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两百三十章 我跟你拼了!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又是那一片浓雾的峨眉后山。

    等他们回到这时,天已经亮了。

    任意行事自来漫不经心,乘着如出,他还闲暇的看了看峨眉景色。

    阳光斜照,晨曦却照射不进这片云雾中,外面早已没人,花无缺不在了,小鱼儿也不知是生是死,所有人都好似已经离开。

    邀月还是跟在任意身后,她低着头,没人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或许除了那个人外。

    她这一生,从未如此渴望过,渴望一个男人去死。这个叫任意的男人,简直令她毫无办法,这个人她打又打不赢,说也说不过。

    自己不但奈何不了他,连想让他生气也做不到,反倒每次都是自己受一肚子气,他总是在笑,笑的那么讨厌,现在自己更是这人的丫鬟……

    邀月就这么想着,想着想着就又是越想越气,她抬手突然一掌。

    这一掌打的不是任意,只见她隔空一掌,已将一棵树生生震断!

    任意停下了脚步,看向了她……如此还未了,邀月双掌连环拍出,片刻之间,浓雾被掌风排开,一片树木被她击断了十七八株之多。

    枝叶飘飞,倒下的大树发出一记记震耳的声响。

    邀月真气散去,胸口的闷气也终于平息,瞥一眼正看着自己出奇的人,大声道:“你看什么?”

    任意惊奇道:“你已病入膏肓,怕是没救了。”

    邀月怒道:“要你多嘴!”

    任意淡淡道:“其实刚才你亮明身份,花无缺岂敢违逆你的意思,那小鱼儿怕也已经死在他手上了,十四年等待终可了结。”

    邀月瞪着他,却闭上了嘴,她当然知道自己若亮明身份,花无缺绝不可能让小鱼儿逃掉,可自己如何能让人知道她就是邀月!

    任意道:“我看你不见得有多喜欢江枫,也不见得有多恨他,不然也不会隐瞒身份不肯告知花无缺你便是他大师父邀月宫主。”

    邀月忽然怔住了……

    任意继而笑道:“以我看来,你只是性子太高傲了一些,根本容不得他人违逆你,江枫如此对你,多数是你气不过罢了……你想杀我,何尝不是如此!”

    邀月心忽然乱了,想着自己这十几年来到底为了什么,可也在这时,一记口哨之声传了过来。

    任意吹了声口哨,声传云雾之外,响彻山间云里。

    一声鹰唳,天空中突然多了一点黑影。

    任意伸出了左臂,鹰儿像得到召唤般,双翅展动,从空而下,双爪抓住了手臂,稳稳的落了下来。

    那淡金色的利爪与鹰嘴,宛若刀刃剑锋,披满光泽漆黑的鹰羽,胸前有着一片乳白色毛绒。虽个头不大,但昂首挺胸的样子,实在威武神气的紧。

    任意吩咐道:“去,去崖下找个山洞,找着了回来见我。”

    邀月此刻未在多想他那番话了,眼眸中也露出好奇之色的看了过来,问道:“这只畜生能听懂你的话?”

    任意没有应,他就这么看着它,它也这么看着任意……

    一人一兽对视了许久,鹰儿却一点都没动弹,好似什么都没听懂。

    邀月嗤笑道:“也就你会相信这只畜生。”

    任意已经不笑了,他的脸色似乎有些难看,鹰儿忽然“咕咕”两声!

    他没好气的一巴掌把它拍下了悬崖,随声道:“找不着别回来见我。”

    双翅展动,鹰儿没入云雾间,崖下传来一声鹰唳!

    邀月黛眉微蹙,问道:“你曾说也为寻宝,难道你所说的不是燕南天的宝藏,你要找的宝藏在崖下?”

    任意道:“峨眉山没有燕南天的宝藏,却真有两处有宝之地,一处在崖壁一个山洞中,一处就在悬崖底。”

    邀月也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闭口随他等了下去。

    片刻后,鹰儿从崖下飞了上来,任意伸出手来,又让它落在手臂上。

    “可是找到了?”

    “咕咕!”

    “那还不带路。”

    双翅一展,它已飞了起来。

    正当邀月想问他要如何跟去时,任意已闪身揽住了她的腰肢,接着身形一掠,不等她反应,两人就纵身跳下了悬崖。

    不是香气,也不难闻,淡淡的……是一股男性的气息,有那么一点熟悉。

    邀月没想到这人又抱住了自己,她羞怒的刚想出手,突然腰间软肉一疼,一股真气已席卷了全身,令她根本无法调节内力。

    “放手,你快放手。”

    任意淡淡道:“你在找死?”

    耳边只有风声,脚下只有云雾,纵然是她也不能毫无任何借力下施展轻功身法,可任意脚踏虚空,身形横纵如意,根本无须任何凭借之物就能闪转挪移。

    随着他身挪影动间,两人直似仙人,漫步云端。

    邀月惊于他如此轻功身法,却立即又想到自己还在他怀中。

    若是昨夜这人抱住自己是为救她的话,那此刻她差点没疯掉,邀月是又羞又恼,又气又急,忍不住面红耳赤,心跳加剧。

    她心中从未如此慌乱过,靠在任意怀中,身子不停挣扎,仿佛哪怕是死也要挣脱开来。

    邀月娇喘细细,却不知自己此番挣扎给任意带来多大煎熬……

    她身上本就有股醉人魂魄的香气,她的手臂丰盈但不见肉,纤美而不见骨,她那妖冶丰腴骨肉,增之一分则太肥,减之一分则太瘦,算最会挑剔的人,也绝挑不出丝毫毛病。

    无论多么自信骄傲的女人,见着她的胸膛,看见她的身段,都一定会心生妒意。

    这种煎熬实在太美……

    任意一直都不觉得自己是个好色之徒,四娘的泼辣,璧君的美貌,青青的圣洁,但仙魔如邀月这般,即便是他也似乎有些受不住。

    忽然邀月揭下了面具,露出了那张令人窒息,令人疯狂的脸。

    她的眼仿佛可以喷火,她的脸仿佛可以冻人。

    然后,接着,邀月扑了上来,扑向了任意的脖子,但觉樱唇柔软,幽香袭人,突然间她用力一口……

    只听她唔的一声,邀月差点把自己一口银牙咬碎。

    任意好笑道:“我练过几种护体神功。”

    “我跟你拼了!”

    正当邀月要出手挠他时,任意忽然左手一松!

    邀月差点惊呼,却立感脚下一实,她竟然稳住了身子,原来两人已到了一处山洞之中。

    这就是他要找的那处山洞?他跳崖就为来这?

    邀月似乎忘记自己被他抱住一事,转眼望向了任意,只是这一瞧,就立即见着了令她无比难堪,无比羞耻的一幕。

    只见任意得手,不经意间,摸着自己的脖子,然后他的眼睛,又看着自己的手,怔怔出神。

    那里正是邀月咬过的地方,而他手上正是……

    她几乎要跳了起来,赶紧大呼道:“不行……你快放下……你的手快放……”

    话还没说完,她又差点气昏了过去,她又见着那人的手向自己白袍抹了一把,脸上还挂着嫌弃的表情。

    “我跟你拼了!”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