还要封闭一些。

    在宋家举办春招的演武场附近,一个奇怪的酒馆,在一个僻静的可怜的角落,冷冷清清的伫立着。

    没人在意它,更别提知道它是谁开的,买卖做的怎么样。

    酒馆关着门,内部也是一片铺满了一层灰。

    空荡的酒馆后院,突然出现一个彪形大汉的身影。他缓缓的从里面来到酒馆的大堂,从靠里的楼梯下面,搬出一坛他自己酿的酒,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这酒劲道足,不常喝酒的人会觉得辣,但是懂得酒的人都会爱上他。猛地一口下去,辣味劲头一过,立刻就能感受到回甘,酒香浓郁,闻之将醉。从这酒的架势来看,能喝三坛的,也算是老酒鬼了。这倒是和它的名字很搭,三坛酒馆!

    “好酒!”

    大汉大笑一声,得意的看着坛中的酒。只是这酒喝下去,倒是让他不禁响起了和他一同酿酒的人。七星观上,也没能好好打个招呼,喝上两坛,也算是件憾事。

    这大汉干喝喝了一坛,但总感觉略欠缺些滋味,意兴阑珊的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过堂风从里吹了进来,柜台上一张被砚台压住的纸张,被吹的哗哗作响。

    大汉脚步一停,手中真气一聚,作探物的姿势,那纸张遍如飞刀般直飞到他的手中。大汉定睛一看,面露喜色。他真气微聚,手中纸张化为灰烬。

    “宋京吗?好地方啊!”

    宋国京城之内,虽然人们的生活状态已然恢复的差不多了,可是整体上还是留有一阵肃杀的氛围。

    最为夜晚最热闹的地方,拂翠阁,倒是依旧是人声鼎沸,达官显贵、名流才子,依旧是络绎不绝。

    这如今,估计从开业就在这里接客的柳姨娘,已经离开了,换了一个新的姨娘,唤作谢姨娘。此人机灵善言,为人活泛,也是让很多人都满意,关键是她的名字也很讨巧,也很容易让人记住。

    “谢姨娘!”

    一个酒客唤道,这谢姨娘一扭一拐的招着手,一颦一笑的,若不是年岁上去了些,还真是颇具风流呀。

    “不用谢,公子,您这是还要点啥呀!”

    那人感觉被占了便宜,却也依旧是乐呵呵的给这姨娘一阵吩咐。

    这拂翠阁以前,恐怕没人敢想象,没有柳姨娘和诗诗姑娘的样子,可是真的柳姨娘和诗诗姑娘离开后,人们才发现,这拂翠苑,根本没有谁,是离不开的!

    “悦兮姑娘来了!”

    这侍女姑娘的一声招呼,又是让满座的浪子贵客,一个个满目倾慕。

    “怡然自悦,巧笑倩兮。”

    这是那些风流才子,听到她名字后的遐想。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眇兮。”

    这是见到她本尊之后的感叹,尽管那些人,和听到诗诗姑娘要永远离开拂翠阁后,咒骂不休的人,似乎是同一拨。尽管,他们也曾大张旗鼓的说,再也不来这拂翠阁。

    这花客,曾对她和诗诗姑娘两个人都有过比较,但最终,依旧是没一个高低的结果。

    许多人还是幻想着一亲芳泽,只是她和那诗诗姑娘一样,只是作为头牌,献上曲艺而已。

    品仙酿、品仙乐、品仙人。

    这是此刻,在这拂翠阁中的花客们的真实写照。这其中,有一个彪形大汉,也在其中。他粗眉圆目,面容方正,黝黑的皮肤和不修边幅的胡子,让人看着像是一个干苦力活的糙汉子。不过见了他出手的阔绰,就没有人会这么想了。

    只是,他只点了两坛洛神泪,一份“醉八仙”的八碟小菜,自己自饮自酌,倒是让好些个人都好奇。

    那些姑娘们见他的出手如此阔绰,本想主动献身,可是见他的神态样貌有些过于刚猛,甚至有些吓人,一时间竟然也没人敢靠近。

    “哎呀呀,客官,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不妨我陪你喝!”

