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一百二八章 天下赌局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绣花大盗接连做下几十件惊天劫案,是一个气焰嚣张的巨盗,而金九龄乃公门第一神捕,两个人如果说有关系,那也是兵与贼,官兵与盗匪。

    可如今天下人却惊奇发现,原来所谓公门第一神捕,正是那绣花大盗。

    此事原委,全因一人。

    第一公子任意,武功之高,世人共知,据说他以二十多岁之龄,武功已能冠绝天下,哪怕是西门吹雪与叶孤城也对其败服。

    不仅如此,绣花大盗一役,此战正在羊城内杀得南王府侍卫以及六扇门捕快血流成河,惨绝人寰。

    直可说是鬼泣神号,遮天蔽月,而一战后,据说那人全身上下竟无一处伤害,甚传连衣角也不曾破损,最后诛杀绣花大盗金九龄,萧然离去。

    那一夜,王府和六扇门共计死亡四百四十七人。

    如今的江湖都知,第一公子任意非正非邪,行事乖僻,且心高气傲,又心狠手辣,练得一身惊人绝艺,武功之高,可比神魔。

    他行事恣意妄为,全然不把天下人看在眼中。

    他的传闻已经不算传闻,更像神话传说,信之者甚少,却也不是尽无。

    多数人只当笑话罢了!不过眼下又有一件大事即将发生。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这是一场旷世决战,决战从白云城主叶孤城口中邀约,经由陆小凤传信给自己好友,万梅山庄庄主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和叶孤城乃是三百年来,江湖上最负盛名的两大绝世剑客。

    而两人之间终要决出谁是第一剑客,胜负也已演变成了一场惊天赌局。

    京师,天下风云汇聚于此,龙盘虎踞,各路江湖人士都向京师赶来。现如今,可谓全天下,全武林人士的目光皆放在了这一场旷世之战中。

    秋,秋已渐深了,枫叶已红,玉露已白。

    离八月十五中秋佳节已经快过得一月了,本该八月十五中秋之夜,秣陵的紫金山上决斗,并未展开,据说是西门吹雪将日期延后一个月,改为九月十五。

    而决斗之地,仍是紫金之巅,却已不是紫金山,是紫金城。

    今日九月十三,陆小凤也来到了京师,他刚一来就救了一位朋友的命。

    他朋友自来就很多,这个人名叫李燕北。

    李燕北身高八尺一寸,魁伟强壮,精力充沛,有着浓眉、锐眼、鹰鼻,他的脸上总给人一种残酷的表情。

    陆小凤问道:“你知道谁要杀你?”

    李燕北勉强一笑,淡淡道:“京师除了杜桐轩外,谁还有这么大的胆子?”

    陆小凤疑惑道:“这些年来你们虽然互有恩怨,但还算得上井水不犯河水,他明知你不是那么好杀的人,为何还要犯险与你接下这生死之仇?”

    李燕北苦笑道:“因为他知道我不想他死,就算他要杀我,我这段时间也不会报复回去。”

    陆小凤不懂。

    李燕北叹气道:“因为我和他对赌了,赌了六十万两银子和他所有的地盘。”

    这赌注实在不小,几乎是两人家当。

    陆小凤吸了口气,似乎明白了:“你们赌九月十五那一战?”

    李燕北点了点头道:“你可能还不知,现在江湖上有恩怨的人,几乎都在拿这一战做赌局,小赌还有,不少人直接赌家当,甚至有人直接赌命。”

    陆小凤忍不住笑道:“看来江湖上的赌鬼不少。”

    他说完,又问道:“你还没告诉我,为何你不想他死,而他想杀你。”

    李燕北又叹了口气道:“前两天的盘口是二博一,几乎所有人都看好叶孤城,当然也有不少想博大买西门吹雪的,而那时我买的是西门吹雪。”

    陆小凤懂了,这样的话,即便李燕北输,也不会输了全部家当。可是他又不懂了,既然是这样杜桐轩应该希望李燕北好好活着才是,毕竟叶孤城赢面更大。

    李燕北看了看他,发现陆小凤似乎真不知道,只能继续说道:“杜桐轩买的叶孤城,本来他自认为已经十拿九稳,可是昨日下午,叶孤城受伤了。”

    陆小凤惊呼道:“谁还能伤他?难道是……”

    李燕北知道他先说谁,先打断道:“是蜀中唐家的大公子唐天仪,据说唐天仪被叶孤城一剑重伤,可是叶孤城竟然也不小心中了唐家的毒。”

    蜀中唐门的毒,除了唐门子弟外,无人能解。江湖盛传,无论是谁中了唐门的毒,就算不死,也离死不远了。

    李燕北忽然笑道:“你是不知,这消息一传入京师,那些买叶孤城的人,个个心急如焚,还有不少人甚至直接上吊自尽,或者挥剑自刎。不过大多数人都开始暗杀与自己对赌的人了。”

    陆小凤叹道:“怪不得杜桐轩一心要置于你死地……”他话锋一转,问道:“消息会不会有假?会不会有人故意撒播假消息?”

    李燕北摇头道:“不会,因为这消息是老实和尚传出来的,是老实和尚亲眼所见。”

    陆小凤忽然问道:“第一公子任意在不在京城。”

    李燕北点了点头。

    陆小凤问道:“他在哪?”

    “春华楼!”

    春华楼也在李燕北的地盘,所以他十分清楚。

    ……

    如今任意正坐在这,在他眼前站了个年轻人。年轻人鲜衣华服,面容俊冷,神情倨傲,比他还显得不可一世。

    年轻人问道:“任意,任公子?”

    任意点头:“是的。”

    “听说你的武功冠绝天下,世间无敌?”

    “这好像也是的。”

    年轻人笑了,笑得讥诮:“我叫曹飞,长白山的曹飞。”

    他说完拿出了自己佩剑,继而又道:“这是我的剑,乃百炼精钢所铸,它虽现在还不出名,但今日以后,必定……”

    他话还没说完,咽喉上已多出了一根竹筷。

    语声戛然而止,只听这曹飞喉咙里‘格格’的响,脸上每一根肌肉都在跳动,瞳孔渐渐扩张,张大了嘴,一句话也再说不出来。

    任意瞪了他一眼,道:“废话多!”

    这种事他经历了不少,而且还如此相似,很多人说过自己名字,也很多人名字都没说,不过所有人都一样,全死了。

    语落,人倒下,这里的掌柜也是狠人,死了人不仅不慌不忙,还直接叫了两个伙计把尸体扔出去。

    这里的食客也全是狠人,不仅没一个人跑出来,反而还好整以暇的看向这边。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