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一百六三章 第四剑!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攻如疾风骤雨、水银泄地,守如圣手拂琴,化敌招于无形。

    他二人皆是世上绝无仅有的天纵奇才,他二人都深得武道功法的精髓,他二人的武功,已是深不可测都不足以形容。

    这一战要斗多久?这一战谁胜谁负?

    两个答案不会有人知道,就连他们自己都不会知道……

    东流逝水,叶落纷纷,荏苒的时光就这样悄悄地,慢慢地消逝了。高手相争,胜负往往只在一招间即可决定,生死也只不过就在这一招中。

    只不过这决定胜负,决定生死的一招,并不一定是第一招,可能是第几十招,几百招,那他们二人过了多少招了?

    没人看的清,没人算的准,他们的招式似乎永无止境,他们好像至始至终从未出过重复的招式。

    众人更是知道,他们亦没使出最强招术。

    所谓最强招术只会施以决胜负的关键时刻,若无把握,谁都不会轻易施展;因为任何招式一经施展后未建其效,那只会留给对手更多应对的可能。

    夕阳西下。

    夕阳下两条身影,一刀一剑,天地间仿佛已只剩下他两人,只剩下了这一刀一剑,从旭日东升到夕阳西下,他们的体力,他们的内力,他们的心神仍在巅峰。

    叶孤城与老刀把子都知道,若在下去,任意必将落入下风。

    他虽内力不失,但其气血不足,身体有亏,体力不可再坚持下去……

    招式陡止,已是第一千剑了。

    吴明仿佛看出了机会,或许他已瞧出了胜机,因为此刻,所有人都仿佛察觉到任意的剑,似乎已到了尽头。

    剑招止住,他的脸色愈加苍白。

    吴明出刀,刀光爆涨,刀气破风而出,所过之处皆裂土分石,一刀划下却是顷刻间劈出十刀,速度之快匪夷所思。

    刀气,似乎往四面八方砍劈而来!

    在这绝空般的刀法中,任意又出了一剑!

    出手一剑,剑光一闪。以极快、极速、极简单的剑法,迸出前一千剑式中所有的精华,这便是千一,第一千零一剑!

    任意只要发出这一招,就没有人能反击;因为这一招根本不容敌人有任何反击的机会;除非敌死,否则这一招就会有若千剑尽出,混无止尽。

    剑随意转,意随心运,心遵神行,技进乎于神;弦音剑倏地变作一团寒光。

    面对破来十极刀气,寒光蓦然爆开……

    极招相汇,刀气瞬间消亡,但剑光犹在。

    剑光化作一天光雨,以奔雷逐电的速度,剑雨激飞,一方天地仿佛全陷入剑光之中,慑人心魄的剑雨凝若实物。

    琴音顿起,身处琴音之中,就仿佛被剑气环绕,一时天地间尽是剑光和激啸的剑气。

    谁见过如此剑法?谁又知如何招架?

    吴明单刀朝天,刀意应运而生,人刀合一,刀气隐而不发,直到攻势环绕,突地一刀划下。

    两条人影周身瞬间化为刀海剑浪!

    风静了,云散了,无形的风,有形的云似乎都被刀海剑浪绞灭。

    刀海剑浪倏散,任意再度出剑,剑刺吴明,这是他最得意的第二剑,使出的正是惊世之剑。

    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剑,用语言、用图画、用文字,都没有办法形容这飞来的一刺。

    刀锋轻颤,吴明也出刀了,刀本身就是凶器,而他这一柄刀,更是化为了凶中至凶的魔刀。

    一种惊艳的、潇洒的、无上的,而且还不可一世的一剑,面对的是灭绝万物生机的肃杀魔刀。

    “叮!”火星四溅,刀光消散,剑光消失,刀与剑之式忽然停顿。

    刀剑轻触,胜负仍未分出。

    吴明忽然瞳孔极收,因为他发现停顿的剑式忽然又起了,这式未止,剑意未消,剑刺在刀锋,还是刺了过来。

    风住了,云也停了,本来在动的,忽然全都静止。

    绝对静止。

    吴明的刀抵不住了剑,剑仍刺了过来,除了这柄不停震动的剑之外,天地间好似已没有别的生机。

    他的双眼蓦然睁大,他的脸上迫出了一种决然。

    刀锋轻撇,剑刺了过来,刀没碎,是他自己让开了剑锋,让开了这一刺出了无空、无活、无生、无命一剑的剑锋。

    他脸上没有恐惧,但任意却显得十分惊讶,那是一只手,一只无法形容的手。

    任意没料到吴明还有着一只手,更没料到手居然抓向了剑锋,那只手就如一柄剑鞘要套住任意的剑一般。

    没有人能接得住这一剑,剑光一闪,鲜血飞溅。

    吴明的左手如绽开的花一般,但剑意徒止!他以手为鞘,任意第三剑纵有绝去一切生机的死亡之力,却也被这只手回复了“无”的状态。

    仿若一柄尚未出鞘的剑,再无任何锋芒可露。

    刀光已至。

    任意唯有一退。

    他一退,刀光便追了过来,落招的刀,未发的剑,这是吴明以左手为代价,换来的取胜之契机。

    他时机拿捏的恰到致命之处,他没运气,只用最纯粹的刀法,因为一旦运气,刀锋必有稍顿,机会既会流逝,刀来的太快了,刀风仍在刀锋之后。

    人在退,刀在追,这一战已该结束,胜负亦然既分,倘若没有第四剑的话!

    剑光漫起,漫起的剑光忽然逸去,突然不见。

    刀已至任意的面门,但剑却先刺穿了吴明的咽喉。

    天地之中出现无比萧煞悲凉的气息……忽然,天上雷鸣电闪,一道道强光,裂苍穹而出,震苍生而鸣。

    天地怒,仙佛惊,这一剑仿佛为世间所不容……

    吴明看着任意,他眼神有著一种说不出的复杂,如火焰在燃烧,如寒冰在凝结。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叶孤城双目已经通红,眼力用尽极致却仍未瞧出最后一剑的真实面貌,直到多年以后,他方才醒悟这一剑究竟为何。

    三十年后,叶孤城用最简短的话语,告诉了一位后人。

    他如此形容道:这一剑为天地所不容!

    剑光掠起后,又瞬间不见,在那一瞬既逝的剑光中,那一柄如雪加玉的长剑,自下而上,后发而先至,竟瞬间扭转了局势。

    那一剑,古今往来,世间任何武功招数与其一比,不但失了色,而且简直就没有了存在价值。

    他似乎只是随手挥洒,但那挥出的一剑之快、之绝、之利、之准、之超脱,仿佛已擎出了天地之力,运出了鬼神之术。

    那一剑似乎超脱无上,不属世间。天雷忽起,大地浮沉,好似仙佛鬼神都在为这一剑而动容、动怒。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