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一百五一章 逃亡的陆小凤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陆小凤似乎往往都会招惹麻烦,即使他不去招惹,麻烦也会找上他。

    这一次的麻烦不小,很大,大到他随时都可能会丢掉小命。

    陆小凤已经很累了,现在的他,不仅是累,还十分的狼狈。他嘴唇已干裂,衣履已破碎,胸前的伤口来不及处理,也已经肿胀起来。

    可即便如此,他也不能停下,因为在他身后正有一柄剑,胸前的伤正是被这快得不可思议的剑,划伤的。

    剑光一闪,鲜血溅出,即便是他也没能完全避过那一剑,但是他能在那一剑下不死,已可说是奇迹!

    ……

    在一处房内,有张八仙桌,桌前已坐了七个人,七个名满天下的人。

    他们是魏子云、古松居士、木道人、苦瓜大师、唐二先生、司空摘星,以及花满楼。七人来历各不同,但他们却有个相同之处,他们都是陆小凤的朋友。

    桌上有酒有菜,酒是好酒,菜是佳肴,但此刻却无人举杯,无人动筷。几人的神色都有些肃然、沉重,似乎这里的气氛也有些沉闷。

    木道人叹了口气,先开口道:“陆小凤虽然会上青楼,但他并不是个好色之人,他为何会做出这种事?”

    司空摘星道:“这个问题谁也想不通,更想不通的是,陆小凤竟然敢这么做!”

    古松居士也叹道:“他既然如此做了,那现在就只剩下一条路。”

    司空摘星问道:“死路?”

    古松居士点了点头。

    唐二先生道:“西门吹雪没死?”

    魏子云道:“最后那一剑,叶孤城留手了。”

    叶孤城为何手下留情,他当初对西门吹雪的话又是何意?紫禁之巅那一战之后,天下人纷纷猜测,但却是无人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木道人缓缓道:“以西门吹雪的剑法,如今他若想杀一个人,天下间怕只有两个人可以阻止。”

    古松居士道:“可是无论是任意还是叶孤城,他们都不会出手。”

    木道人看着花满楼问道:“若你开口,任意也不会出手?”

    花满楼苦笑道:“西门吹雪倘若是要杀我,花满楼倒是相信任兄会出手相助,但陆小凤我却不知他会不会出手。”

    唐二先生道:“陆小凤到底做了什么?西门吹雪为何要追杀他?”

    一阵沉默,似乎无人愿意道明缘由。

    唐二先生急道:“不可说?”

    苦瓜大师双手合十,道口佛号:“阿弥陀佛,他二人有夺妻之仇。”

    唐二先生耸然动容,豁然起身:“夺妻?陆小凤会做出这种事?而且……而且还是西门吹雪的……这会不会是误会?”

    木道人道:“是西门吹雪亲眼所见,见到了二人在床上。”

    唐二先生听闻,缓缓坐下,也没了话语,唯独花满楼开口:“陆小凤绝不是这种人,此事其中一定还别有内情。”

    唐二先生忽然又站起来。

    司空摘星看着他,问道:“你要离开?”

    唐二先生冷冷道:“这件事不是我不想管,而是根本就管不了。我管不了,你们也没人可以去管这事。”

    古松居士喃喃道:“是啊,此事我等的确管不了。”

    苦瓜大师也点了点头。

    唐二先生推门离开,司空摘星却道:“陆小凤绝不会死。”

    苦瓜大师道:“为什么?”

    司空摘星道:“我和陆小凤斗了这么多年,知道他的武功如何,我也见过西门吹雪的剑法……自他娶妻后,他的剑法其实已经变了,决战之日各位也见识过!”

    木道人摇头道:“你错了,西门吹雪在决斗中,剑法就有了突破。”

    司空摘星瞪眼道:“那他为何还是输给了叶孤城?”

    花满楼道:“因为叶孤城的剑法本就比他高一些。”他说完也站了起来!

    没人觉得花满楼同样是不管了,所以木道人问:“你要去找他?”

    花满楼点头道:“此事,怕只有他才能保住陆小凤一条命。”

    木道人道:“近半年来,江湖上没有他一点消息。”

    花满楼道:“因为护驾有功,皇上似乎把大内藏书都赐给了他,这半年来,任兄却是一直待在家中阅读书籍。”

    司空摘星古怪道:“他难倒要考状元?”

    花满楼一脸哭笑不得道:“他是要在书中悟出武功。”

    魏子云点头道:“大内的确收藏了一些武功秘籍。”

    花满楼苦笑道:“可他看的却不是那些武功秘籍,他似乎一直在钻研五行神数。”

    “这也能悟出武功?”

    “对他而言,应该可以吧!”

    ……

    正值四月,正是春暖花开时,吹拂过绿叶的风,似乎也变的格外温柔。小院里,绿叶托出了一个个娇嫩浴滴的花骨朵。

    微风中,轻轻摇曳着,淡淡的花香也随之而来。

    任意很忙,忙的似乎也很惬意。

    桌上正摆放着一盘棋局,任意一手持书,一手执子对弈。

    “你说那日出手之人是‘太平王’世子?”

    任意道:“世间有此剑法的人不多,连你也没拦下他的剑,那应该是太平王’世子无措了!”

    叶孤城落子,缓缓道:“看来我小觑了天下人。”

    任意问道:“你觉得他剑法如何?”

    叶孤城笑道:“以他剑法来看,那时我二人胜负还并不好说。”

    任意淡淡道:“也就是说,换在如今,他不是你的对手?”

    叶孤城忽然凝视着他,目光犹似冷电,道:“受你之言,我对剑道已有新的感悟,若此刻他与我动手,我必杀之。”

    任意双目离开书籍,看了他一眼,笑道:“你这是想与我动手?”

    叶孤城道:“有你这样的对手实在难得。”

    任意摇头道:“今日不行!”

    叶孤城问道:“为何?”

    任意道:“我今日还须服下十七副药,不可擅动真气。”

    叶孤城点点头,忽然问道:“那所说的那吴明,真有这么厉害?”

    任意淡淡道:“我与他并没交过手,但一个能随手制服‘太平王’世子的人,武功绝不会差。”

    叶孤城脸色微微一变,稍有吃惊道:“你说那人可随手制服‘太平王’世子?”

    任意颔首道:“应该无须费什么力气,足可说上一句轻而易举!”

    叶孤城动容道:“若真有如此人物,我倒也想见见。”

    任意含笑道:“我算上了你。”

    叶孤城看了他一眼,笑道:“好,到时我定会与你一同前去见见这人。”

    两位俏丽丫鬟走了出来,正是任意取名的任劳任怨二人。

    她二人一直以来都不喜欢少爷给取的这两名字,可无论她们如何幽怨,任意依旧这么叫着她们。

    “少爷,药好了。”

    任意放下书籍,站起了身。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