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两百零六章 魔刀与神手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丁鹏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他的步伐缓慢却又坚定,仿佛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阻止他。他那一双眼睛,越来越亮,眼中散发着炽热的光辉。

    他身上也突然散发出一种奇异的力量。

    那不是煞气,那不是正气,那不是杀气,是一股天上地下,舍我其谁的气势。

    任意看着丁鹏,眼中突然有了一丝赞许,嘴角泛起了一丝别样的笑意。

    无数双包涵期待,包涵惊恐,包涵敬畏的眼神看着他二人……所有人都盼望着丁鹏能赢,因为所有人都不想再面对天君,所有人都不想面对一个杀了丁鹏,杀了他们武林盟主的天君。

    丁鹏似乎没有令他们失望,他每踏出一步,气势就高昂一分,也凝聚一分。

    若说天君是一尊鬼神,那他此刻就要弑神杀鬼之人。

    还有十几步距离,还有三丈之远,可刀已经拔了出来。

    圆月落,刀光起。

    丁鹏整个人都变了,这种变化,就像是那一柄出鞘的弯刀一样,刀出刀鞘,刀若刀光,锋芒毕露。

    丁鹏好像也是柄出鞘的刀,他身上仿佛也有了光芒。

    弯刀此刻,宛如一种恐怖无边的无上神锋!

    刀在丁鹏手中,一股扑杀一切生灵的恐怖刀势,也由体迫出!

    手抬起,刀动了!

    刀劈了过来,明明还很远,但刀光落下时,刀光就在眼前,任意的眼前。

    每一个人都看见他是如何出手的,每一个人却看不见刀是如何劈下来的。

    这一刀虽然没有变化,却包含了刀法中所有变化的精萃。

    这一刀出手时所拿捏的时间,所出手的力量,所出刀的速度,所落刀的部位,都似乎经过精确计算,恰好能将“神刀斩”发挥到极限。

    这一刀就如经得神工鬼匠的雕琢,已将技艺发挥之极,足以惊天地、泣鬼神!

    不仅如此,它还勇进,它还锐烈,它还惟我独尊,这一刀已不足用“登峰造极”来以形容,它仿佛比“登峰造极”更为神奇。

    一人武功练至高深,一种技法修炼极致,本就会变得神奇无比,甚至玄而又玄。

    这种力量已非常人可以理解,因为这种力量已近乎于神。

    丁鹏这一刀就好像已与天地间所有神奇融为一体,弯刀在他手中终成魔刀。

    自圆月弯刀铸成以来,自神刀斩被创出以来,这柄弯刀,这种刀法,在此刻终于迫出了它最出彩,最巅峰,最极限的光芒。

    刀落下了,任意也出手了。

    他真的只是出手,没有拔刀,亦没拔剑,只是伸出了手。

    手向着刀,漫不经意的探了过去。

    这是一只奇异的手,亦是一只天下间最可怕的手,因为它拇指能御兵锋,食指能开山裂石,中指能碎山河,无名指能截军止势,尾指能破万气。

    当这样五指融于掌间后,他的手仿佛执于天,掌于地,溶透了生死,参透了天机。

    这只手就是天机。

    这只手就是生死。

    手捏向了刀锋,他的手势柔和优美,宛如摘花,有如大家闺秀含笑拈花,一朵很娇嫩脆弱的小花。

    丁鹏的刀绝不是一朵花!

    可在他的手中,在他指下,无论多恐怖的无上神锋,无论多可怕的无双刀势,都会变得像花一样娇嫩脆弱。

    他出手仿佛并不快,任谁看去,那只手都那么的柔和,可刀到时,手也破入了刀光。

    这一刹那,这一精彩的一幕,可谓气象端丽,端丽之中,甚有几分雄奇傲兀,神鬼莫测的味道。

    刀锋被捏住了,手捏住了刀锋,接着捏碎了神奇,捏碎了一切。

    然后,刀锋变得花瓣般娇嫩脆弱,碎成了千百片,扬洒在空中,银光漫天。

    碎裂的刀锋,就如此刻,丁鹏的气势、丁鹏的自信一般,在消失,在消融……

    “小楼一夜听春雨!”

    这把纵横天下的魔刀,就这么断送在了任意手中,也在魔刀碎裂的瞬间,青青终于吁出口气,但在场所有人却止住了呼吸。

    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席卷而来……

    天上地下,再无声音,化成一片死寂!

    刀碎了,圆月不见了,丁鹏眼睛里,只有黑暗。这是他一生中最黑暗的时候,黑暗来临前亦是他一生中最光辉的时刻。

    当光明转向黑暗,只需刹那。

    丁鹏好像听见了有人说话,那人好像在说:“你输了!”

    没人说话,任意也同样没有说话。

    丁鹏道:“我输了。”

    说完后,他伸出了手,似乎想用手抓住眼前的人,去触碰那个令自己从光明走向黑暗,令自己一败涂地的人。

    任意微微一别,让开了身子。

    丁鹏一扑空,踉跄的倒在了地上。

    青青看着他,问道:“他是怎么了?”

    任意亲眼看见了这个年轻人炽热的眼睛是如何失去光彩的,他淡淡道:“他已经瞎了,什么都看不见了。”

    丁鹏喃喃道:“我输了,我为什么会输,我怎么会输。”

    青青惊奇道:“他已经瞎了?”

    任意道:“不仅瞎了,他好像还聋了。”

    没有任何事比黑暗更可怕,如果有的话,那就是死寂。丁鹏就处于黑暗与死寂中,他嘴里不停说着话,他想得到回应,任何人的回应。

    青青问道:“他为何会这样?”

    任意道:“年轻人受不了打击。”

    青青道:“我们是不是该走了?”

    任意摇了摇头道:“让他们再长长记性吧,谁都要为自己的决定付出代价。”

    青青还没问什么长记性,什么代价,因为她已见着任意拔剑,所以她明白了任意所谓的“长记性”,所谓的“代价”是什么。

    剑拔了出来,拔剑的瞬间,堂内霎时大乱。

    所有人都开始跑,好像也不是所有人,至少有个老和尚就大吼道:“孽障,让老衲……”

    任意的剑一直都这般迅疾,他杀人也快的不可思议。

    敢与大和尚那般的人死在了剑锋下,还在犹豫的人,此刻跑已来不及。

    无数人从山庄跑出,让庄外的人看的魂飞魄散,他们如何还猜不到这一战的结果。齐聚圆月山庄的武林正道,作鸟兽散。

    没有谁还敢在此地多作停留。

    待任意带着青青走出山庄时,各种兵刃被丢弃在地,一路走下山庄,再也见不着一个活人。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