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一百七十章 可笑之人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柳若松拔剑,风采甚是优雅。

    剑光流动,青锋颤动,寒气逼人眉睫。

    比起这柄剑,丁鹏的剑却有些拿不出手。

    “请!”

    “好!”

    丁鹏的剑已出鞘,剑已击出……

    他的剑法其实除了一招天外流星之外,其他都是家传武学,丁家家传的剑法只能用平凡、平实、普普通通、平平无奇来形容。

    这样的剑法最多就能对付对付一些地痞,一些山贼,若想借此行走江湖,就显得丢人了一些,这也正是为何人人想拜入名门正派的原因。

    而武当剑法,却是内家正宗,剑以轻盈、灵巧、玄奇为主,柳若松使来,也把三者结合的极好。

    只是几处剑法变化,再配合武当步伐,身随剑起,已将丁鹏压的几乎透不过气来。

    见此,众人纷纷对这位江湖上新崛起的少年剑客,多少有些失望,他们甚至怀疑郭正平等人是否真败他的剑下。

    然而众人失望,丁鹏却对自己更有信心,因为他看见柳若松的剑后就知道,天外流星绝不会输。

    柳若松剑锋一抖,朵朵剑花……丁鹏不得不退,不得不防,现在似乎他连防御,招架都没有办法了。

    也在此刻,丁鹏终于要使出必胜的一招,他那平凡的剑法变了,剑招倏变,寒光四射,忽聚忽散,看来毫不凶狠,但一柄平凡的青钢剑,忽然化作了一道光华夺目的流星。

    这一剑仿佛从天外飞来,飘忽不定,不可捉摸,亦是不可抵御。

    无情的剑,剑下无情,丁鹏记住了这句话,也对必败的柳若松冒出了同情与歉意。

    可惜,他错了!

    “叮”的一声,星光四溅,这一式犹如天外的剑法,居然被柳若松接下了。

    双剑交击的瞬间,柳若松一剑震开了丁鹏,他几乎被震倒。

    平凡的青钢剑上多了个缺口,丁鹏虎口也被震裂,这是他第一次见识道武当的内功真气,但他没有倒下,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倒下。

    可柳若松却已退开,更已收住了剑式,现在正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凝视着他。

    钟展开口道:“他还未败。”

    丁鹏死死的盯着他,柳若松点头道:“他的确还未败。”

    说完,他便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丁鹏,问道:“刚才那一式剑法,是你家传?”

    丁鹏道:“对。”

    明明已承认,但柳若松仍问道:“这真是你家传的剑法?”

    丁鹏皱眉道:“自然是!”

    柳若松又问道:“敢问令尊是谁?”

    丁鹏抿着嘴,不愿说,因为丁父没甚好称道的。

    柳若松也不再追问,他忽然转身面向那位谢先生,问道:“谢先生认为刚才丁少侠那一剑如何?”

    谢先生微怔,继而微笑道:“凌厉奇诡,几乎让我想起昔年夺命剑客燕十三的剑法,不过打磨不够,比起‘夺命十三剑’,还少几分杀意,几分冷冽,却也还是一式很了不起的剑招。”

    三十年前,燕十三纵横天下,未尝一败,据说他曾与三少爷交过手,胜负却不为世人所知;可燕十三已死去多年,据说在与三少爷交手后就死了,所以天下人都认为是三少爷最后得胜。

    这样的评价着实太高,丁鹏甚至有些荣宠。

    他刚想谦虚,柳若松却先道:“谢先生如此评价,在下实在不敢当。”

    丁鹏愣住了,其他人也愣了下。

    钟展冷冷道:“你有何不敢当,这与你有甚关系。”

    柳若松淡淡一笑,道:“两位有所不知,其实刚才那一剑乃在下所创。”

    这话来的惊人,所有人都很吃惊,当然最震惊的是丁鹏。他几乎要跳了起来,大喝道:“你说什么,你说我偷练你剑法!”

    其他人自然也听出了这层意思,柳若松不答,向一名童子吩咐道:“请夫人出来。”

    小童退进了山庄,柳若松这才解释道:“其实这一剑是我无意间所创,当时随手记载了起来,还是我夫人为我记录的。”

    没有人说话,丁鹏也不会说话,他只冷笑的看着他。

    人来的很快,柳夫人来时,脸上蒙着薄薄的轻纱,虽然遮住了容貌,却掩不住她动人的风姿。

    剑谱素绢订成,很薄,薄如那层轻纱。

    柳若松把剑谱递给了两人……这关乎他与丁鹏的名声与信誉,他们不得不看。

    然后,他们怔住了,接着他们都吃惊的看向了丁鹏。

    柳若松问道:“两位觉得如何?”

    钟展道:“的确是那一剑无措。”

    谢先生也道:“字迹也是出自女子之手。”

    柳若松又问道:“两位觉得,剑谱可不可能造假?”

    钟展沉声道:“不会,即便见过丁鹏那一剑的人,也根本不可能知晓剑中的精华。天底下没人能从剑招中就能学会一式绝妙的剑法。”

    谢先生倒是知道有一人可以做到,可惜丁鹏不是那位,而且那位已经消失了二十六年了。

    丁鹏虽没亲眼见过那剑谱,却也相信他们二人不会骗自己,所以他无话可说。

    钟展皱眉道:“这一剑既是你自创,那丁鹏如何学会的?”

    柳若松轻叹一声,道:“这也是在下很想知道的事。”他说着,看向丁鹏,问道:“这真是丁少侠家传剑法?”

    丁鹏垂下头,道:“不是。”

    现在众人明白了。

    丁鹏咬牙道:“其实是家父生前无意间得到,自后传给了我。”

    “哦?”柳若松问道:“你剑谱呢?”

    “就在……”

    在哪他没说,因为他已经彻底傻掉了。

    一阵清风吹来,让那一层轻纱掀开了一角,而他也正好看见了那张娇媚的脸,是在笑的脸。

    笑的当然就是丁鹏,他只觉浑身冰冷僵硬,但内心却有一股熊熊燃烧的怒火。

    可笑,李可笑,她居然是柳夫人……

    现在丁鹏如何不明白,如何能不明白以前所发生的一切。

    他看着这位柳夫人大笑,虽然是笑,但更像是野兽嘶吼一般。

    “是你,原来是你,我明白了……哈哈哈……”

    笑声犹在,人却忽然向那柳夫人扑了过去。

    他身子刚扑起,立即有两柄剑刺来……剑光一闪,鲜血飞溅,丁鹏的胸口与右臂都被开了一道口子。

    柳若松冷然道:“我本并不想太难为你,可你为何要自己找死?”

    丁鹏的衣服已经染红,他的眼睛就如染红的衣服一样。

    陡听一个声音道:“他不会死,因为有人不想他死。”声音就在众人耳畔回荡,余音袅袅……

    远处有辆马车,马车一直在那,所有人早就注意到了它,但没人知晓那是谁的马车。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