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一百九六章 年轻人还是太年轻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谢家庄,藏剑庐。

    丁鹏紧握着弯刀,握着那把刻着“小楼一夜听春雨”的弯刀。

    现在在他眼中只有一个人,一个持剑的人。

    剑很普通,但这柄剑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剑,因为持剑之人是天下地下,独一无二的谢晓峰!

    谢晓峰没有动,没有开口,但剑已拔出,此刻他不再是个普通的老人,而是一名绝世剑客。

    森寒的剑气,由剑而来,森然的剑意,由人而来。

    无论是剑还是人,都足可让天下任何一个热血沸腾的年轻人,浑身发冷,洗尽热血,连骨头都冷透。

    这是丁鹏第一次面对真正“意义”上的高手,柳若松比起谢晓峰,简直提鞋都不配。面对这样的人,这样的人,丁鹏竟心生退意,竟心生恐惧,他甚至产生自己必败的念头。

    这就是神剑三少爷?自己面对谢晓峰就如此,那要是面对天君时,自己又会何其不堪?

    丁鹏拿着刀的手心,沁出了冷汗,未拿刀的手心,手骨仿佛都要被自己捏碎了。

    谢晓峰冷冷的看着他……然后,剑,缓缓的动了。

    丁鹏死死的盯着那柄剑,嘴角咬出了鲜血……

    剑,刺了出来!

    很轻,很慢,毫无征兆,就像不经意间,就那么刺了过来。

    这一刺,剑化作了光,飞光,飞来的剑光!

    剑光以锐不可当,沛莫能御之势暴射!

    奇速,正中丁鹏的心房,这是燕十三“夺命十三剑”的第十五剑,它没有变化,只有一刺,所以丁鹏看不见变化,也看不见后着,但他看见一种令他骇然的“东西”。

    那是死机,丁鹏好像看见了死机。

    死机融入在剑光之中,剑光过处,只有死机!

    丁鹏突然发现,自己不能避,不及避,无法躲,躲不掉。他连挥刀都不能,因为挥刀也挡不住。

    他只能退。

    可是他退的再快,也不及剑光来的快。

    这就是燕十三的第十五剑?这就是击败了谢晓峰的剑法?这样的剑法竟然败给了天君?

    面对这尽是死机的一剑,丁鹏毫无办法,纵然是魔刀在手,身负神刀斩,他也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只能带着这三种疑问,三种惊讶,等死亡来临。

    除了等死,什么都做不了,就在丁鹏等死之时,就在剑光己及,剑尖还未触及心房之际,剑突然停下。

    丁鹏亲眼看见了剑停下,但剑虽停下,那种感受到死亡般的恐惧,却犹在。

    他脸上仍显露出恐惧之极的表情,当丁鹏看向谢晓峰时,忽然发现,在谢晓峰眼中也露出了一种恐惧之极的表情,仿佛比自己更甚。

    “叮”的一声,剑落在了地上,谢晓峰的那只手,竟颤抖了起来。

    为什么?他为什么也会……

    丁鹏不懂,直到过去良久,直到明月照在谢晓峰的脸上,他好像苍老了……

    “这三十年来,我一直在钻研燕十三这一剑,直到三年前,就在我知道他回来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这一剑。”

    丁鹏点点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他眼中的那团火,好像已被这一剑熄灭了。

    谢晓峰似乎也看出来了,他又道:“你还年轻,年轻就有无限的可能,我在你这年纪的时候,绝没有你现在的成就。”

    丁鹏只是问道:“面对刚才那一剑,他真的赢了?”

    谢晓峰点头道:“他赢了,虽然伤到了他,但死的的确是燕十三,你现在也怕了?”

    丁鹏没承认,他不敢承认。

    谢晓峰长长一叹息,缓缓说道:“可惜这一剑不我能再使了,但是你若愿意,我会用自己的剑法好好磨练你的刀。”

    丁鹏低头不语。

    谢晓峰柔声道:“你若真不敢面对他也没关系,错不在你,因为天下人都找不出个敢面对他的人。”

    很拙劣的激将法,但丁鹏却重新抬起了头。

    谢晓峰笑道:“好,好,这就是年轻人,这才像个年轻人。”

    ……

    青青带着任意,来到了一间破旧的山神庙。

    庙宇已倾塌,这里没一件东西是完好的,破门、破墙、破地方,除了那一尊泥土塑成的神像外……

    没人会亵渎神灵,哪怕神像青面獠牙,也没有人去动这尊神像。

    这间山神庙连遮风避雨都不能,所以这里白天没人来,晚上更不会有人来。当青青带着任意来到这后,没人来的山神庙就忽然来人了。

    高大魁梧的身躯,穿了一身甲胄,带着那如神像般的“青面獠牙”面具,一双眸子仿佛熠熠地发出碧光,来人比山神还山神。

    这样高大魁梧的人,步伐却轻盈得像只猫,他脚下没有声音,除了身上抖动甲片,他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末将见过公主,见过天君。”

    青青稍一颔首,道:“对不住右将军了,要你老远赶来。”

    右将军其实就是铜驼,昔年魔教四大长老,金狮、银龙、铁燕已背叛,唯有铜驼忠心耿耿,白小楼能活下来,也是靠着这位铜驼长老。

    铜驼起身道:“公主有令,末将岂敢不来。”

    青青问道:“教主可与你在一起?”

    铜驼道:“教主他……”

    话还未完,一身黑衣的白小楼已出现在三人面前。

    “爷爷!”

    “教主!”

    青青跑了过去,白小楼拍了拍她的手,笑道:“好,好,怎几年未见,倒有些小女儿作态了,这几年过的如何?”

    “师……天……他,他对我很好。”

    青青脸色有些发红,白小楼一眼就看出来了原因,却没说破。

    他又看向任意,笑了笑道:“能除掉那两个叛徒,还多谢你出手。”

    任意道:“举手之劳。”

    白小楼问道:“想必是你找我吧。”

    任意点头道:“的确有些事问你。”

    白小楼道:“天君但说无妨。”

    任意问道:“你是只想复仇,还是想重现往日荣光?”

    白小楼忽然沉默,过了片刻,才问道:“两者有何区别?”

    任意笑道:“自然有区别,你若只想复仇,只要告诉我天美、银龙、金狮他们在哪,我能出手帮你把他们都杀了,甚至谢晓峰我也能帮你除去……”

    未等任意说完,白小楼已打断道:“若我想我教重建辉煌又如何?”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