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一百四三章 一战终结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明月已西沉,站在太和殿上,圆月仿佛就落在了身边,它看起来更圆,更亮,也更美了!

    人很多,却没有人声,所有人都在等,等叶孤城体力恢复巅峰,等他的伤口鲜血止住。

    药很神奇,伤口的血已经止住了,任意躺在琉璃瓦上,看着圆月,很是悠然!

    叶孤城凝视着他,已凝视了很久,他忽然说出一句很奇怪的话:“你不是神,也不是魔。”

    任意道:“不是!”

    叶孤城道:“可现在,天下无人不把你看做是神,是魔。”

    任意淡淡道:“或许吧。”

    叶孤城平静道:“你曾说过,自己没有仇人,亦无敌手,只希望有几个朋友……我现在能明白这种感受了。”

    任意笑道:“你会杀他?”

    叶孤城没有回答,只是沉默。

    任意轻声道:“若还犹豫,死的或许是你。”

    叶孤城颔首叹道:“你说的对,他有那个能力,他是个很好对手。”

    任意幽幽道:“但你心有愧疚,你觉得自己利用了他,你利用了你们之间这一场纯粹的决斗。”

    叶孤城没有说话。

    一阵清风微拂,一条人影飘落,陆小凤来了,他就站在两人身旁,看着两人……脸上尚有惊恐,心中尚有余悸。

    “那……那人,那人是不是皇上?”

    两个人都笑了,任意回道:“我告诉你,你敢听?”

    他不敢,他的确不敢,因为他已猜到了那个答案了。

    陆小凤额头已见冷汗,却还问道:“为何?为何要这么做?”

    叶孤城淡淡道:“这种事,你本就不会懂。”

    陆小凤凄笑一声,道:“对啊,我实在不懂,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白云城主远在天外,人如飞仙,为何会做出这种事?难道真为了荣华富贵?还是……”

    叶孤城用眼角瞟着他,笑道:“不为什么,只是打发剩余的无聊人生。”

    陆小凤张了张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陆小凤又明白了……他之所以这么做,只因其剑法已臻化境,再无所求,倍感高处不胜寒,不胜寂寞,所以才做出这种事。

    这种事看起来可笑,也令人难以理解,但陆小凤却只能找到这个解释。

    这时,叶孤城突然转过了身去。

    是时候了!

    ……

    每个人都看着二人,剑虽未出鞘,但剑意却已先发……砭人肌肤,冻人身骨!

    他们什么话都没说,他们本就没什么话好说的,他们要说的只有是剑!

    剑已出鞘,几乎同时出鞘,出鞘后剑就交汇在了一起。叮地一声,接着便是剑光连闪,火花乱射,剑光璀璨夺目,惊人魂魄!

    长空月夜,两柄剑交汇分开,各立一端,两者既相互排斥,又相互牵引。

    叶孤城一剑斜斜飞去,看似没有丝毫变化,却已穷尽变化之妙。

    剑虽没变,但剑意却已先变,或曲、或折、或削、或横,他不过只是斜斜的一刺,可正是没有变化,亦是最好的变化。

    如此一剑,西门吹雪既不能保留,唯有全力出手!

    叮!

    双剑再度铮鸣,所有人都被二人剑法骇出了冷汗。

    剑与剑之间,再也容不下其他,他们的人也全心融入了剑中,剑光冰寒,冷冽,剑光璀璨,夺目!

    叶孤城的剑法飘逸灵动,浑若天成,穿插往来之间,如天马行空,任何变化,任何剑招,都随心而使,随意而动。

    而西门吹雪显然未能做到,他的剑虽然一一应下,但他的招式仿佛已经慢了。

    空气如裂布帛,被剑锋撕成粉碎。

    陆小凤浑身已是冰冷,他忽然发现,西门吹雪剑法的变化,已经渐渐跟不上。现在虽然看来还玄妙,其实却是有些呆滞。

    反而叶孤城的剑似乎越是神奇了……他每一剑都仿佛没有了缺陷,每一招都莫可抵御。

    无瑕可袭的剑招源源而出,不容任何人有反击的机会,即便是西门吹雪也不能,如今的西门吹雪只能见招拆招。

    二十剑,三十剑,四十剑……

    没有人觉得精彩,所有人都只感到了可怕,这种可怕弥漫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双剑再次交锋后,两人同时荡开对方剑锋,叶孤城剑法倏然一变,连环刺出了六剑……没有虚实相生,没有精妙之极的繁复剑式。

    它并不奇,并不诡,只有快,只有绝!

    “叮”地第一剑,西门吹雪隔开了剑锋,第二剑,挑开;第三剑,劈开;等到了第四剑时,西门吹雪只能退了……

    他这一退,剑光就追了上去,陆小凤几乎失声。

    剑光一闪,身影一晃,西门吹雪腰腹之际,已裂开一道口子。

    他立即回剑,剑光闪闪,衣袂飘飘,一剑有如惊鸿!

    这一剑本无际可寻,无隙可乘,但叶孤城第五剑来时,剑尖点在了剑锋,招式陡止……西门吹雪唯有再退。

    但第六剑又至,叶孤城剑法疾吐,向他直刺过来。这一刺美妙之极,有如春花藏蕤,彩蝶飞舞一般。

    一个人的心中若有垢,岂能言胜!

    剑客,在出剑后自该忘记生死,他似乎一直都有着牵挂,他似乎一直在恐惧着死亡,而如今生死之际,他竟忘了恐惧。

    他本无招可用,他有剑却不可施,但剑还是出了,招也忽然形成!

    剑光破空,一飞冲霄。

    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也没人知道他这一剑如何挥出来的,双剑绞在一起,剑光忽乱,影乍合又分。

    叶孤城看着他很惊讶,惊讶中更多的是愉悦。

    六剑一过,这是第七剑,亦是最后一剑,天外飞仙……剑锋直下,剑光犹如匹练飞虹,剑光腾起一阵凌厉而且艳丽的杀意,剑光已钉向西门吹雪的咽喉。

    剑气迫眉,剑光夺目,西门吹雪用挥出了最后一剑!

    风华而绝艳,绝艳而绝代。

    像一抹月光洒下的银晖。

    像一道天空劈下的急电。

    其实只是剑,两柄剑,绝世的剑法,绝情的剑锋。

    剑锋是冰冷的,血却不是,冰冷的剑锋,已刺进了西门吹雪的胸膛,而一柄剑也停在了叶孤城的咽喉。

    最后一刻,他的剑终还是慢了……

    剑被拔出,剑也落下,西门吹雪看着他,眼中只有种任何人都无法理解的复杂。

    “为什么?”

    叶孤城道:“这一战不该这样出现,是我先错了。”

    人倒下了,倒下的人被陆小凤抱住了。

    叶孤城收剑回鞘,仰面高望,清风明月,他忽然有种说不出的寂寞,直到他想到一个人。四望下,那个人已没了踪影。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