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一百七七章 成长的野心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青青的剑一出鞘,就化作道光华,一道千变万化且又飘忽不定的光华。

    剑光灿烂,辉煌,美丽,剑光在闪动、变幻,高高在上,而当刀光削进去后,两道光芒立即纠缠在一起。

    两道寒光仿佛就在无处不在,但没有人能确定到底在哪里。

    刀与剑的变化,已经几乎超越了江湖上所有的刀法、剑法变化,这样的刀与剑,足以令世人无法置信。

    剑在变,刀也在变,纵然剑所有的动作和变化,都已在一刹那间完成,终止;刀也总能应对剑中的变化,追上剑锋的速度。

    等到剑光消失时,刀已架在了青青的脖子上了。

    谢小荻收回了刀,颔首道:“半年内,剑法有此精进,你比我可强多了。”

    青青问道:“当初你练他教你的刀法练了几年。”

    谢小荻幽幽道:“五年时间。”

    青青眨眨眼,笑道:“我如今和他比如何?”

    谢小荻笑了笑道:“你大可自己去问问师父,今天就到这吧。”

    青青点了点头,看着离去的背影,美目充满了感激。谁能想到,这位就是江湖上,人人敬畏的禁地主人?

    不过见过那一位成就禁地的人后,似乎再惊奇的事情,好像也没甚好惊讶的了。

    收剑回鞘,眼波流转……青青立即看见那在亭中饮酒的男人。

    酒在杯中,杯在手中。

    任意已经有些日子没有饮酒了,把酒面对明月,月光皎洁,温润如水,月色总是能供人欣赏到它的美丽。

    任意能感受体内那股药力,药力已经稳定下来,他也是时候重塑这具身体了。

    浑天决他早已演练出第二层功法,如今也已完善。这一篇功法乃实实在在的炼体功法,任意需以真气护住心脉,打通全身所有穴窍,直通生死玄关。

    而后再以真气蕴养血脉,从而得以重塑身躯。

    若是常人修炼,虽仍有凶险,却无他这样如此麻烦,他本气血不足,身体有亏,所以必须借用药力方可能稳住心脉,气血不竭。

    其实任意心中所想,并非此事,他既已决定这样做,也就无必要担心此行的凶险之处,那不过是徒添烦恼。

    其实他想的却是与吴明一战时,自己悟出的第四剑!

    那一剑,招式形成之时,好似天地之间都有股惊悸之感,而任意在刚刺出那一剑时,也有感一种约束之力一般。

    那一刻,他仿佛感觉到了一种自己无法形容的枷锁,在压迫自己,在束缚自己,难以挣脱,难以破除。

    那一剑刺出后,任意甚有‘武道一途,至我尽矣’般的感觉。

    所以任意此刻在想的却是,自己若悟出第五式剑法时,究竟又会如何?

    “你在想什么?”

    青青走了过来……

    任意道:“在想两个对手,可惜现在的江湖没有这样的对手了。”

    她愣了一下,她从他神色中好像看出了一点得意,又看出了一些无趣,他好像为世间没个对手而自得,又为自己没个对手而寂寞感叹。

    青青问道:“你想的燕十三和谢晓峰?”

    任意笑道:“燕十三是一个,谢晓峰又算的了什么……”

    青青奇怪道:“神剑谢晓峰在你眼中不算什么?”

    任意微笑道:“你可知道神剑山庄为何改名谢家庄?”

    青青摇了摇头,随而又猜道:“因为你?”

    任意颔首道:“不错,因为我,因为我不喜欢神剑这两个字,所以他们就必须改名。”

    青青问道:“他们乖乖听你的话了。”

    任意道:“他们不敢不听。”

    青青道:“这就是天君的霸道?”

    任意摇头道:“这是天君的任性任意……”说着,他忽然站起来道:“跟我走!”

    青青一愣,刚说话:“去哪?啊……”

    一个柔媚清脆的娇呼,被拖出了长长的尾音……

    小亭中,两人微微晃身,身形失去实质,化作一道淡不可察的轻烟,随风消散。

    青青被他抓着香肩,身子一轻,腾空而起,飞掠而去。

    耳边瞬间感觉到了风声尖锐短促,但见仅在呼吸间,山庄已离他们越来越远,明明无物可借,他凌空一踏,竟直接一步踏在虚空上。

    四周景色急速倒退……

    不消片刻,青青赫然发现自己已被他带到了一片山林间。

    盈盈妙目凝视任意脸上,四下无人,心中顿时一惊:“你……你想做什么?”

    任意古怪的看着她道:“你觉得我想做什么?”

    月色如玉,斜映双颊,双颊如血……

    看着他笑吟吟的笑脸,青青忍不住跺了跺脚,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见青青面红耳赤,娇嗔的样子,任意好笑道:“三天后我会开始闭入死关,所以现在我会使一遍自己最得意的四式剑法。能感悟多少,全看你自己了。”

    青青白里泛红、嫩若凝脂的粉颊出现了动容之色,肃然的点了点头。

    剑发琴音,弦音剑伴随着一声曼妙的轻吟,飞出了剑鞘。

    任意挥剑!

    ……

    忘忧谷。

    丁鹏已经习惯了山谷中的生活,他也习惯把那柄弯刀插在腰带上,一条用黄金和白玉做成的腰带。

    这样的腰带,拿出去最少也值几万两银子,丁鹏从未佩戴过如此贵重的饰品,以前他甚至想都未敢想,可如今……

    但是他知道,弯刀远比这条腰带更珍贵。

    弯刀上似乎有故事,“小楼一夜听春雨”这七个字,好像就是一段故事。

    他曾问过老师,这七个字代表什么,可‘老人家’却绝口不提诗句的含义。

    不错,丁鹏还未拜师,所以他称呼那位为老师,即便没有真正拜师,他也很尊敬他。

    他不知道自己天赋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弃剑练刀,从头开始……丁鹏比修炼那天外流星时还要认真刻苦十倍,几乎做梦他也不忘想着那神奇的刀法。

    自从修炼这种刀法后,丁鹏才发现世间竟是如此广阔,当初的自己,在一些人眼中是如此的可笑。

    天君,那位人人畏惧,连神剑三少爷也比之不及,似把江湖只当游乐之地的人……

    当自己练成这种刀法时,他能否有面对那人的资格?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