    一个皮肤略显黝黑,胡子拉碴,鼻头还有一颗黑色的小痣的人,笑意盈盈的看着眼前这个大汉。

    “我在等人,这酒,你喝不得!”

    大汉面色有些黑沉,旁人见了,多半是有些吓得腿软的感觉了。

    “哦?巧了,我也在等人!”

    那大汉眼睛瞥了一眼这个人,似乎在细细的打量着他。

    “我等的,是一个能‘会须一饮三百杯’的兄弟,等的是一个,能和我‘同销万古愁’的豪迈壮士,如果你也是,那我就不客气了哈!”

    大汉大笑一声。

    “哈哈哈!没错!我也是!兄弟!”

    “谢姨娘,给我安排间屋子,等会儿悦兮忙完后,让她辛苦一下,多为我这兄弟唱上一曲!”

    “得勒!”

    这主人专属的包厢里,两人算是拉开了架势了。

    “好兄弟!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好地方,怪不得说‘君莫笑’和‘洛神泪’喝过无数了!哈哈哈哈!”

    这个大汉,正是那年和林澈一同钻研酿酒的老牛。而眼前的那个人,自然就是林澈了。

    “哈哈哈!既然找你来,总得好酒好菜管够吧!这个地方你喜欢,以后统统免单!”

    林澈端起酒坛,和老牛一同碰坛,两人大和一口,竟然已近半坛,这才暂且作罢!

    “好酒!这该是我喝过最好的洛神泪,真不愧是洛神酒庄的总部,好酒都在这啊!”

    老牛算是微微起兴了,看着林澈叫人拿来的四十坛洛神泪,顿时觉得,这宋国没有白来。

    “要说这‘洛神泪’,你还别说,就算是明面上是同档次的,你在其他地方,还真不一定能喝道这个味道,多半都要加点水什么的!哈哈哈!”

    听到这老牛叫好,林澈说完又是和他在来碰坛,开怀畅饮。

    “也是!那我以后就不客气了,想喝这酒的时候,就来老弟你这蹭酒喝!哈哈哈哈!”

    老牛也是爽快人,林澈说了,那他就当真了,林澈自然是乐见他如此。

    “别说什么客气不客气的,你来便是,我会和伙计们交代,大不了,为了你,我额外找人做一块,‘免单管饱’的牌子送你偏是了!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二人相谈甚欢,直接就是一坛下去了。

    “兄弟,这个我先罚一个!”

    老牛端起坛子,也不说缘由,直接咕噜噜的往肚子里灌,虽然这洛神泪的酒坛不是很大,但这架势是真的够吓人的了。

    林澈也没说话,愣是看着他把这坛酒喝完了。当然,他大概也能猜到是什么事。

    咕噜噜喝完之后,这老牛才接着刚刚的话说:“七星观上,各为其主,你我各自有各自的使命,老哥我不虚头八脑的,也就跟你直说,再来一次,我照样会去!就算对手是你!”

    林澈微微点头,并没有误解他的说法,只是等他说完。

    “但是!犯事是人是我,这个错,我还是得认!”

    林澈微微一笑,他也坦承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大汉。

    “生死关头,各为其主,我并不在意你上山犯我宗门,再来一次,你再犯,我也不怵!这些兄弟我能理解,但是我不能理解的是,你现在的进度,比我快了一坛!这一坛,我喝了!”

    林澈站起身来,端起酒坛也是咕噜噜的喝了起来。

    “哈哈哈哈!好!那下次,咱们两个便战上一战!”

    老牛也站起身来,一脚踏在凳子上,牛饮起来。

    这表演完的悦兮姑娘,和谢姨娘一同前来,看着这正在牛饮的二人,倒是吓了不轻,这哪见过这样喝酒的人啊!

