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一百四六章 欺负人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方玉飞照顾的十分周到,似乎真把他二人奉为了上宾。上了茶,落了座,另外两个人也来的很快。

    女子穿着件轻飘飘的,翠绿色的柔软丝袍,人美,身段也美,皮肤细致光滑如玉;而男人是个穿着很讲究,神态很斯文,风度也很好的中年人。

    欧阳倩眼波流转,见着三人就盯住了中年人,檀口轻启问道:“你就是蓝胡子?”

    这人微笑道:“在下正是蓝胡子,这位是我夫人方玉香,不知这位姑娘和任公子找在下何事?”

    欧阳倩嫣然一笑,她这一笑,差点把蓝胡子的魂都勾走了。

    “我问你,你是怎么得到罗刹牌的?”

    蓝胡子看了眼喝着茶的任意,似很惶恐,嗫嚅道:“其实……其实是有人在我赌坊输个精光,最后把它押给了我,押了五十万两,最后五十万两也输了,没有赎回去!”

    欧阳倩追问道:“那人是谁?”

    蓝胡子忽然颤声道:“我只知他姓玉,名为玉天宝,却连做梦也没有想到他就是西方玉罗刹的儿子!”

    欧阳倩美目一亮,追问道:“那罗刹牌是在你这没错了?”

    蓝胡子叹了口气,苦笑道:“本来是我收了,可是……可是现在已经不在我这了!”

    欧阳倩黛眉微蹙,道:“那罗刹牌现在在哪?”

    蓝胡子道:“在李霞那!”

    欧阳倩知道与贾乐山交易的人正是李霞,却还是问道:“李霞是谁?”

    蓝胡子道:“李霞本来是我妻子,不过已经被我休了,她为了报复我,联合我另外三名前妻,偷走了罗刹牌。”

    欧阳倩眯着眼,道:“你为何要休了她们?”

    “因为我!”

    说话的是方玉香,欧阳倩看了眼她,又问蓝胡子:“你既有四位妻子,为何要休了她们,直接再娶第五位不行?”

    蓝胡子尚未开口,方玉香已先回答:“姑娘也是女人,那也该知道,女人并不想和其他人共享男人。”

    欧阳倩点点头,看向任意道:“倒是和大姐所知道的消息相吻合,罗刹牌应该是在李霞那。”

    看着她那双脉脉含情的眼睛,任意道:“你现在想要我去找那女人。”

    欧阳倩点头,微笑道:“罗刹牌不但本身已价值连城,还是西方魔教至宝,我们既然能查到这里,定然还有许多人也能查到,这一路想必不会太平!”

    听到她的话,蓝胡子顿时像松了口气一般。

    不过任意却道:“他们说什么你就信什么?”

    欧阳倩一愣,躲在屋檐上的陆小凤也是一愣。

    蓝胡子急道:“任公子明鉴,小的可万万不敢骗你,小的所说句句为实。”

    任意笑道:“若罗刹牌真被盗走,你还有闲心在这里?你还有心思设计陆小凤,让他来帮你找回罗刹牌?”

    蓝胡子差点就哭了出来,神情不但焦急,还很真诚,甚至透着一点委屈。就连欧阳倩见了,也怀疑是不是任意想错了。

    可惜任意却是摇头,直接说道:“要么交出来,要么死。”

    蓝胡子惊恐道:“我……我真没说谎。”

    任意道:“既然我已认定罗刹牌在你那,那就定然是在你这”

    蓝胡子脸色苍白,一脸恐惧道:“这一切不过是公子的猜测,并无凭证……”

    任意微微一笑,道:“你如今只能交出罗刹牌保命,若没有,那便只有认命了。”

    蓝胡子嘶声道:“你……你难道要错杀好人?”

    任意笑道:“错杀那便错杀了吧,我只给你十息时间!”

    蓝胡子瞪大双眼,浑身颤抖……

    方玉飞大声道:“任公子未免欺人太甚,罗刹牌的确不在我们这,你为何非要苦苦相逼?”

    任意幽幽道:“我既取名任意,自然要任我的意来,我生平霸道惯了,无论你等服不服气,怨不怨恨,都要受之,忍之。”

    “扑哧”一声,欧阳倩实在忍不住笑了起来。

    若他不是红鞋子的老板,怕自己也会恨的牙痒痒,如此嚣张霸道,根本不顾他人,谁能服气,谁又能不怨?

    可这人是红鞋子的老板,跟在他身后就变成如此痛快了。

    不比蓝胡子的胆战心惊,如今方玉飞脸色却是阴沉的可怕……

    任意看着他,淡淡道:“你似乎不服气?”

    听着他的话,再看着眼前人咬牙切齿的样子,欧阳倩又忍不住想笑,其实她并未忍住,脸上那如春花般的笑容已经露了出来,还愈来愈甚。

    方玉飞一声怒喝:“给我杀了他。”

    周围打手不曾离开,他们似乎也全听方玉飞的话。天下第一公子之名,何其恐怖,蓝胡子已经打算交出罗刹牌,他正要大声喝止……

    但他就看到一幕可怕的奇景。

    十几人一拥而上,十几柄大刀朝人而去,然后就见到一道刀光,悠远的刀光,亦是优美的刀光。

    天上地下,没有人能讲述这一刀留下的风情……

    天上地下,没有人能描绘这一刀形成的美丽……

    天上地下,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刀带来的可怕……

    十几把刀挟风厉啸,寒光烁烁,但刀光淡淡,当刀光切进寒光中,寒光霎时全碎。

    他只出一刀,也仅仅只是一刀,十几把刀全被砍断,十几人的脑袋也全被砍飞,飞起的人头像飞起风筝,飞散而去,接着冉冉落下十几具尸体。

    这是所有人第一次看见这道刀光,他们第一次看见这道刀光的时候,这把刀就一刀要了十几人的命。

    蓝胡子也好,方玉香也罢,他们早已吓傻了,根本不敢动弹。可方玉飞却还敢动,他手上已多了副银光闪闪的手套。

    手套上布满了尖针般的倒刺,五指如虎爪般。

    银光闪动,奇诡的招式,奇怪的出手……

    他的手势柔和优美,就好像在摘花,因为无论多坚实的东西,在这只手下,都会变得像花一样娇嫩脆弱。

    任意对着他的手,挥出了一刀!

    他出手够快,也足够自信,因为面对这刀,他竟然没有闪躲,反而直直的抓了过去。

    刀光一闪,顿住了!

    刀竟已被这只手接住,牢牢的抓在了手中。

    方玉飞笑了,任意看着他笑,同样也笑了起来。

    刀锋微颤,他的手忽然也像花瓣般开放。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