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一百八九章 他就是天君!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年轻人自然不清楚当年所发生的事,可他们却听到了“教主”与“孙女”这两个词。

    他二人是魔教长老,这女子难道是魔教的小宫主?

    所有人的脸色又变了。

    这时,一直未曾开口的铁燕长老忽然从身上拿出块黝黑的铁牌,展现在了众人面前,大声道:“你不能杀我们,普天之下,没有人能杀我们。”

    任意淡淡笑道:“一块铁牌?”

    铁燕长老看向了孟开山、钟展,还有南宫华树三人道:“你们一定知道这是什么。”

    孟开山和钟展年岁不小,见识定然比别人多,而南宫华树乃南宫家的人,也比旁人知晓的多一些。

    孟开山和钟展继续装死,南宫华树却沉声道:“这是昔年天下英雄公认的免死铁令,既是谢家庄、三大帮派、七大剑派、四大世家,以及少林联名要求天下英雄承认的,持有此令,无论是谁,做过什么,天下英雄都要免他一死,谁若敢违背,必遭共诛。”

    听到这话,丁鹏也是动容,真如此,即便是他也不能杀这两人。

    不过他是丁鹏,不是任意。

    任意微微一笑,道:“这东西好像对我并没什么用。”

    铁燕夫妻沉默了,南宫华树却道:“阁下怕没听清楚在下刚才所说的话。”

    任意没有理睬他,仍是笑着对他二人说道:“那什么三帮七派,世家少林,还有谢家……你二人该不会认为他们敢与我作对吧。”

    南宫华树皱眉道:“阁下难道……”

    他话还未完,孟开山和钟展突然一齐大喝。

    “闭嘴!”

    “住嘴!”

    南宫华树吃惊的看向两人,一脸不知所错道:“其他人或许不认得那铁令,难道孟老爷和钟大侠也不认得?”

    钟展阴沉着脸道:“我当然认得。”

    孟开山接着道:“我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

    钟展厉声道:“你南宫华树只认得铁令,却不认得这位是谁。”

    孟开山道:“这铁令对天下人都有威慑,天下无人敢冒犯,却有个特例。”

    钟展嘶吼道:“你眼前这位就是特例。”

    南宫华树愣住了,不知情的人都愣住了,今夜所发生的事都实在太古怪,其实最古怪的还是那个人。

    因为认得他的人,不是对此人恭恭敬敬,就是对他诚惶诚恐,好似他们对他不是敬畏如神,就是恐惧如鬼。

    他到底是谁?

    两人见其他人都一副呆滞的表情,恨的咬牙,气的更是不行,孟开山实在担心这些蠢货会得罪那人,而连累自己。

    他暴喝道:“这位想杀谁就杀谁,他要杀的人都是该死的人,何须你多管闲事。”

    众人听得瞠目结舌,南宫华树气道:“难道他要杀我,我也……”

    钟展厉声道:“那你也该死,你南宫家都该死,因为他是天君,他就是消失了三十年的天君。”

    天君!

    他便是天君?

    天君是谁?

    那是个无人不知的人物,那是个足令众生胆寒的人物,那是一个江湖人都听过,江湖人都知道,却是江湖人都想忘记,江湖人都不愿再提及的人物。

    昔年魔教东进,差点君临天下,当时各大门派几乎都被压得抬不起头来,正派还是先令魔教内讧,暗中联合魔教三位长老,以三少爷的神剑对抗魔教教主的魔刀,最后攻破魔教总坛,联手将魔教教主逼到悬崖绝谷,方才得胜。

    可面对天君该如何?

    天君虽只是一人,他向来也独自一人,但他却不是昔年魔教可比的,因为他本就君临天下,他本就那般高高在上。

    水阁里的人,不约而同的生出一种沉闷抑郁之感,仿佛身上忽然多了一座无形的大山,压着他们躬身低头,压着他们连呼吸也不能。

    任意一直没说话,只是眼带笑意的看向铁燕夫妻。

    他的眼神虽只看着他们二人,但那样的眼神就仿佛在看着在场所有人,仿佛是看着天下众生一般……眼中充满了嘲弄的笑意。

    这样的感觉,丁鹏尤为抵触,他却不能反抗,他竟发现连自己的手双,也在微颤。

    丁鹏已认识任意三年多了,这次却是他第一次明白何为天君!

    他玩世不恭,他睥睨天下,他不可一世,他有着看不起天下众生的骄傲自负。

    铁令还在铁燕长老的手中,任意伸手一引,铁牌落在了他的手中,轻轻一握,铁牌化成了铁粉,免死铁令就这么随着一缕寒风飘散。

    然后任意缓缓走了过去……

    两人动也不敢动,所有人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他一掌拍碎了铁燕长老,就如同一面破布那般,化成八爿,飞散而去。

    铁燕夫人刚一动,他又一掌撷下了她的头颅。

    他的武功是如此简单而简洁,他的掌法竟如此美丽而飘忽,但他的可怕却是令所有人都窒息。

    任意转头,看到青青眼中的不忍,叹道:“江湖是邪恶的,因为人心就是险恶的,在这险恶的江湖上,你如此心善做什么?”

    青青美目一瞪道:“与你而言,心善也有错?”

    任意道:“那要看你对什么人。”

    青青忍不住问道:“你究竟如何看待天下人?”

    任意笑道:“装模作样,一点武功都不会的蠢材。”

    没人敢出口反驳,因为就根本没人敢作声。

    青青又瞪着眼道:“你还有事要做?”

    任意摇头。

    青青道:“我们可以走了?”

    任意点头。

    消失了,人走了,就像一阵风,飘然而去,忽然不见。喘息声骤然而起,似乎每个人都在大口喘气,这种心有余悸,这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几乎让他们全身乏力,无力支撑身子。

    谢小荻看了眼谢小玉,他也走了。

    紧跟着,孟开山、钟展等人,全部惊慌而去。

    水阁内,忽然只剩下丁鹏与谢小玉。

    夜已深,天冷了,但谢小玉的手和身子更冷,冷得发抖。

    “我……我其实……”

    丁鹏冷冷道:“你不用解释什么,你只要记得,你欠了我一次。”

    她只有惶恐地回答道:“是……是的!”

    丁鹏冷笑道:“我向谢家庄送去了请帖,可名满天下的谢家三少爷不屑与我这等俗人来往!”

    谢小玉道:“其实这些年来,家父都谢绝酬酢,连多年的老友也避而不见。”

    丁鹏看着她,又冷冷地道:“我不管这些,现在你要帮我带个口信给三少爷。”

    谢小玉一怔,道:“什……什么口信?”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