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一百五十章 木道人的秘密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任意道:“担心我也知道你的事。”

    木道人反问道:“我的事?”

    任意道:“幽灵山庄,老刀把子,武当掌门……可还要我说下去?”

    木道人没有开口,脸上已经浮现了一抹惊色,看着任意的眼神,也变了;有些凌厉,更多的则是茫然。

    他看了半晌,还是说道:“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任意笑了笑,缓缓道:“沈三娘是你表妹,当年你正值壮年,而沈三娘也豆蔻年华,你们之间有了私情。可惜你为武当掌门入室弟子,更是武当下任掌门的继承者,当时沈三娘不仅与你有情,甚至还有了身孕。受迫于武当教规,你想出了个法子,便是让沈三娘嫁给了你弟子叶凌风,一个心爱之人,一个最看重的徒弟,他两人皆是你最信任的人……”

    木道人忽然脸色发青,但还是闭着嘴没有说话,但背负的手,紧握剑鞘,已经微微发抖。

    任意凝视着他,又笑了笑,继道:“可惜事与愿违,你在外娶妻育有一女之事,还是被你师父知道了;无奈,你只能被迫把掌门之位让给了你师兄梅真人。因为心中执念,你开始好生教导自己另外一名弟子石鹤,只愿他能继梅真人后,再夺掌门之位。却不想,你一心教导石鹤,沈三娘空闺寂寞,竟与叶凌风弄假成真,真有了情愫。而自己最看好的弟子石鹤,也未能完成你的心愿,他与你一般,因为私情,最后也被迫让出了掌门之位。”

    木道人冷冷看着他,忽然却是长长地一声轻叹……

    “花满楼曾说,你自号世事洞悉,神知鬼觉,看来并不假。我实在不明白你是究竟如何知道这些的,绣花大盗是,青衣楼怕也是如此!”

    任意微笑道:“你不正是因为担心我知晓这些,方才寻我试探?”

    木道人盯着他,问道:“你还知道什么?”

    任意道:“武当掌门石雁,可是命不久矣了?”

    木道人沉声道:“你连这也知道?”

    任意道:“你一手创立了幽灵山庄,成为山庄的老刀把子,只为等一次机会,如今石雁将死,武当又到了选定掌门之时,你想除去武当所有有能力继任掌门之位的弟子,自己重新执掌武当。”

    木道人道:“没人会信你的话。”

    任意笑道:“信不信并不打紧,但我若出手阻拦呢?”

    木道人凝视着他,凝视了良久,最后却还是一叹……这一叹似乎是在惊叹,但更多则是无奈,他缓缓的拔出了剑。

    任意问道:“你想找死?”

    木道人冷冷的道:“你认为我在找死?”

    任意摇了摇头,也叹道:“我知道你隐藏了自身武艺,但你不认为自己是在找死?”

    木道人道:“这已是我一块心病,它比我命更为重要。”

    任意微笑道:“但这件东西,我却能帮你轻易得到。”

    木道人惊声道:“你愿意帮我?”

    任意颔首道:“你不信?”

    木道人皱眉,问道:“你我并无任何交情,你为何要帮我?”

    任意笑道:“世人皆说我任意杀人随心,难道我帮个人也不能随意?你这人,我并不讨厌,反而对你有些许惋惜,助你木道人重掌武当,不过举手之劳,废不了什么力气。”

    木道人眉头又皱了起来,问:“仅是如此?”

    任意笑了笑,道:“其实我也有件事要你帮忙。”

    听到这,他双眉终于松开,却也惊讶道:“连你也要人帮忙?”

    任意淡淡道:“我为人虽然骄傲,也极为自负,我却并不是个愚笨的人。我常说‘一生没有仇人,亦无敌手’这句话,对,也不对。”

    木道人问道:“此话何意?”

    任意幽幽道:“若单打独斗,天下间无一人是我任意的敌手,可我还是有个对手。”

    木道人讶道:“你也有对手?”

    任意道:“他叫吴明。”

    木道人忽地一阵恍然,动容道:“真有吴明此人?”

    任意问道:“你知道?”

    木道人点了点头,想起来了花满楼曾讲过的那段话……

    “你要我如何助你?”

    任意幽幽道:“我曾因医治自己所患‘未老先衰症’,施以‘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法子,自断经脉。而后假死七日,得药物护住心脉重活;虽治愈了‘未老先衰症’,却也因经脉重新育养,使得身体有亏,气血不足。若吴明一人,倒是无事,可他手下能人不少。”

    未老先衰症他也只是有所听闻,不曾见过;此刻再看任意那一首白发,以及一脸病容的样子,木道人也明白了眼前这人为何会如此样貌。

    木道人缓缓点头:“你知道了。”

    任意道:“看来你答应了。”

    木道人也笑道:“你难道不怕真到你与吴明斗的两败俱伤时,老道出手反而击杀你?”

    任意笑了一下,笑完之后就走了。

    人走的不疾,徐徐而去,但转眼人就不见了。人走了后,木道人却觉得他临走前的笑容十分古怪,那似乎……那似乎并非是担心,更不像是威胁。

    反而……是有所期待一般。

    ……

    翌日,任意回到了自己那座大宅。

    敲开府门,方方正正的脸,老实顿时喜道:“少爷,你回来了!”

    任意道:“叫两个丫头下厨,少爷饿了。”

    老实咧嘴笑道:“好,好,我这就去。”他刚跑出两步,突然就顿住了,回头又道:“少爷,官家派人送来了好多书,足足装满了几十口大箱子,我已经请人堆放在客房了。”

    任意颔首道:“我知道了!”

    话落,老实跑进了内院后厨,任意也踏入了府门,踏着碎石子的路,穿过了前园……前园有花有木,布置的别具匠心。

    任意来到了大宅后院,推开了那间客房。

    只见客房内立起了一排排,一个个十分巨大的书架,书架上已放满了书籍。任意自书架走去,见书架上皆有刻字,分列了类别。

    其中医卜星相、琴曲棋谱、机械杂工、贸迁种植、武韬兵略、孔孟春秋、紫薇神数,甚至还有一些武功秘籍。

    任意笑道:“看来即便是我,想看完也得花个十几年的时间。”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