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一百四八章 说不通,只好拔刀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屋子里还有灯。

    陆小凤推门走进去时,任意就坐在桌前,微微皱起的眉头,指尖一下一下敲击着桌面,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他坐了下来,张嘴本想问他在想什么,却改口说道:“有人托我给你带句话。”

    任意问道:“他说什么?”

    陆小凤沉声道:“七日后,昆仑山。”

    任意道:“你见着玉罗刹了?”

    陆小凤看着他,道:“你知道他没死?”

    任意淡淡道:“没什么事是我所不知的。”

    陆小凤轻叹道:“这也是我最奇怪的地方,你仿佛知道所有的事,世间怎会有人事事洞悉。”

    任意道:“我也很奇怪,像你这样好管闲事,还好奇心极重的人,怎会活到现在。”

    陆小凤笑了,笑的有些得意道:“或许我天生运气就很好。”

    任意也笑道:“在这江湖,没人能一直靠运气活下去!”

    陆小凤笑容立即止住,他已经笑不出来了。

    任意却还是笑道:“其实我杀你,一直缺一个理由。”

    陆小凤脸色一变,沉声道:“你要杀人,还需要理由?”

    “自然要!”任意平静的说道:“谁杀人都需要个理由,我也不例外,只是我的理由无须讲给其他人听,因为我并不在乎旁人会如何感想,这个理由只要说服我自己即可!”

    陆小凤点了点头,起身道:“我该走了!”

    任意颔首道:“你的确该走了。”

    他什么话也没再说,转身就走,走的十分匆忙……人一走,从外又进来三人。

    雪儿眨着眼,问道:“小表弟为什么要走?”

    任意道:“因为他怕我忽然就找到了杀他的理由。”

    欧阳倩凝视着他,道:“你……你打算去昆仑?”

    任意点头道:“现在就走,而且从今日起,红鞋子开始为我收集药材!”

    薛冰道:“什么药材!”

    “天麻、麝香、龙涎香、桂皮、鹿角、五加子、苍术、菖蒲、远志、五味子、沙参、细辛、山药、连翘、柴胡、茵陈、管仲、猪苓、血灵子、生地、金银花、桔梗……”

    三人一边点头,一边记下。

    雪儿眨着眼,道:“你要多少?”

    任意道:“越多越好!”

    他说完,起身走向了房门……

    任意身体有亏,气血不足,想要改变体质,他唯一想到的法子就是从武功入手。他已有炼体之法了,只是功法尚未完善,还需一些时间,一些积累才行。

    当今天下,各门各派的武功对他用处并不大,不过吴明与玉罗刹的武功,却可能是例外。

    ……

    昆仑地势高峻,多有雪峰、冰川,以任意的脚程,他当两日就能抵达,可偏偏已经过了六天了,今日正是第七天。

    白茫茫的山峰,凄清幽冷,枯寂荒凉,阵阵朔风掠过山道,树摇枝颤,万物折腰。

    任意走走停停,也终于到了昆仑山,足尖一点,只留下一道既散的云影,他身形好似化入了雪山寒风之中,随风飘去。

    凌冽的山风穿过,在耳边呼啸,云气、雾气跟寒风一起,眼前已看不清道路了。

    西昆仑是否是魔教总舵,他并不知道,但既然继任教主之位在西昆仑,那这里至少也该是西方魔教的圣地。

    人已来到一处断崖,断崖前有一条锁道,他飞身一掠,根本无所顾忌是否会有埋伏。

    嗤……

    凄厉的破空声响起,一支凌厉的劲箭向他激射而来。任意倏然出手,扬手一指,指风破空而出,一指切断了劲箭。

    劲箭断落,任意的身影也落足到了断崖这头,就在这时,两道刀光破云劈雾,挟裹着冰寒冷冽的刀风,劈斩而来。

    这两刀来的极快,也极为突然!

    任意以肉掌迎向了刀锋,只听“咔嚓”声中,如冷月般的刀光忽然破碎,被肉掌捏成了点点寒星,分散而去。

    这两人看着四十许间,待见着刀碎还微微有些愣神。

    任意随手两掌把两人送下了万丈深崖!

    嗤……

    劲箭又来,任意再度扬手一指,这一次指风更疾,指风更锐,射出的锐劲直接割开了劲箭,从头至尾割开了。

    指风去势不减,只听云雾中传来一声闷哼,接着便没了动静。

    任意身形一去,恍若凌虚渡步一般,直向山峰飘掠而去。过的片刻,他来到了昆仑山中最大的不冻泉。

    脚下踩着积雪,刚行几步,衣袂破空声乍然响起,此起彼伏,一道道身影联袂飞来。

    一条条人影落下,来者共计三十八人。

    他们年级最大的约有六十来岁,最年轻的也近四十,前胸衣裳上,赫然绣的地煞凶神恶鬼图。

    “何方妖人,敢犯我圣教圣地!”

    开口之人,正是最年长者,任意看着他们笑道:“玉罗刹呢?”

    老者大喝道:“我教主圣名,你也敢乱叫!”

    任意道:“看来说不通!”

    老者冷笑道:“无论你要说什么,我劝你还是乖乖交出罗刹牌!”

    任意笑道:“说不通,只好拔刀。”

    刀?他们并没有看见刀,只看见他那柄剑,明明是剑为何说是刀?他们不懂,只当装神弄鬼,所以六人疾掠而来。

    任意掀开袍子下摆,手中就多了一柄刀。

    刀是弯的,曲线曼妙动人,宛如纤腰,宛如弦月。

    六人掠起疾风,同时而来,又同时出手,一出手就是六种造诣不低的武功,是抓、是拳、是掌、是短剑、是阴沟、是铁笔。

    而任意右手如同拂琴,作画般……挥、砍、戳、横、劈、削每一下俱丝毫不失。

    刀光连闪六下,忽然徒止!

    然后,这六个人各自迸出了血花,在咽喉处,在心口间……

    人已倒下,没倒下的人,已瞪大眼睛看着那持刀的银发青年……

    “你……你是第一公子任意!”

    任意道:“我就是!”

    老者大吼道:“我教与阁下无冤无仇,任公子难道要与我圣教结怨?”

    任意道:“我只找你们教主!”

    老者大声道:“我教主已逝,江湖人人皆知。”

    任意笑道:“那我不管,没见着他,你们就要死。”

    老者大喝道:“好个横行霸道任公子,随意出手杀人,当真是嚣张跋扈,你当真我圣教怕了你?”

    任意不言不语,就这么看着他们……

    “好!好!好得很!大家一起动手!”

    老者说完,便长啸一声,身子如潜龙腾空般飞起,其他人自然知晓唯有齐心,方能杀了眼前这位天下第一公子。

    三十二人齐出。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