    “哈哈哈哈!”

    喝完之后,二人也是开怀大笑。

    见到悦兮姑娘和谢姨娘前来,倒是稍微收敛了一些。悦兮姑娘自弹自唱,一曲天外之音,为这两个糙汉子的酒局,也算是略添了几分雅兴。

    “对了兄弟,这段时日做什么去了?本来见过你的身手,还以为你要立刻扬名立万呢!不想到了这宋国京都,似乎也没听到有你这么一位林大侠啊!哈哈哈!”

    悦兮姑娘和谢姨娘都面色微变,但却也没有其他的举动和反应。林澈倒是也并没有觉得需要遮掩。

    “大哥,如今我在这,姓李名辙,是一个安乐王府世子的下人!自然是岌岌无名了!”

    老牛一听,倒是也不惊讶,毕竟这小子连面容都改易了,想来确实是有些难言之隐。

    “既是如此,也算不错,美酒佳肴,雅乐佳人,你可是一个都不少啊!哈哈哈哈!”

    老牛笑着说道,还不忘给林澈一个颜色,瞧向了悦兮姑娘。这悦兮姑娘面色微红,低头不语。

    “哈哈哈!大哥你见笑了,你呢!最近是不是都在接活啊!”

    老牛面色不该,依旧是豪爽的说道:“还行吧,楚国那一单之后,歇了一段时间,不过听说,应该要忙起来了!这不刚好抽空,来跟你喝个酒嘛!”

    林澈一听大喜。

    “好!就冲大哥你这句话,这坛子酒,我喝了!”

    林澈抄起一坛酒就猛喝下去,饮佳酿如流水,倒是让旁边的悦兮姑娘微微有些担心的神色。

    “哈哈哈哈!好兄弟!好酒量!也就是你,才能一起喝个痛快!”

    大牛也来上一口,顺便尝了尝,这雅名不输“洛神泪”,“醉八仙”的八碟下酒菜。

    二人你来我往,转瞬间空坛子已经比装酒的坛子都要多了,这“醉八仙”也加了两次。

    “对了,你那酒酿的如何了?”

    林澈突然记起那年两人一起合作的酒,想来应该也算是有个成品的样子了。

    “哈哈哈!还在改进,这时间过的越久,想法反而感觉越是通透了,点子也越来越多,有时间咱们再一起研究研究!”

    老牛还是很得意的,毕竟自己的作品,越来越接近完善了,加上林澈的经验,这想必是会有一个不错的结果了。

    “那是必须的,你要是不急,我们明天就可以开始!哈哈哈哈!”

    林澈端起酒坛,两人再来一大口,清掉了这一坛。旁人看着这满屋子的坛子,估计都要被吓个半死。

    “哈哈哈!那恐怕是有点赶了,等我忙完,过阵子有时间,可以放下心来安心研究!”

    老牛笑了笑,尝了尝这第三桌的“醉八仙”。

    “哦?这么赶!要你出马,怕也不是一个简单的活!那兄弟在这,再给你来一坛,就祝你马到功成!哈哈哈哈!”

    老牛也不客气,端起坛子就是给他再来上一口。

    这酒过了不知几巡,菜也不知过了几味,连悦兮姑娘也是从刚开始的弹唱,到后来也只是偶尔弹上一曲,便默默的在旁边,看着二人的酒局。

    “说实话,大哥,你这次来,兄弟有件事,想麻烦一下你!”

    这已经喝道了后半夜,两人也算是消停了一些,酒的量到了,话也说的开了。

    “哦?什么事,你说,兄弟我能做的,绝不推脱!”

    老牛依旧是豪气干云的说。

    “我想会一会你们的老大!”

    老牛面色一紧,似乎刚刚喝的酒,一点酒劲都没有,反而让人清醒的很。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