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一百七六章 强者相争,弱者卑微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青青被他这么一说,竟不知该如何反驳,只能独自生闷气。

    任意忽然问道:“知道只是为什么吗?”

    青青道:“你说。”

    任意道:“因为你们还不够霸道,还不够让他们怕你,若你爷爷能和我一样,把那些人直接杀怕了,兴许你爷爷会被他们叫作圣尊也不一定。”

    青青瞪眼道:“他们叫你天君就是因为你够霸道,他们都怕你?”

    任意点头道:“不错,我从不讲什么江湖规矩,只讲自己的道理。偏偏我的道理还不愿和他们说。”

    青青问道:“为何你的道理不愿和他们说。”

    任意道:“因为即便我说了他们也不懂,懂了也不会信,信也还不愿承认。那我何必与他们多说废话,再作口舌之争,直接动手即可,简洁直接,还十分有效。”

    前半句,青青一句话,一个字都没听懂,后半句她听了想笑,开口问道:“为什么你说了他们不懂,还不信,又不认?”

    任意轻笑道:“我若告诉你,你爷爷什么时候会死,会死在谁的手上,你会不会现在就去杀了那个人?”

    青青摇了摇头,她当然不会,因为她就不信他的鬼话。

    任意又道:“如果一个人人敬佩的侠士,我说他不过是个奸淫掳掠的凶恶之徒,你说江湖上的人会不会信?”

    青青又摇了摇头。

    任意微笑道:“如此,我何必要与那些人多说废话?”

    青青道:“你大可找出凭证来,证明自己的话,让他们相信你。”

    任意摇头道:“可我不会这么做。”

    青青皱眉道:“为什么?”

    任意道:“这样显得我好像怕了他们似的,而且即使我拿出证据,也不见得他们愿意相信,本是件简单之事,弄得如此麻烦,最后还是要动手,何必呢?”

    青青古怪的看着他……

    “你说的明明是歪理,偏偏又有那么几分道理。”

    任意笑道:“江湖人人练武是为什么?无论你是作恶还是行善,都先要有足够高的武功;即便你与人讲道理,也要练好武功,若你武功不高,成不了恶人,做不成大侠,连说话都没人听。总而言之,江湖规矩就是谁武功高,谁就有理,我武功最高,所以我做什么都没人敢说我个不是。”

    青青突然笑道:“如果有一日我武功比你厉害,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听?”

    任意毫不犹豫的点头。

    青青有些惊讶,道:“我若无缘无故要杀你,你也认?”

    任意道:“你武功比我高,我不认又能如何?”

    青青叹了口气道:“我总算明白为何你会杀这么多人了。”

    任意道:“其实很多人都是因为他们想要杀我,最后才死在我手上。”

    青青问道:“他们为何要杀你?”

    任意淡淡道:“因为他们说不得我,打不过我,还很怕我。江湖是个强者相争,弱者卑微的地方,而我在江湖上,所有人都是弱者,他们只能卑微。”

    青青懂了,那些掌门,那些侠客,那些前辈绝不会想成为弱者,更不会想卑微的活着;是以,这些人才会联合起来杀了天君。

    只有天君一死,他们就能继续受人敬佩,受人仰慕,不用担惊受怕……

    青青道:“昔年,我教被武林各派围攻也是因为这个?”

    任意颔首道:“对,魔教与我的区别只是在于前者一败涂地,而我却活得好好的。”

    青青忽然道:“我想与你学剑法!”

    任意什么都没说,豁然起身,已经走去,那是幽谷的方向……青青咬咬牙,跟了上去!

    她一直都知道爷爷心中到底有多恨,她一直都知道爷爷为何要教她那种刀法,当年圣教并未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圣教被武林各派围攻,青青也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

    如今从任意口中,青青明白了。

    江湖本就是争斗的地方,所有冠冕堂皇的理由,不过是借口罢了!

    ……

    还是那个幽灵的小楼上,青衣人正背负着双手,看着墙上挂着的一个条幅痴痴地出神。

    条幅上只有七个字,字写得孤拔挺秀:“小楼一夜听春雨!”

    青青的奶奶登上了小楼,柔声道:“那孩子已经跟着他走了。”

    青衣人道:“青青能跟着他,总比留在这好。”

    老婆婆道:“你想青青完成你没做到的事?”

    青衣人摇头道:“我只想那孩子好好活着,他们不会放过我们的,只要我不死,他们一定会继续找我,即便过去了近二十年……但天君不同,枫树林一役,天下谁还敢招惹天君?总有一日,他们会找到这里,所以青青不该留在这。”

    老婆婆问道:“那丁鹏又该如何?”

    青衣人笑道:“他是天君送给我的礼物,他很适合我的刀法。”

    老婆婆道:“所以丁鹏是我们复仇的机会?你愿意把刀也传给他?”

    青衣人颔首道:“不错,武当、点苍、华山、昆仑、海南、峨嵋、崆峒、少林、谢晓峰……还有那些人,这是他们欠我们的债,这笔血债一定要还。”

    ……

    青青跟着他离开了家,然后一直跟着他不知道要去哪里。

    这几天,青青对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可谓了如指掌,多少也对这位天君有了一些了解。

    这是个离经叛道,狂傲不羁,性情孤僻,行动怪异的人。他有时候像个看透世俗的老人,对什么事都毫不在乎。

    有时候却又像个刚见世面的孩子,对什么事都有些好奇。

    他行事随性,根本不顾忌后果,或许对他而言,他本就不需要顾忌什么。青青亲眼看见在酒楼上,有几个华山派弟子神情倨傲的要他让座。

    他不搭理,那几人立即动手,结果这几人被他打断了手脚扔了出来。

    等他们离开酒楼,华山派又有什么师长找了过来,开口便是与他说教,他听得不耐,直接把人给杀了。

    他有时候并不招惹是非,但因为他那不计后果的处事手段,麻烦似乎总喜欢找上他。

    悠然山庄,江湖人的禁地。

    悠然山庄并没有设禁,只是一座看起来很气派,很华贵的山庄大宅,可这里没有江湖人敢靠近此地。

    找麻烦的华山派来到七里塘时,立即被吓了回去。

    青青有些紧张,她不知道里面都是些什么人,直到大门打开后……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