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一百五七章 那一剑的风情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声音止住,灯火亮起,但活着的人只能更吃惊,更恐惧。谁都不愿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可无论信不信,眼前的一幕都容不得他们不信。

    铁肩、王十袋、巴山小顾、水上飞、高行空、鹰眼老七六人,都死了,倒在血泊中,身上刀伤,剑伤,每人至少有三处致命伤口。

    只有高行空是个例外!

    他例外不是他还活着,而是因为他死的比其他人都惨,他只有一道伤口,这道伤口最为致命,因为他是被人从头顶至股间,一刀给劈开的。

    木道人身上的道袍也被鲜血染红,道袍上破了几道口子,虽然同样受伤了,他似乎伤的并不重。

    “你……”

    木道人一脸惊色的看着任意,他手中虽无刀,但木道人却很清楚这种威力无俦,一刀中分的刀法是谁所能。

    任意笑道:“你还是去追击凶手为好。”

    木道人看向了石雁,石雁的掌门道冠,掌门佩剑全不见了。他显得悲哀、愤怒,又有些释然。

    木道人脸色十分难看道:“那些人假扮武当弟子当中,把我们全骗了过去,凶手不止一人。”语落,他转身就向殿外掠去。

    人一走,所有‘死去’的人又活了过来……少林铁肩、丐帮王十袋、巴山小顾、水上飞、鹰眼老七……除去高行空外,他们全站了起来。

    石雁长叹道:“委屈各位了!”

    “也是为了找出凶手,说不上委屈,不过高行空他……”

    铁肩说完,其他人的目光全移到了任意身上;显然,他们均以看出,高行空是被任意所杀。

    王十袋逼问道:“你为何不跑?”

    任意反问道:“我为何要跑?”

    铁肩冷冷道:“是你杀了高行空,你与那般凶徒是一伙的。”

    任意道:“高行空的确是我所杀,我却不是和那些人一伙的。”

    王十袋冷笑道:“既然你任公子与他们不是一伙,那你为何要杀高行空?”

    任意淡淡道:“他要杀我,我自然要劈死他。”

    王十袋厉声道:“你以为在场之人会信?”

    任意奇道:“不信又如何?”

    石雁开口道:“昨日在十堰镇,高行空与任公子曾有过冲突,这件事师叔亲眼所见……”

    他话还未完,鹰眼老七也道:“不错,那日酒楼上我也在,任公子的确与高行空有过口角,甚至已然动手,高行空当时就差点死在任公子的弯刀之下。”

    如此说来,高行空却有可能怀恨在心,在黑暗之中朝着任意动手。

    不过却还有人不信道:“虽有可能,但铁肩仍有疑惑。”

    任意问道:“说来听听。”

    铁肩冷哼一声,道:“此次我等几人假死,也只有八人知晓,任公子却显得并不怎么惊讶,难道真如传闻所言,天下事皆瞒不过你耳目?”

    任意颔首,笑道:“不错,任意虽说做不到世事皆知的地步,却还是知晓许多隐秘之事,包括陆小凤为你们派去幽灵山庄的奸细,是他告诉你们刺杀之事,而刺杀之人均已掉包,与你们演出如今的戏码……这些我都知晓!”

    王十袋冷喝道:“但陆小凤也曾说,那伙人不会刺杀你,而且你又如何得知此事的?”

    巴山小顾也道:“此事任公子的确不该知晓才对,我也好奇。”

    水上飞淡淡道:“任公子该好好解释一番。”

    石雁嘴唇微微一动,任意却先已对他说道:“我不想杀你……”

    他最终还是没有说话,却长叹了口气……石雁觉得好笑,自己一个将死之人,竟会比他们四人还活的更久些,这四人自持江湖地位,真以为这位杀他们会有所顾忌?

    高行空尸体就在地上,他们却是仍没看明白。

    水上飞讥诮道:“你难道还想杀我们?”

    水上飞自然不信他敢动手,他们四人不仅江湖地位崇高,来头还很大,不说自己已然是南海一岛之主,这里甚至还有丐帮与少林两派。

    武功天下第一又如何?

    水上飞笑的有些得意,想的也很当然,可是剑却已经刺了过来!

    剑本来还插在任意腰带上,每个人都瞧见了那柄剑。

    忽然间,那柄剑已插入了水上飞的咽喉,每个人也都瞧见三尺长的剑锋自水上飞的咽喉穿过,但却没有一个人看清他这柄剑是如何刺入水上飞咽喉的。

    连水上飞他自己也不知道!

    剑发琴音,琴音犹在……

    剑被拔出,水上飞喉咙里‘格格’的响,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任意转头看向了另外三人,笑了笑……

    三人惊惧的看着他,王十袋甚至还有些不敢置信,巴山小顾暴喝一声,揉身抢攻!

    只见他青锋斜削,剑尖直刺有如暴雨摧花,千点银芒激射;剑光缭绕,忽东忽西,忽聚忽散,虚实不定,空灵而清绝。

    他一出手已是昔年巴山顾道人的成名绝技‘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剑光闪闪,漫天银辉洒落!

    迎着那如星辰般璀璨的剑光,任意也出剑了。

    这‘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森然如北斗阵列,在星芒闪忽间,一剑刺入,简单而直接,一不出彩,亦不惊艳,说不出的平平无奇……

    但这一剑竟是穿过了万点星芒,千道银匹。

    ‘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的空灵与清绝,就在这一剑下彻底粉碎。

    剑穿心而过,谁都想不到他一剑竟破解了昔年冠绝天下的‘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法’,他们更没想到,他一眼就瞧出了‘回风舞柳剑’中破绽。

    巴山顾道人的成名绝技,似乎已成笑话……

    继水上飞后,巴山小顾也倒在了地上,死前还瞪着双眼,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铁肩看见了那人面向自己,颤声:“我……我乃少林罗汉堂首座。”

    任意笑道:“我乃任意!”

    铁肩大叫一声,飞身疾退,他手中的一百零八颗铁棱念珠,也呼啸而出!他只求把任意阻上一阻,自己方才有逃生的机会。

    王十袋还在,只要他逃出去,那人说不得就会去杀王十袋,而不是自己。

    念珠飞碎,铁肩看不见,他已转身疾掠,根本瞧都不敢瞧身后发生了什么。

    他只看见自己逃了出去,可是自己又怎会“看见”自己“逃”了出去呢?他马上发现,从大殿飞出来的是一具无头的躯体,身子虽出去了,他的头却被留下。

    剑锋在他项颈上轻轻一划,便撷下了他的人头。

    王十袋眼睛都红了,他只说了四个字:“我是丐帮……”

    一弹指间已是六十刹那,可是剑光只出现在一刹那间,带着些许风情,带着些许美丽,再加上几分飘忽,剑就贯穿了他的咽喉。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