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一百四一章 惊天大事!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陆小凤问道:“像他这样的人,一定不会说谎对不对。”

    花满楼点头道:“对!”

    陆小凤道:“他不会说谎,既如此说了,那他的医术也该如他所言一般‘无人能及’,任意既然来了京师,就没理由不来观看这场决斗……”

    没人应他的话,所有人都看着陆小凤。

    司空摘星听不懂,问道:“陆小鸡你到底想说什么?”

    他喃喃道:“他不仅该来,甚至也该出手医治好叶孤城的伤,不然这场决斗将毫无意义……”

    现在有人听懂了。

    木道人道:“可是他并没有来,而且叶孤城伤也还未痊愈。”

    陆小凤嘶声道:“这就是最不对的地方,他来到了京师,不为观看这场决斗又能为什么?他为何不医治叶孤城?”

    说着时,他的目光就落在了叶孤城身上。

    花满楼想说些什么,但话还未出口,陆小凤却先动了。凌空掠起,动作轻灵矫捷,一掠直向叶孤城。

    司空摘星大呼道:“他以为叶孤城受伤自己就能……”

    话没说话,剑光就飞了出来,这一剑来之甚快,一剑向着陆小凤的咽喉刺了过去。

    陆小凤不仅不退,还在抢近,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刹那间,他出手了!他伸出了两根手指,一夹!

    没有人能形容他这两指一夹,时机拿捏的精准与手法使用的巧妙,但更没人能想到陆小凤居然可以轻易的夹住剑锋。

    叶孤城也很惊讶!

    陆小凤厉声道:“你是谁?”

    所有人都愣住了!

    叶孤城嘴角还有血迹,却仍然冷冷地道:“你不认得我?”

    陆小凤大喝道:“我当然不认得你,因为我认得叶孤城的剑法,这里还有人也认得。就是因为认得他那天下无双的剑法,所以我不认得你!”

    木道人率先开口,大声道:“他不是叶孤城!”

    花满楼也道:“他的确不是!”

    一片哗然,叶孤城环顾一周,冷笑道:“我的确不是叶孤城。”

    说完,他伸出手了左手,在自己脸上用力的一抹一扯,竟从脸上撕下了一层人皮……原来却是个制作极为精妙,极为精致的人皮面具。

    人皮面具后,是一张枯瘦丑陋的脸。

    陆小凤并不是不认得他,这人赫然是那日在春华楼上,跟在杜桐轩身后的神秘黑衣人。

    这人为何要作叶孤城的替身?

    决战改为了紫禁之巅,八条缎来了二十多人,陆小凤想到了这全是阴谋,他同时又想到了那日任意与吴明间的对话。

    天下在他二人看来,不过是可以随意摆弄的玩物!

    叶孤城又在哪?还有任意呢?为何多了这么多缎带,他想到了蜡像,其中一个就是宫内的大内总管。

    陆小凤脸色煞白,身子也开始颤抖了,因为他似乎,好像,明白了……

    他瞬间飞掠蹿过去,找到了魏子云道:“大内王总管是不是能将缎带盗出来?”

    魏子云道:“王总管?”

    陆小凤急道:“你只要说能不能!”

    魏子云怔了怔,点头道:“能!”

    陆小凤大声道:“现在告诉我皇上在哪?”

    殷羡叫了起来,抢着道:“你找圣上?陆小凤你是不是疯了。”

    陆小凤的声音比他还大:“我没疯,但你再不说,你们一定会疯。”

    檐下,忽有蹄音……

    禁宫内怎会有蹄音?是何人敢在大内骑马,难道活的不耐烦了?

    想也未想,魏子云立即飞掠而下,接着他们就看到了被侍卫押过来的七人。七人一身银甲,皆有佩刀,身背弓弩,是禁卫军!

    魏子云怒喝道:“你们好大的胆子,难道……”

    “有人行刺圣上,速速营救!”

    魏子云瞪着眼,张大嘴,彻底呆住了,所有人都似乎呆住了。

    ……

    他用手捂住嘴唇,咳得头都低下了,连听到他咳声的人,都能感受到他那裂肺般艰苦,以及身子的乏力与疲倦。

    皇帝还在御书房中,他神情还算镇定,就算常青告诉他,有人一路杀了进来,就算他也亲眼看见了这人是如何杀戮的……他也还是能镇定。

    任意确实累了,这体弱的毛病他也没有办法,现在他似乎是在休息,只待剑再起时。

    似乎所有人都看出来了他不过是站那休息,但却没有一人还敢上前一步。

    所有人已是胆寒,所有人已是被他杀的胆寒。

    此刻,御书房内仅剩下七八十禁军,叶孤城身上也多出了九处刀伤,三处枪伤,南王世子与王安虽还活着,却也背负着十几处伤口。

    皇帝看着黑衣蒙面之人,又看了看颤抖的王安,最后目光还是落在了另外两人身上:“天下第一公子,任意?天下第一神剑,叶孤城?”

    叶孤城淡淡道:“妙赞了!山野草民,想不到竟能上动天听。”

    皇帝道:“卿本佳人,奈何从贼?”

    叶孤城冷笑道:“成王败寇!”

    皇帝淡淡道:“贼就是贼。”

    任意忽然吐了口长气,他终于动了。

    他一动,皇帝的脸色也变了,他们在等大内侍卫,也在等御林军,皇帝大声呵斥道:“朕乃天子,尔敢无礼?”

    任意笑道:“因随性独战天下,恐任意屠宰世人。”

    话犹在,剑亦起。

    剑光,伴着琴音,筑成了神锋。

    这道如雪如玉的神锋,就在数十道刀光下掠出,倏地变作一团寒光,光芒蓦然爆开。毫无征兆,冲杀出去数十禁军咽喉飙出鲜血。

    鲜血漫在上空,迷人眼球,惊人魂魄。

    常青爆喝一声,携之大刀凌空劈下。

    这一刀力若千斤,势大力沉。可剑却是轻轻一荡……

    一剑削断了他的刀,一剑削断了他的臂,人落下的瞬间,剑光又掠了起来,仅一刺,仅一闪,剑已从他前颈喉管刺入,后颈血管穿出!

    剑立刻拔出鲜血激飞,剑随心动,心随意动,一剑接着一剑,一剑快过一剑。每一剑都伴随着血腥,伴随着残酷。

    这里的人,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等待他们的就只有剑锋上的光辉,以及死亡来临的黑暗。

    叶孤城并未动,他一双寒星,死死盯着皇帝,只待一个机会。

    机会说来就来,被护卫的天子,瞬间就被任意杀出一条血路。

    叶孤城立即出剑,也在他出剑的瞬间,七柄剑光华流窜,星芒闪动,立刻就笼罩了他。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