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一百十七章 意外来人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江湖很小,有时候任意都感觉这个江湖根本容不下他,似乎只要他跺一跺脚,整个江湖都会随着震上一震。

    江湖也很大,因为天下间已有个独一无二的任意,却还有个小老头吴明。

    绿色的山路,现在正是黄昏。

    正值炎夏,山坡上开满了各种鲜艳的花,其中以月季和蔷薇为甚。雪儿梳着两个大辫子正在山坡上摘花,嘴里还在轻轻地哼着什么,她脸上满是笑意。

    她笑起来的时候,看来真是个又乖又听话的女孩子,若没有地上的死尸的话。

    任意的手里拿着一把刀,一把杀人的弯刀。这把刀没有人知道它的重量,也没有人知道它的形式和构造,就正如天下没有人能躲过这把一刀一样。

    除了铸刀之人,见过这把刀的人都死了,所以没有人认得这把刀。

    地上的血已干,而最后一滴血也正缓缓从刀尖滴落,金辉下,刀锋又亮如一泓秋水,弯刀被收了回去。

    死了二十一个人,这些人是谁任意并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这些人死只是因为这些人想杀他。

    任意杀人不喜欢先讲道理,又讲理由,所以他也从不会过问别人为什么来杀自己,所以二十一个人没有活口,全都死了。

    “喂。”

    雪儿板起了脸,冷笑道:“你不理睬我,我跟你还有什么好聊的!”

    任意笑了笑,转头就走。

    雪儿用一双大眼睛瞪着他,瞪了半天,忽然道:“喂,你等等人家。”

    任意走路一直都不紧不慢,雪儿就跟在他的身后,刚才她辛辛苦苦摘的花随手就被她丢了,现在她又瞪着眼,似乎想冲着这人踢上一脚。

    两人走的不快,不过幸好里羊城也不远了。

    过了一个时辰,暮色降临之时,两人也进得了羊城。

    街上有往来行人,穿插的驴车、骡车、牛车,街道的两旁,有各式各样的店铺,有的卖杂货,有的卖茶叶,有的卖衣服,有的卖花粉,一切都如此热闹。

    一个十二岁的女孩总是容易被各式各样的东西吸引,本来一直噘着的嘴现在微微张开,那双大大的眼睛似乎不够用一般。

    她拉着任意的衣袖似乎刚想说什么,不过话还没出口,任意已淡淡道:“自己去玩吧。”

    上官雪儿面上一喜,一溜烟就没影了。

    公孙兰一直跟在她的身后,任意却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风还是那么轻,夜还是那么静,沿着街道一直走,热闹也渐渐消失在了身后,这里离南王府已经不远了,所以这里更安静一些。

    任意一直走着,然后他就看见了一辆马车。

    马车就停在河边,河边有个小小的酒肆,一面青布酒旗斜斜地挑了出来,小河弯弯,绿柳笼烟这里倒是显得十分雅静。

    马车停下后,陆小凤就从马车里钻了出来,人一闪就不见了,接着一个女子也走下了马车。

    她穿着件雪白的衣服,又轻又软,人站在那,深深吸了口气仿佛在感受晚风。

    她叫薛冰,人称“冷罗刹”,也是江湖上有名的母老虎,不过当任意走过去的时候,薛冰先是惊讶,随而俏生生笑道:“我认识你。”

    任意点头道:“你也认识你。”

    他坐下,她也跟着他一起坐了下来。

    薛冰忽然凑了过来,悄声问道:“大姐和你说过我?”

    任意摇头道:“他虽然没说过你,但我知道你是她的八妹。”

    薛冰很开心的笑道:“我也没想到可以在这遇上你,几位姐姐都时长说起你。”

    任意笑道:“说我傻?”

    薛冰笑容一止,正有些尴尬时,伙计已走了过来。

    是个直眉愣眼,看起来不精灵,反而像笨手笨脚的愣头青。

    薛冰连忙道:“你给我们来几斤竹叶青,再配四碟子冷盘、四碟子热炒,最后给我杀只老母鸡炖碗汤。”

    她本想询问任意要些什么小菜,谁想那伙计瞪着她,直愣愣道:“你要这么多酒菜,也不怕撑死你?”

    薛冰怔住了,任意笑了出来。

    伙计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接着对着任意躬身弯腰,赔笑道:“客观要点什么?我们这有最好的竹叶青,还有最上等的好茶,小菜也很可口。”

    任意笑道:“要一壶好茶就行了。”

    伙计点头应声,直起腰来又瞪了她一眼,冷笑道:“吃这么多,小心以后都嫁不出去。”说完,他转身就走。

    薛冰眼睛瞪的更大了,不过她火气也更大了,人已站了起来,似乎忍不住就要动手。不过看了看身旁的人,重新坐下。

    “他为何对你掐媚讨好,对我冷言冷语?”

    任意微笑道:“因为他怕死。”

    薛冰怒道:“他难道以为我好欺负。”

    任意点了点头。

    这时,陆小凤终于走了出来,不过他板着脸,好像不太开心的样子。

    陆小凤走了过来,看了看两人,忍不住道:“你们两个认识?”

    薛冰笑眯眯道:“刚认识。”

    陆小凤看着任意,问道:“你怎么在这?”

    任意诧异道:“我的事你也要管?”

    陆小凤闭上了嘴,薛冰却笑了,悄悄道:“你很怕他?”

    陆小凤张了张嘴,又忽然没有话语,这时那伙计又走了过来……

    “砰”的一声,碗筷往桌上一摆,瞥了陆小凤一眼,转头嘀咕道:“这样一朵鲜花,却偏偏插在牛粪上。”

    薛冰本来看见他就有气,却听这话忽然吃吃笑了起来。

    陆小凤看着这离去的伙计也怔住,不过一个人出现在他眼前。

    来人背着双手,穿着一身质料极好的衣衫,圆圆的脸,头顶已半秃,脸上带着很和气的笑容,看着六十来岁的样子。

    这个小老头看起来并不特殊,可是小老头却走向了他们,笑着道:“你好!”

    任意也道:“你也好!”

    小老头和和气气的道:“路上遇着些风浪,耽误了点时间。”

    任意笑道:“你能来我已经很惊讶了,不嫌弃的话,坐!”

    小老头微笑道:“好!”

    任意道:“我叫任意,‘任其所意,随心而为’的任意。”

    小老头抚掌,笑道:“好名字,我姓吴,叫吴明,口天吴,日月明。”

    本来桌上另外两人都很奇怪的看着他们,但一听小老头的名字,陆小凤忽然脸色煞白,额头竟冒出了冷汗。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