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一百七八章 刀成时,人亦醒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药浴准备好了。

    他禁制约束的一身药力,便如堤坝规限狂暴的洪流,能致命,也能救命。因身体羸弱经不住时而锐烈,时而阴柔的真气,若行功冲破玄关,必须要有药力牵制。

    任意褪去了衣衫,坐入了药池,抱中守一。

    施以行功法门,徐徐引导真气游走经脉……

    他以浑天决运功之法镇慑心神,调匀内息。此时心如止水,神游物外,不过比起平常行功运法,此次却是为了冲破周身穴窍。

    如今,他已调动了丹田所有真气,这时越是运功,四肢百骸越是难受,几乎每处大穴之中,同时有几百枚烧红了的小针在不住刺入。

    以任意的内功修为,早可打破最后几处大穴,直通生死玄关。

    可身体有亏,他一直都未曾引导真气突破穴位,如今丹田真气游走全身,他只在瞬间就突破了冲、带、阳维、阴维、阴蹻、阳蹻,六处奇脉。

    当下,任意掌心发热,像火般灼痛,接着火热上窜,千丝万缕地涌进各大小脉穴,那种痛苦,足以令常人自尽去了结……

    这还不止,接着一股奇寒无比的真气,由脚底贯入冲顶,然后流入各大小脉穴,直可冻得人差僵毙。

    这一寒一热两股真气正是阴阳两气,任意引导调和,真气此时痊不稳定,这便是任意所担心的时而锐烈,时而阴柔的真气。

    此刻他四肢百骸,无一处不是胀得要爆裂开来,且冷热交替,其中的痛苦根本无法言说、道明,若非药力约束,怕他已真气撑破经脉,变成血人。

    药池忽然开始沸腾,不过须臾,又泛起白雾,结出寒霜。

    任意身躯也一赤一青,几乎几近透明,肌肉里的每一根筋络,每一块骨头都能霎时隐现,让人瞧得清清楚楚,整个人变得说不出的诡秘可怕。

    谁也不知道还会如此过的多久,就连任意自己也不知道。

    这种夺天地造化的玄妙功法,只要他成,亦是不知他会发生什么惊天变化。

    那一身惊人的药力开始活骨、化肌、养血,而他则全力大通身体玄关。

    暮去朝来,斗转星移。

    墨绿色的药浴变成清澈之水,再过一晚,水又被血洗尽。

    如此,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直到第七天!

    ……

    光阴荏苒,日子一天天逝去。

    房门被人推开,青青走进了药池……

    谁能想到,任意这一坐,竟已过去两年有余。他早已留下嘱咐,若七日后人还未醒,那第七日开始,就要人推门而入为他更换药浴。

    一晃过去了两年多,开始还是娃娃负责照看,她本就是任意的丫鬟,只是半年后,已变成了青青。

    瞧着池内瘦骨嶙峋的人,青青微微叹息,面对一个赤裸的男人她开始也是脸红心跳,可过去这么长时间,人也平静了下来。

    青青不由得想起那日他传给自己四式剑法时的场景。

    那究竟是剑法,还是仙法?

    那是人间的剑,还是鬼神之剑?

    四式剑法,无论是哪一剑,她也无法学会,特别是最后一剑‘惊悸’,毫无花巧的一剑,偏好似已显尽了天地微妙的变化,有若贯通了鬼神之秘。

    那段时间,青青都沉浸在那四剑当中,无法自拔。

    嫣然一笑,摇了摇头,把手中的药材放在地上,含情凝睇,看着他怔怔出神……

    这是个很讨厌的男人,当初被他戏弄,而后自己却成了他弟子,如今更是照顾了他两年时间……想到他全身上下被自己不知看了多少遍,不觉得脸红,反而觉得有趣。

    不知过了多久,一双眼睛,在这时缓缓睁开,青青并有有所察觉。

    “你看什么?”

    正在失神的青青幡然醒悟,妙目一眨,凝视在他脸上……接着美眸越睁越大,檀口微微张开。

    任意声音很轻,甚是虚弱,有些嘶哑道:“去帮我取件衣服来。”

    青青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瞬间红晕双颊,娇艳无伦的脸上,带着三分喜色,三分羞涩,甚有几分薄怒。

    霎时之间她变成了忸怩作态的小姑娘,什么话都没说,转身竟向门外跑了出去。

    任意吐了口气,想起突破生死玄关时的惊现,犹有余悸。

    不过这番生死,他的确打通了全身穴窍,如今甚感天地都在掌握之中,仅是感知就有说不出的神奇。

    他静心,把身周一切一一有感于心,如今不说落叶飞花,好似云变、风起,他都有所感应……

    任意突然笑了起来。

    ……

    丁鹏的手,紧紧握着这柄弯刀。

    青年人在盯着他的手,又看着他的人,表情奇怪之极,眼睛里的也不知是惊讶,是欢喜,还是有着些许惆怅?

    他忽然仰天而笑,狂笑,狂笑声中,他的刀已飞出,那也是一把弯刀

    弯刀一出,刀光一起,就有一股逼人的刀气迫人眉睫而来。

    丁鹏已感到这股刀气,森寒肃杀的刀气,逼得人似乎连眼睛都已睁不开,他当然不能闭眼,只看见漫天刀光飞舞,自己已被笼罩在刀光下。

    刀气破空,刀在呼啸,刀光飞来。

    丁鹏的弯刀,还在刀鞘中,刀光如月,冷月、弦月。

    人影已如鬼魅袭来。

    丁鹏挥手,掣出了弯刀,刀光艳丽,迫出一道凌厉的杀意,刀光劈向人影。

    两柄刀,两记刀光,一样的刀光,一样的刀法,皆是无双的刀法,皆是绝世的刀锋。

    双刀相触,星火顿时亮起,刀声瞬间交织,两人的出手快慢不定,时疾时缓,忽疾忽余,在刀光撩绕之间,两条身影蓦然分离。

    他们出手狠辣而无情,交手也不过仅在呼吸间就已经结束。

    青衣人的弯刀崩开了几道口子。

    “好,好,好!三年的时间,你只用三年时间你就练成这种刀法了。”

    丁鹏没有说话,看着老师的眼神充满了感激……

    青衣人道:“我早知道你迟早有一天要走,像你这样的年轻人绝对不愿意在这里过一辈子,如今你已练成我的刀法了,怕是一天也不想再待下去吧!”

    丁鹏并没否认。

    以如今他的刀法,什么柳若松、钟展、红梅、黑竹,实已变得不堪一击。但凭他手中的弯刀,要想纵横天下,出人头地,他自信易如反掌。

    只要一想到此处,他心里就忍不住激动,他全身的血都会沸腾。

    青衣人道:“我从未想过要束缚你留在此地,你是个年轻人,年轻人就该闯荡江湖。你若要走,明日就可以离开。”

    丁鹏神色突然黯然的张了张口,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双膝跪地,恭恭敬敬的磕了九记响头。

    “留下刀,明日就离开吧。”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