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两百零八章 不太友好的初遇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夕阳如火,炎热的天气闷的直让人透不过气来。

    这里是片荒野,任意就出现在这片荒野,一条久已荒废的旧道上。

    旧道虽荒废已旧,但荒草有被辗得倒下去的痕迹,这是车轮的痕迹,显然不久前,有车辆从这匆匆而过。

    任意迎着夕阳,沿着车痕缓缓前行,这样走下去,总会找到人迹。

    他走了没多远,刚出三里地已听见了人声,然后他看见了马车,看见了人,接着便停了下来。

    黄昏时,旧道上,停下的马车旁,有两具尸体,还有一对重伤倒地的夫妻,一双宫装丽人。

    这里似乎发生什么有趣的事。

    任意停了下来,默默的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趣事……

    “是……是你,那鸡冠人与黑面君敢去而复返,是你叫他们回来的,是你对不对。”

    说话的是一位翩翩公子,纵然身穿粗布麻衣,身染血红,也难掩其绝世之容。对任意来说,这样的人就该一掌打死。

    他一直都是这么小气的人,不过显然无须他动手,看样子那人就活不久了。

    “你现在才知道,岂非已太迟了?!”

    回话的,是白衣胜雪,长发如云,风姿绰约的女子。她语声清柔,娇美,摄人魂魄,又冷漠,无情,令人战慄。

    她的容貌难以形容,娇美无匹,容色绝丽,气质特异出奇,圣洁如非尘世中人,直可谓艳绝天人,美绝天仙。

    但那张娇艳圣洁的脸,宛若天仙的人,仿佛有种慑人的力量。

    一个男人无论他多丑陋,一个女人无论她多美艳,若失了自信,没了骄傲,那他们绝不会有令人心动的吸引力。

    任意见过不少骄傲的人,任意也见过不少美丽骄傲的女人,但任意却从未见过如此骄傲,如此自信的女人。

    她似乎高谪在上,不可仰视,一身雪白的锦绣宫装,让人看来更觉潇洒出尘,高不可攀,好像世人都不能拒绝她,好像谁也不能说她句“不是”!

    翩翩公子目眦尽裂,大喝道:“你……你为何要这么做?你……你为何如此心狠?”

    宫装丽人道:“对狠心的人,我定要比他还狠心十倍。”

    那位公子的夫人,祈求道:“大宫主,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您……您不能怪他。”

    宫装丽人语声突然变得如霜一般冷冽,一字字道:“你还敢说话?”

    妇人颤声道:“我……我……”

    宫装丽人冷冷地道:“你……你很好……现在你已可以死了!”

    说完便是一记掌风!

    妇人本已深受重伤,此刻缓缓阖上了眼眸。

    “月奴!你不能死……不能死……”

    任意眉头一挑,他似乎知道眼前是些什么人了……江枫、花月奴、怜星、邀月。

    江枫站了起来,他似乎想过去抱住花月奴的尸体;可他身子方才起身,便已被另一股劲风击倒在地。

    江枫颤声道:“我从不求人,现在……现在我求求你……邀月宫主,我只想能与月奴死在一齐。”

    邀月宫主道:“你休想沾着她一根手指!”

    江枫瞪着她,突然疯狂大笑……狂笑声中,他身子也再不能支撑下去,只能双目看向亡妻,狂笑渐渐微弱,终于消寂。

    怜星看着死去的两人,久久不能动弹,微风拂着她的发丝……良久她才轻声说道:“死了……他们终于死了,那我们呢?”

    她突然掠到邀月面前,嘶声大呼道:“我们呢?他们死了,我们呢?”

    邀月脸若冰霜,似乎无动于衷,毫不在意,只冷冷道:“住口!”

    怜星嘶声道:“我偏不住口,我偏要说!你要我不说,我……”

    话未说完,突然“啪”的一声,脸上已被掴了一巴掌。

    怜星被打得倒退几步,手抚着脸,道:“你……你……你……”

    邀月道:“你只知他们恨我,可你又可知我多恨他?我恨得连心都已滴出血来!”

    怜星忽然看见了邀月卷起衣袖的那条手臂,晶莹的玉臂,竟满是点点血斑。

    “这……这是……”

    “这是针眼,他走了后,我……我恨……恨得只有用针刺自己,每日每夜……只有如此,才能减轻我心里的痛苦,这些你可知道?你可知道我又有多恨他?”

    她冷漠的语声,竟也变得激动,颤抖起来。

    见此,任意也忍不住轻声叹息。

    也正是因这声叹息,让姐妹两人察觉到了他!

    邀月和怜星都愣了下,当她们遁声看去,居然见着了一个人!

    这人何时来的,这人又来了多久,她们竟一点也不知,她们没想到此地还有别人。

    邀月目光一转,犹似两道冷电,掠过十丈之地,最后停在任意脸上。她什么话都未讲,只是冷冰冰的看了一眼,人已随目光掠到了任意面前。

    接着一只晶莹无暇的芊芊素手抬了起来,一掌向着任意胸口拍了过去。

    掌力伴出掌劲,只见任意从头到胸,未曾动弹,却是身挪影动,飘身一退。

    这一退,邀月一点察觉都没有,掌劲一空,风声飕然,掌风压着一片荒草低头。

    她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那人……如果任意的出现只是让邀月先前微微惊讶的话,那他飘然避过自己一掌,已是让邀月惊愕起来。

    任意道:“我……”

    话还没说完,他眉头一挑,邀月整个人都仿佛在驭风而行一般,迅急无比,又飞掠而至。

    她目光更冷了。

    邀月一掠而出,挥手发出一股真气。这股真气被任意随手一拂,立即化解于无形。

    邀月又是举手一掌,这次出手也更加迅疾,狠辣。可她没想到的是,自己一掌还未落招,那人也出了一掌。

    邀月嘴角冷笑,掌间奇招连变,她既没有使出“移花接玉”的功夫来,也没有使出一招杀手,但掌势飘忽不定,变化莫测。

    可是任意这一掌有若天象地理,万象森罗;这一掌变化之玄妙,繁如星辰斗数,发劲之快,疾如飞光,使得这一掌甫发,便连破邀月使出的十一招掌法。

    谁也没料到事情会是如此,谁也没想到这人掌法如此不可思议。

    邀月也没想到,自己竟会被他一掌打中胸口。

    她更没想到,即便自己真气护身,那人竟也一掌打散了自己护体真气,她不仅被打中胸口,还被一掌震飞,震晕了过去。

    人飞出倒地,一阵风吹过,拂在还站着的两人身上,仿佛在诉说眼前一切并不是幻觉。

    怜星那双灵活的眼波中,充满了难以置信,不敢想象。

    任意目光一瞥晕过去的邀月,怜星当即挡在了姐姐面前,美目一瞪,失声道:“你……你究竟是谁?”

    无论是谁,只要瞧过她一眼,就会被她绝色所惊,但看见她的人,却又会忍不住对她心生怜惜。

    那流云长袖,及地长裙,也掩不了她的左手与左足的残疾。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