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两百零二章 世间怎有这般人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他们眼神有些怅惘,有些困惑,更多的是不敢置信。

    可过的片刻后,那些怅惘、困惑与不敢置信,就化作了最纯粹的恐惧,这种恐惧强烈到把他们压垮。

    三人几乎同时跪在了地上,开始瑟瑟发抖起来。

    任意没看他们,只道:“你老了,所以你两次都输给一个女人。”

    白小楼道:“是,我真的老了,我早该听你的话,我早该带着族人去山庄找你,我不该还待在此地犹豫。”

    任意颔首道:“幸好现在还不晚。”

    “幸好你来了。”

    白小楼看向地上三人道:“你打算如何处理这三人?”

    任意淡淡道:“断其四肢吧。”

    白小楼笑道:“这比杀了他们还狠。”

    柳若松几乎叫了出来,他全身发着抖,惊恐的说道:“不要,斩断我四肢,小人可供君上驱使,小人可以做任何事,我可以去杀了谢小玉,柳若松什么都愿意做。”

    两个丫头倒是一声不吭,她们似乎已经被吓得话都说不出了。

    任意道:“这样的人实在太适合混江湖了,若是与我一样的性格,怕死了已不知多少年。”

    白小楼叹道:“也只有你那样的本事才能支撑你那样无法无天的性格。”

    任意笑道:“对啊,世间最该死的人,偏偏活的最潇洒。”

    说完他扬起尾指,随手弹出三记指风,指风飞袭……“哧”地三响,柳若松三人胸口痛得闷哼一声,抚胸倒地。

    “斩断四肢就你来吧,我出去杀人。”

    白小楼惊讶道:“还有人?”

    任意问道:“他们为何要叫柳若松来,而自己不来?”

    白小楼皱眉沉思。

    任意摇头失笑,道:“以你对他们的恨意,若他们前来,怕你抵死都不会交出神刀斩,可换做柳若松的话……以他的为人定会与你交易,你交出神刀斩秘籍,他为你报仇雪恨。”

    白小楼沉声道:“所以他们不来,偏偏叫柳若松来就是为了神刀斩,只要柳若松得手,他们既会出现夺去秘籍,再要了这无耻之徒的性命。”

    任意笑道:“还不算太蠢。”

    白小楼笑道:“你实在是个聪明人,他们的谋划一直在你预料之中,与你而言,这或许是一出戏码,一场能逗你一乐游戏罢了。”

    任意没有否认,淡淡道:“虽谈不上有趣,至少打发了我的时间。”

    他转过了身,已经离去。

    白小楼看着窗外圆月,喃喃自语道:“胸有谋略,才智惊人,武力还非人所及,如神如鬼,简直惊为天人……这便是所谓的天君么?!”

    他幽幽长叹道:“世间怎会有如此人物!”

    如果说之前白小楼还有复兴圣教的念头地话,如今已经彻底熄去了心思。

    因为他无论做什么,无论所谋之事如何惊人,惊世。在那个人眼中都有如儿戏,他们这群人正如上台唱戏的戏子……

    只供他笑话!

    打量一眼地上三人,见着三人说不出话,眼若祈求之色,白小楼就止不住冷笑。

    他阖上了双目,静静等待……从之前柳若松与任意的态度看来,这种无力感是有时限的,只要过上一段时间,自己和族人应该可恢复体力。

    ……

    幽谷里,张灯结彩,有美食,有美酒,这里本来还有欢声,还有笑语,不过现在这些人都倒在了地上。

    谷外来了许多人,为首是个丰韵动人且妩媚多娇的宫装丽人。

    她虽轻纱遮脸,未曾容貌示人,但那动人的身姿,勾魂的眼眸,就足以令天下九成九的男人,甘愿匍匐在她的脚下。

    在宫装丽人身侧,是两名老人。

    左面是个金衣黄发,长发及肩的老人,而右面的老人则是银发银衣,仅从样貌穿着既可认出两人便是金狮与银龙。

    能让他们二人跟随的,自然就是天美宫主了。

    金狮道:“宫主认为柳若松真能成事?”

    天美宫主用那又娇又媚、又甜又腻;极是动听,极为勾人的语音说道:“柳若松为了能重塑往日声威,怎会不尽力呢?”

    银龙有些心虚道:“若是那老贼没有中那迷香的话……”

    天美宫主淡淡一笑,道:“你以为我还怕他?”

    银龙心中一凛,连忙道:“属下不敢。”

    金狮出声道:“宫主认为少主真能对付那位?”

    天美宫主道:“小玉自小就聪明,她的才智远超于我,而且从传回的消息来看,那些武林正道都已在她掌控之中,即便那位不可一世的天君也不能例外!”

    她语锋一转,突然问道:“听说你见过他?”

    金狮道:“的确见过,三十年前,属下还有铁雁三人,跟着……跟着……”

    语声徒止!

    清风明月下,幽暗的山谷前仿佛有层淡淡的白雾升起,白雾间仿佛有一条淡淡的人影。他们忽然看见了这条人影,那条人影就在月色白雾之中。

    他们的脚步停下。

    没有人出声,没有人再走过去,他们好像受到了某种莫名的力量阻止,阻止他们再向前踏出一步。

    人影在缓缓靠近,白雾渐稀,人影渐浓……

    云开,月现,月光谈淡的照下来,恰巧照在他的身上。

    白衣白发,白如皎月。

    金狮、银龙失神地道:“天……天君!”

    他二人同时出声,同时转身,同时施展身法!

    然后就是剑光飞起……剑光在他们转身之后才飞掠而出,但在他们还未施展身法之时,已飞掠而至。

    剑光带着惊艳,带着优美,还带着几分不可描述、难以形容的绝世无双,飞到了二人的脖颈上,轻轻地一绞……

    人头飞起,鲜血瞬间喷洒,带着些许鲜艳,些许炽热,洒在了天美宫主衣服上,脸颊上,后颈上。

    天美宫主呆住了,从任意拔剑的那一刻,再到金狮和银龙死的那一刹那,她一点都没反应得及,她一点反应都没作出。

    她已彻底呆住,然后就听见身后传来几声嘶吼,几声惊呼,几声动人的琴音。

    一息,两息,三息,三息过后,接着那人就又出现在她面前。

    白发胜雪,白衣如云,他的神态悠然……

    一滴血慢慢从剑尖滴落,月光映若,剑锋又亮如一泓秋水。而她的身后,再无一点声音,她什么也听不见了,寂静如斯,宛如一片死地。

    天美宫主想象过天君的武功,想象过天君的剑法,可当她亲眼见着之时,他的武功,他的剑法,仍超乎了她的想象。

    她说出了一句任意听过无数次的话。

    “我……我与君上,并没有冤仇。”

    任意淡淡道:“有没有都没关系,我就想杀你。”

    天美宫主叹道:“我若容貌还在,该多好。”

    任意笑道:“我对女人的要求,虽无须什么处子之身,却也不喜欢你这般随便。”

    天美宫主没再说话了,其实她还有很多话想说,但没了那个机会。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