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一百八四章 圆月山庄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有人说过: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秦可情走了,柳若松并不奇怪,但她却已经死了,尸体还被送回了万松山庄。

    当柳若松看见尸体的时候,他没有伤感,没有悲切,更没有哭,他只有恐惧,深深的恐惧,说不出的恐惧。

    他以为秦可情的死,是丁鹏所为。

    柳若松其实还没到绝望的时刻,因为他是武当派的弟子,他的朋友还很多,他可以回到武当寻求庇护,可是他并不想这么做。

    因为他与丁鹏的恩怨绝不能闹大,若武当的同门知道,他就失去了武当掌门这个资格;而且他舍不得这片家产,更舍不得自己十几年来,好不容易经营而来的名头。

    也就在他犹豫不决,或者即将下决心回武当之时,他遇上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叫蓝蓝。

    蓝蓝告诉他,自己是丁鹏的妻子,蓝蓝还告诉了他,自己知道丁鹏刀法的秘密。

    ……

    十二月十五,戌时刚过,已近亥时。

    暮色降临,圆月也缓缓升起,今晚的夜色很美。

    圆月山庄的华丽豪阔,简直超乎众人的想象,而今日来到山庄的客人,也比众人想象的多,他们多数人都好奇丁鹏是谁,好奇这名圆月山庄的主人究竟有多大能耐。

    大厅里的客人各个都是有名之士,但在后院水阁内,来的人却并不多。并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入水阁,水阁的客人其地位与名望,不是大厅里地客人能比的。

    凌虚自然有资格来到水阁,他是武当派的大弟子,今年已经五十有二了,样貌看来却比年龄还苍老些。

    他平日里粗茶淡饭,苦修,素食,禁欲使得他看上去更显年老一些。

    不比他人的鲜衣华服,凌虚身上的道袍,也不过是粗布所缝制。他似乎没什么值得炫耀的地方,但他手中的剑却令所有人肃然起敬。

    一柄形式古拙的松纹古剑,已表明了他的地位,他极有可能就是武当的下任掌门。

    南宗少林的俗家大弟子孙伏虎,江南六省八大镖局总镖头林祥熊,曾经的四大世家的南宫世家南宫华树,还有风云剑客钟展,以及梅花、墨竹……

    凌虚认得这六人,既然梅花老人和墨竹子在此,那么青松剑客也绝对会到。

    丁鹏来了,水阁内的众人忽然都打量着这位山庄的主人……

    他很年轻,他很骄傲,他也很有派头,这是丁鹏给他们的第一眼感觉,然后他扫了眼众人,只是微微点头,又离开了水阁。

    有人开始不满起来,在他们看来丁鹏实在太目中无人了一些,好像全然不把他们看在眼里。

    有人冷哼,有人冷笑,其中最为不满的是位老人。

    这位老人就坐在主位上,他身材高大,虽头发全白,却也红光满脸,他大口吃肉,也大口喝酒,任谁都瞧不出他其实已经有八九十岁了。

    众人让他坐在主位,并不是完全因为他的年纪,“大刀斧王”孟开山早年就很受人尊敬,不过他三十年前已经退隐。

    年轻一辈或许猜测他是因年迈而洗手退隐,但老一辈的人却知晓他这么做的原因。

    稍顷,主人回到了水阁。

    在丁鹏身边还有两位客人,这里的所有人都没被主人亲自迎接,包括凌虚,也包括孟开山,这两人是谁?

    来的一男一女。

    男子样貌清奇特异,明明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的年纪,竟有着一首银发……他长袖白衣,嘴角微微上翘,似在淡淡的微笑,修长的眼睛也有笑意,使人感到他是个玩世不恭的公子哥。

    而女子锦绣羽衣,衬出婀娜苗条的身段,她莲步洒脱飘逸,流云般的秀发洒落在犹如削成的秀肩上,一层轻纱蒙脸,眼澄似水。

    当两人走进水阁的时候,这里突然变得异常的安静。但凡有江湖人在的地方,不是互相争斗就是互相吹嘘,可现在所有人都在打量着这对男女。

    他们诧异,他们好奇,他们不屑,在短暂的打量两人后,他们又吃喝起来,唯独两人没有动,没有开口,霎时就连冷汗都已湿透衣衫。

    孟开山已经年近九十的老人了,本红光满面的脸已发白,脸上每一条皱纹仿佛都已加深,眼睛里露出了,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恐惧。

    这种恐惧的强烈,令他几近窒息,难以疏解。

    除了他,另外个人就是钟展,三十年前的枫树林,他见过他,他见过那柄剑,他见过在那柄剑下,在那人手中,人命是如何的不堪,如何的脆弱。

    钟展低下了头,再也不敢抬起,再也不敢看向那人,现在他只想喝酒,只想灌醉自己;可是他的手,竟忽然连酒杯都拿不起来。

    没人注意到二人的变化,因为他们已被另一件事吸引了目光。

    一顶气派极大,装饰极为奢华的大轿,被八人抬着穿过庭园,就停在了水阁外的九曲桥头。

    任意看了眼丁鹏,笑道:“你忙吧,今日我二人只是来瞧热闹的。”

    丁鹏微笑道:“那你随意,今日的热闹一定不让你失望。”

    任意带着青青坐了下来,好巧不巧,就坐在了孟开山身旁。主位有三个座位,本就是为他们二人还有那位没到的谢先生而设。

    一清脆的语声问道:“他好像认识你。”

    任意看了眼几乎要瘫软在地上的孟开山,道:“我的确见过他,那年在枫树林,他年龄最大,也最聪明,他当时跑的最快。”

    青青瞧着孟开山此时的模样,直感好笑。

    轿帘被人掀起,轿里伸出了一只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柳若松正扶住这只手,接着从轿里走出来个女人。

    这个女人正是蓝蓝,一个如秦可情一般娇媚、柔弱、动人,却更加年轻的女人。很多人都看见了这个女人,他们看见这个女人后,表情都变得奇怪起来。

    当凌虚看见柳若松与这个女人时,立即沉下了脸,走了过去。

    “带着她一起回去。”

    柳若松问道:“为何?”

    凌虚厉声道:“她不是你妻子,无论你在外如何,也不该带着这个女人来到这里。”

    柳若松忽然笑道:“该回去的不是她,是你!若你跪下来给她磕头赔罪,再滚回去的话,我兴许会饶了你。”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