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两百二四章 ‘聪明’的小鱼儿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任意看着两人,如同看死人一般。

    他虽不会出手杀人,但两人定会因他而死。

    果然,白羊的话音刚落,邀月已一闪出现在他身前。不等他生出反应,邀月举手一掌击出,白羊整个被打得直飞出去,一滩泥似的跌在地上,再也动弹不得!

    黄牛兵器就是他的那一对拳头,这双拳虽说不上无坚不摧,无往不利,但破刃碎石却还能做到。

    拳风呼啸,当真是凌厉无匹,强劲绝伦,但邀月只要轻轻的一挥手。没有什么花俏、花哨的招式,只是简单的挥手,拳头就“噼哩啪啦”带着骨碎声弹了回去。

    整条手臂都被震碎,黄牛惨呼,立即退开。

    他目眦尽裂,幸得还有一只完好左臂。

    左手自怀中一抹,掌间已闪出寒光,一手掷出,寒光四射。

    漫天的暗器向邀月打去,寒光疾如骤雨……却见邀月云袖一拂,寒光顿时消失,所有的暗器已落在她袖口之中。

    黄牛已转身要跑,邀月云袖翻飞,暗器又被打了回去。

    再听一声惨呼,黄牛就这么死在了自己暗器之下。

    小鱼儿不是一次见着邀月的武功,但即便不是第一回,他也忍不住觉得一阵胆战心惊,他实在好奇这人为何救自己,这人为何……

    他还未来得及多想,邀月一步窜过去。

    小鱼儿突觉脖子一紧,身子一麻,整个人都已被这“神秘人”提了起来!

    他看见了这人的眼神,瞬间就明白这是杀人的眼神,小鱼儿大骇道:“你……你为什么要杀我,你不是还……”

    话未说完,他便见着一只晶莹剔透,白玉无暇的手掌,接着脸上传来剧痛,竟挨了十几个耳掴子。

    邀月手中虽未使出真力,但她出手十分狠辣,已将小鱼儿脸颊两边都打得一片紫红,嘴角也泌出了鲜血。

    邀月随手将他扔在了地上,小鱼儿还怔怔出神,但一瞬后大声道:“你凭什么打我,我又何曾得罪你了,你为何要打我。”

    邀月理也不理他,任意却笑道:“因为她受了气,那两个人的死,还有你十几个耳掴子,她只是为了泄愤。”

    小鱼儿听完大怒道:“他受了气,大可找得罪他的人,为何找我泄愤。”

    任意笑道:“因为是我气了她,她奈何不了我,就找你了。”

    小鱼儿忍不住道:“世上怎会如此不讲理的人。”

    任意道:“你从小在恶人谷长大,恶人谷可有人讲理?”

    小鱼儿无话可说。

    任意又道:“不过你说的对,我与她都是这世上最不讲理的人。”

    ……

    夜雾深沉,星已蔽,月已掩,天色更暗了。

    小鱼儿没有离开,他为自己的脸,服上了药,竟敢再跟上他们。

    这小鬼的确很‘聪明’,既然那“神秘人”能杀白羊、黄牛泄愤而没杀自己的话,这就更说明自己不用担心被杀了。

    小鱼儿就跟在两人身边,看了眼任意,好奇道:“公子来峨眉山也为了燕大侠宝藏?”

    任意摇头道:“我是来瞧热闹的。”

    小鱼儿嘴角一抽,问道:“公子不想要燕大侠的宝藏?”

    任意笑道:“燕南天一穷二白,他何来的宝藏。”

    小鱼儿笑道:“公子也知道宝藏是假的?”

    任意淡淡道:“连你这小鬼都知道,我为何不知?”

    小鱼儿闭上了嘴,这几天他过的并不好,那日慕容九妹救了他后,第二日又想杀了自己,幸好他小鱼儿足够聪明,才从慕容九妹那逃了出来。

    可刚出虎穴,又入狼窝,被那黄牛与白羊撞上了。

    不过现在终于没人能要他小鱼儿的命了,心中一阵轻松,他不由得还哼起了小曲!

    邀月厉声道:“给我闭嘴。”

    小鱼儿吓了一跳,立即止声,只是那嘴巴撇了撇,有若无声般又说了一句话。

    若是别人,定然不知道这小鬼说了什么,但邀月与任意岂是常人?二人都听见他道“欺软怕硬”四个字。

    他刚说完,脸上顿时又是一响,小鱼儿捂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邀月。

    邀月冷冷道:“百丈之内,飞花落叶皆瞒不过我,你以为我听不见么?”

    他不再说话,这次他真闭上了嘴。

    邀月看向身前的任意,问道:“你刚为何故意坠崖?”

    任意好笑道:“你明明不让我提起那事,现在你又要问?”

    邀月脸色一红,道:“我只问你为何坠崖谁让你说那件事了。”

    小鱼儿十分想问是哪件事,但避免又被打,只能竖起耳朵仔细聆听。

    任意淡淡道:“我去崖下乃是寻宝。”

    邀月冷笑道:“刚还自言说不在乎什么燕南天的宝藏,如今却又说寻宝,说话颠三倒四,实在惹人发笑。”

    任意道:“可笑的是你,不知所谓,不知所云,不知所以。”

    邀月怒道:“你……”

    不等他说完,任意已打断道:“我什么?就明玉功这种武功,你练了几十年都还未曾练到第九重,如此蠢笨之人,也敢耻笑我?”

    邀月怒目瞪着任意,胸膛又不住喘息。

    小鱼儿憋着笑,他实感有趣,这人明明斗嘴都斗不过公子,却处处还与公子唱反调,这不是自找没趣……无怪乎会被公子气个半死。

    他这么想着,突然又心中一惊,暗忖:他不会又拿我撒气吧!

    刚想到此处,一阵冷风再度袭来……

    小鱼儿每次都想躲,却每次都躲不开,这次也一样!

    只听“啪”一声脆响,脸上又是一疼!

    忍无可忍,小鱼儿大怒道:“你这疯子,你有本事……”

    看见邀月那冰冷的眼神,他止住了话语,转身道:“小鱼儿不陪你们了,我现在就走。”

    步子还未迈出,邀月已喝道:“站住!你哪也去不得,若敢离开我半步,我就打断你的腿。”

    小鱼儿站住了,站住后又心不甘,情不愿的转过了身子,接着抵着头,心里却大骂道:小爷总有一日会报仇!

    此刻他已无比后悔自己跟上这两人,虽无性命之忧,却要受皮肉之苦,还受的如此冤枉,如此委屈,现在即便自己想走也不能离开。

    三人走出了云雾,忽然任意的身影消失不见。

    邀月一把拿住了小鱼儿,飞身掠向一处山壁。

    小鱼儿瞧了半天,才瞧清那里竟有个洞穴,而这个洞穴正是他要找的地方。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