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一百六四章 魔君仙隐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噗!”

    鲜血从口中喷出,叶孤城和老刀把子惨骇更甚。

    因为那本脸色苍白,满脸病容的人,如今瘦骨嶙峋,就好似一瞬间被什么吸取了一身精血一般。

    任意太累了,累的须用剑撑住身体,他仿佛随时就要倒下。

    “呛!”

    宫九发难了,霎瞬之间,他已仗剑掠向了那人。

    人还未至,任意突然转头,轻轻瞥了他一眼……

    那是个怎样的眼神?那是怎样的人才有的眼神?

    他身形忽然顿挫,他身子忽然发颤,他一脸惊恐骇然之色的看着那正对他淡笑的男人……

    那眼神,简直像一座山,那笑容,简直像一只手,山压在他身上,手扼住了他脖颈……令他沉重的差点跪下,令他窒息的差点死亡。

    一切只发生在眨眼之间!

    当宫九醒悟之时,叶孤城已拦在了他面前。

    牛肉汤、贺尚书、木一半等人纷纷出手誓要杀了他,但老刀把子等人也立即出手,各自拦下了他们。

    任意咳嗽不已,直到现在方从怀中取出两粒丹药吞服了下去。

    忽然,老实和尚站在了他面前。

    任意笑的呛咳道:“和尚想杀我?”

    老实和尚脸色大变,连忙摇头道:“和尚是老实和尚,绝不会做出此等下作之事。”

    任意大笑起来,这一笑,又在咳嗽,他笑道:“那我叫和尚帮忙,你帮不帮?”

    老实和尚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魔君是要和尚背你还是扶着你?”

    任意摇了摇头,扫一眼四周,淡淡道:“帮他们杀人。”

    老实和尚用袖袍擦了擦脸上的冷汗,道:“魔君见谅,和尚是出家人,出家人不能杀生。”

    任意凝视着他,道:“你若不动手,我现在就劈死你。”

    老实和尚看了看他一副要死的样子,张了张嘴,又见着他笑吟吟的看着自己……忽然闭上了嘴,脸上的冷汗有如雨落,两手袖袍仿佛擦都擦不完脑袋上的冷汗。

    “阿弥陀佛,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他一说完,又声如洪钟道:“让和尚会会你们这些妖孽。”

    任意又笑了,笑完后就看着地上的尸体……

    忽然他想起来了死去的陆小凤,淡淡的说道:“我这样的人,或许就不该有朋友。”

    悄然转身,在一掌即将落在他背脊时,他一剑刺穿了来人胸膛。

    任意在向人走去,他在喘息,在咳嗽,但他仍然还在杀人,即便到了如此地步,他的剑依旧还能杀人。

    他是一个怪人,从来都是,因为他习武天赋实在太高,因为他武功实在太强,也因为他把自己放在太高太高的地方了,所以他的所见、所闻、所想都很奇怪。

    这也早就了他那脾性,他那为人。

    他这样的人也需要朋友,他也期待有个人能够陪他喝酒说话,能谈笑风生的朋友,但这样的人极少,花满楼本来算一个,可现在却算不上了。

    任意能为朋友让步,却绝不会为了朋友的朋友而退让,因为陆小凤与他毫无交情可言。

    一夜过后,岛上,但凡动手的人都死了,反而幽灵山庄众人却毫无伤亡。

    任意不但武功无人能及,他的医术也能枯骨生肉,起死回生。

    ……

    江湖很大,但江湖却也很小,似乎任何消息都能在短短几天内,传遍整个江湖;五月二十五,西门吹雪与叶孤城将在武当山一战。

    这一战之盛况并没紫禁之巅那般强大,可到场之人却又怎会是紫禁之巅所能比的?

    两大绝世剑客一战的结果,出乎人们预料,又在情理之中。

    西门吹雪的尸体,被叶孤城抱下了山,送回了万梅山庄。

    而魔君任意,在这场决斗后,消逝仙隐。

    魔君:姓任名意,字衡之。人如其名,行事随心所欲,其武功来历,皆不为世人所知。有人言,他一生武艺,尽得佛道儒三家之长,更依凭数理、音律,奇门、卜算、相学,自创数门功法。

    不过据说,魔君以剑为首,以刀次之。

    一代剑仙叶孤城曾言:他有四剑为最,若得其一,便可天下无敌。

    至于如何四式剑法,却无传说留下,魔君现世尚短,不曾一统江湖,他仅凭一己之力,便横扫天下。

    ……

    天外之境,木屋之前,一个女人正提着刀,看着任意。

    她眼睛还很明亮,明亮如星,笑起来还很动人,巧笑嫣然;有人说太刺激的东西,最令人衰老,但这句话应在这女人身上却一点不对。

    因为这女人骑最快的马,爬最高的山,吃最辣的菜,喝最烈的酒,玩最利的刀,杀最狠的人。可她的胸还很挺,腰还很细,腿还很直,就连肌肤也很白皙、紧致。

    无论是谁见到这个女人,都不会相信她是个三十三岁的女人。

    这个女人很美,可她的美还不足她的泼辣十一。

    “我的刀呢?”

    任意道:“不就在你手上?”

    风妖精低头一瞧,娇叱道:“不是这把!”

    任意问道:“那是……”

    风妖精怒道:“老娘说的是割鹿刀。”

    “哦……”任意长应一声,继而淡淡道:“我给熔了。”

    风妖精一愣,不敢置信道:“你说你熔了?”

    任意不以为意道:“你拿来无用,我就把它给熔了。”

    风妖精一字字道:“你敢熔了它!”

    任意道:“你知道的,你打不过我。”

    风妖精肺都要气炸了,“扑哧”一乐,璧君连忙捂住巧嘴,接而上前拉了拉四娘的手,柔声道:“好了好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故意气你,何必动气。”

    风妖精怒道:“我能不气?”

    沈璧君眨眨眼,微笑道:“夫君也没说错,割鹿刀四娘留下无用,何必再与他置气,气坏了身子,反而不值当。”

    任意点头道:“君儿有理。”

    风妖精没好气道:“你闭嘴!你答应过我们要带我姐妹去外边世界看看的,这件事还没找你算账。”

    任意叹道:“我也是三思后才反悔。”

    听到这话,连璧君都娇媚的白了他一眼。

    任意解释道:“你们莫看我武功很高的样子,可有些世界却连我也放肆不得。”

    风妖精瞪眼道:“实话?”

    任意颔首道:“自然!”

    风妖精忍不住问道:“难道我姐妹二人就要一直被你这般圈养着?”

    任意道:“等我恢复体质,一切好说,你们也要好好习武。”

    说到习武,一个撇嘴,一个为难。

    “那要等到何时?”

    “我如今体内一身药力,还须好好沉淀一番,到药力互相间能稳定时,便是我改善体质的时机,不过暂且不谈这些,你们现在先陪我去搬书。”

    “搬书?”

    “好些书还在大殿内。”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