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快穿之翻滚吧渣渣->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快穿之翻滚吧渣渣-第14章 这个总裁我来当14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孙淼跟了周林江三年,对他很是了解。现在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他信了宁瑾的话。

    她真的没想到,宁瑾的手段这么了得,真是杀人不见血啊!

    他流着眼泪哀哀戚戚的看着宁瑾,“我知道我跟林江对不起你,我一直很自责内疚。我从来没想过要取代你,只是这个孩子来的太意外,你也是一个当妈的人,你应该能理解我的心情。我只是想能让我的孩子过的好一些,可能我的做法伤害了你,但希望你能念在孩子的事份上,说话做事不要太极端。”

    什么叫意外?什么叫说话做事不要太极端?这是在换一种方式挑衅啊!

    宁瑾懒得理她,喝着果汁看周林江。反正她现在就想看戏,这个戏周林江不想演也得演。

    周林江头皮发麻,宁瑾的态度太诡异,她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要怎么应对。而就在这时候,孙淼忽然扑了过来抱着他的手臂流眼泪。

    “林江,你是真的信了她的话吗?我还没毕业就跟了你,我的第一次也是给了你。我们在一起三年了,你难道还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吗?我爱你,我心里只有你,别人我连多看一眼都不会,怎么可能....这孩子怎么可能是别人的?呜呜呜....”

    孙淼趴在他怀里哭,周林江像是被蜜蜂蛰了一般,连忙推开她。他现在还不想离婚,宁瑾就在旁边,他怎么可能抱着别的女人?

    此刻他真的恨极了孙淼,恨她心大,恨她没眼色。

    孙淼被他推在地上,肚子又疼了一下,周林江本想斥责她,看到他的肚子又把口气放软了,“你回去,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

    孙淼摇头,今天闹到这个地步,她被羞辱、辱骂、践踏、污蔑,但目的一点都没达到,她怎么可能就这么结束?

    “林江,既然今天跟宁小姐聚到了一起,我们把话说清楚好不好?我知道对不起她,这段三人间的感情我也很累,我们都很累,我觉得是时候解决了,你说呢宁小姐?”

    孙淼把那矛头对向了宁瑾,让她没办法继续看戏。宁瑾很不高兴,便冷冷的看着周林江说:“你们之间还有感情啊?我还以为你就是发泄发泄多余的欲.望,没想到你用工具用出了感情。”

    周林江被他说的尴尬,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只能尴尬的说:“就...就是逢场作戏,玩玩。”

    “我跟你说,找玩具也得精挑细选,你看看,现在玩具成精了吧,跟你要地位要感情呢?说实话,我真的无所谓,反正离了婚林江美业还有我的一半。”

    最后这句话,真真的是刺中了周林江的心脏,他最在意的就是他现在所拥有的财富。现在宁瑾知道他出轨,他的资产还没有完全转移,打离婚关系的话,宁瑾会分到的更多,或许不止一半。

    “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跟你离婚?她....她就是个意外,我...瑾瑾我们回家说。”

    周林江不想面对妻子和小三同在的场面,他想回家先把宁瑾安抚了再说,虽然此刻宁瑾看起来并没有多么生气。

    但她越是这么风轻云淡,他心里越没底,他不想宁瑾这个时候提出离婚。这个时候闹离婚的话,他会损失很多。

    宁瑾当然不愿意跟他回去,回去听他的花言巧语吗?倒不如直接在这里把话说清楚,免得回去还要面对他。

    从包里拿出一沓照片和一份文件放在周林江面前,“说起来我们夫妻十年,我看着你从一无所有到几十亿的身价。我们走到小三逼宫、夫妻离心的地步,我虽然恨你但也不想撕破脸,毕竟曾经美好过。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不要对簿公堂,你说呢?”

    周林江看着那张财产明细,内心翻江倒海。上面详细的记录了他们婚后的所有财产,和他转移资产的明细。

    “你早就做好准备了?”

    他看着宁瑾不可置信,然后又一脸的了然。这段时间她的变化他早就发现了不是吗?不过是他没有放在心上。

    他一直以为宁瑾爱他爱的没有自我,即使他做错了什么,她也不会轻易跟他提离婚。

    没想到,宁瑾不声不响的做好了一切准备,这太出乎他的意料。

    “我不准备好,难道要等着你转移了所有资产,我净身出户吗?”宁瑾似笑非笑的看着周林江,他转移资产是事实,还能怎么狡辩?

    “瑾瑾,我知道我做错了事,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我了。但我还是要解释,转移资产不是想要要跟你离婚,是因为公司上的一些事情。”

    周林江不愧是上市公司的总裁,说谎都能这么理直气壮。

    “周林江,我不管你转移资产是为了什么,你出轨是事实,我接受不了,我要离婚。”宁瑾不想跟他们再扯下去了,她看戏看累了。

    但是周林江一点都不想离婚,现在离婚对他太不利,他想挽回,极力挽回。

    “瑾瑾,就像你说的,我们十几年的感情不是假的,我做错了事,走错了路,你帮我改正好不好?以后家里的事我都听你的。”

    周林江伏低做小,温柔小意,宁瑾的记忆里从没有这样的情景,就是当年他最穷的时候都没有。

    孙淼一样没见过这样的周林江。在他面前的周林江,总是强大、强势又为所欲为。这样的周林江让她失望。

    这时就听宁瑾说:“你以后要听我的,那她怎么办?”

    孙淼看着宁瑾修长的手指指向自己,她瞳孔一缩看像周林江,带着祈求和满满的爱。

    就见周林江握了握拳头,好看的唇张合间,说出了对她来说无比残酷的话,“本来就是逢场作戏,以后当然要断的清清楚楚。”

    孙淼如万箭穿心,宁瑾却笑了,就听她又道:“那他肚子里的孩子呢?”

    周林江心一抽,这是他盼了很久的儿子,他狠不下心说出打掉的话。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