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一百四二章 事成,战启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是四人,四人从御书房内四根石柱里闪出,三人用双剑,一人用单剑,七柄剑凌空一闪,就像是满天星雨缤纷。

    他们是消失多年的,云门山,七星塘,飞鱼堡,鱼家四兄弟。

    满天剑光交错,叶孤城面对四人七剑,也用出了自己那一式‘天外飞仙’,剑光如惊芒掣电,如长虹经天。

    “叮,叮,叮,叮、叮、叮、叮”七声响,火星四溅,满天剑光忽然就消失了,唯有一道剑光仍亮!

    一招天外飞仙,鱼家兄弟已全都倒了下去。

    可叶孤城再想出手时,禁军又拦住了他。

    忽然,任意眉头轻佻,他已听到了一丝动静,百丈之内,飞花落叶皆瞒不过他,所以他听到了两个人的声音。

    禁军还剩下三十多人,这些人都不能活,他们都要死。

    所以任意用出了那一剑!

    剑光一闪,一闪的剑光。

    这一剑,极快、极速、极简单、也极平凡无奇……然而却是一千式剑法糅合成一式的‘千一’。

    剑光起,剑就消失了,与剑一起消失的还有人,无论是剑还是任意,仿佛都遁入了虚无,融入了天地。

    剑气应运而生,御书房内,突然爆发出无尽似要湮灭众生的剑意。

    这一剑穿过所有的人,最后“哧”地刺入了皇帝的咽喉!

    接着南王世子的剑随之而来,刺向了皇帝的面门……

    也正在这瞬间,一条人影,忽然从窗外掠了进来。他来的甚急,也来的甚巧,他似乎看见了什么,他想开口,也想出手,叶孤城的剑立即找上了他。

    南王世子身上的黑衣不知何时已经褪去,脸上的黑巾也忽然不见,皇帝就在剑光闪耀之间,正好看见了他的脸。

    那是他死前看见的脸,而这张脸竟然与他一模一样。

    这张脸陆小凤没有看见,而看见他的人……

    在这一瞬间,皇帝终于明白了,他瞪大双眼,一脸不可思议,接着剑锋就刺破了他的脸,毁去了他的容貌。

    ‘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叶孤城虽然已经受伤,但他的剑却没有,陆小凤接不下他的剑,只有闪身向窗外退去。

    他竟然看见了,看见皇帝已死!

    剑光追上他,穿窗而出,人也穿窗而出,就在剑锋要刺进陆小凤胸膛时,一条白影忽来,一道剑光忽至。

    剑光凌厉,剑锋锋锐……但来人却比剑光还要凌厉,比剑锋还要锋锐。

    双剑相触,碰撞的不仅是火花,还是绝世撞上了无双。

    “叮”一声,两柄剑被弹开,两个人也退开,退开后……他们的人和剑都停了下来。

    叶孤城道:“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道:“叶孤城!”

    两人各自叫出了对方的名字,然后叶孤城就看见了人如潮水般涌了过来……枪林闪耀着无尽星芒,刀海迫出了无穷的寒光。

    陆小凤苍白的脸上,有着惊愕、惊惶、惊恐、惊魂、惊悸的表情,谁也不知道他瞧见了什么,谁也难以理解他此刻的心情。

    他用难以置信的颤音,说道:“你……你们……你们居然……”

    任意的咳嗽打断了他的话;当任意走了出来时,目光又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御林军,大内侍卫,都来了……现在才是紫禁城显露威风,显露煞气的时候,可是面对这些,他却笑了!

    他一笑,所有人都一凛,一颤!

    听过几名禁军的描述,见过所述场景的他们,再看任意时,那眼神已不是单单的骇然可以形容。

    人怎会做出这种事来,人怎能办到这样的事……

    任意站在他们面前,那些的威风、那些的煞气似乎都瞬间消失。他的出现,他一个人仿佛就压着他们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

    任意笑的似乎真的很开心,一向冷静镇定的魏子云,现在已是连话也说不清了:“你们……你们到底……到底做了什么!圣上……”

    一盏灯,两个人。

    王安提着一盏灯,跟在一个人后……这是一个很英挺的年轻人,身上穿着黄袍,下摆八宝立水裙。

    陆小凤看见他,失声道:“你没有死?”

    话刚一出口,人都已跪下:“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一眼而去,陆小凤面露惊容骇色,呆立颤栗……短暂失神后,方才醒悟,立刻跪拜,而西门吹雪眼中只有另外那个人……

    皇帝似乎没有怪罪他,只转头轻声道:“念吧!”

    王安手捧诏书,大声道:“奉天承运,天子诏曰,禁军统领常青意图谋反作乱,已毙于御书房内,白云城主叶孤城、第一公子任意因护驾有功,擅闯禁宫不予怪罪。”

    见着天子身染鲜血,再听诏书,宫内之人无一不心惊胆战。

    王安道:“圣上,已昭太医,您还是先回寝宫吧,龙体要紧。”

    皇帝柔声道:“叶城主也受伤不轻,不若……”

    任意打断道:“我等不过是江湖人,圣上还是先回寝宫罢。”

    ……

    谁也想不到他竟敢如此与天子说话,更没想到的是天子真把地方留给他们。

    任意看着叶孤城道:“你还要与他一战?”

    叶孤城点头:“何必还作改期!”

    西门吹雪看了眼他身上的伤,开口道:“不要紧?”

    叶孤城笑道:“不过皮肉之伤。”

    “好!”西门吹雪道:“你掌中有剑,我也有。”

    叶孤城道:“对!”

    魏子云抢着道:“禁军统领谋反,宫中发生此等大事,你二人不可再待在宫中!”

    西门吹雪道:“我与叶城主一战,生死荣辱!”

    任意微笑道:“那就回太和殿吧。”

    屠方道:“你们好大的胆子,难道你们还敢……”

    话还未完,任意突然瞥了他一眼……

    只是一记眼神,屠方却是任何话都说不出口了,他在任意的眼神中,没有看见杀气,没有看见煞气,只有风轻云淡,云淡风轻。

    可这样的眼神,他竟觉自己如此卑微,如此微末,他的人就如那眼神那么淡,他的命就如眼神那么轻。

    任意走了,他先走,走去的方向正是太和殿。

    没人敢拦他,所有人都为他让开了道……然后叶孤城、西门吹雪,都沿着这条道,随了出去。

    陆小凤一直注视着那条背影,一边看着,一边想着,还在一边颤抖着。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