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一百十二章 嚣张跋扈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床很大,也很软,床上的人看起来就睡得很香,因为他睡着的时候都好像还在笑。

    公孙兰就看着床上的人,任意的笑容很淡,不令人讨厌,但任意这个人却很令人讨厌,她甚至在想现在自己是不是杀了他?

    当然她仅仅只是这么一想,她并不想杀了他,而且这个男人已经睁开了眼睛。

    公孙兰被吓了一跳,任意淡淡道:“你一脸心虚的样子,刚可是想害我?”

    美目一翻,她理直气壮道:“我有什么可心虚的,你睡好了就该起来了。”

    任意坐了起来,很意外的看见了床边那打好的水,道:“你该不会喜欢上我了吧?”

    公孙兰冷笑道:“看来你还没睡醒,不然就不会做梦。”

    任意下得了床铺,有趣道:“我也希望你不会。”

    公孙兰又生气了,自从昨夜开始她就很生气,生气他拿红鞋子当诱饵,更生气他对自己的态度还是这么平平淡淡。

    若说五毒娘子时也就罢了,可现在她是公孙大娘。

    天下的女人,无论是女妖精,女魔头,女侠客,还是千金小姐、大家闺秀……但凡好看的女人都有个毛病,她们都喜欢男人盯着自己。

    偷偷摸摸也好,大大方方也罢,即便是女人面色羞赧,或者啐一声‘登徒子’,其实她们心里还是在暗喜。

    可是若一个男不说看的两眼发直,连看都不看自己,她们只会觉得这是个瞎子,这男人一定有毛病。

    “你在说我坏话?”

    任意已经洗漱好了,公孙兰又被他吓了一跳,没好气道:“我几时说话了?”

    任意平静道:“你嘴上没说,但心里一定在骂我。”

    公孙兰瞪眼道:“我心里的话你怎么知道?”

    任意淡淡道:“我瞎猜的,我觉得你应该有,所以我现在该不该劈你一掌。”

    这回她真被吓到了,一连退开了好几步,有些生气道:“你瞎猜瞎想,什么证据都没有难倒就要打我一掌消气?”

    任意问道:“是不是很霸道?”

    公孙兰粉颊带煞的点了点头。

    任意笑道:“我就是这么霸道,所以你以后最好不要在心里骂我,最好也不要让我认为你在心里骂我了。”

    公孙兰一副见鬼的样子,看着他走出房门的背影,差点忍不住又……

    客栈外,上官雪儿就站在一片花丛里,站在夕阳下。淡淡的斜阳,照着她脸上,闪烁的莹莹亮光。

    任意走过去时,她转过了脸来,这张脸已经哭花了。

    “你哭什么?”

    泪水已干,上官雪儿脸上还留着两行泪痕,道:“她骂我。”

    任意问道:“骂你什么?”

    上官雪儿道:“她骂我总是喜欢给她捣蛋,可我明明很担心她,我以为她死了,我还为她哭了很久。”

    任意点头道:“接着呢?”

    上官雪儿忽然抽泣,泪水又忽然落了下来。

    “结果她走了,她骂我后就走了,她不要我了。”她的声音愈说愈大,愈说愈气,哭出来的样子,也愈来愈凶,然后任意也走了。

    上官雪儿想去追他,可是刚跑几步,人影就消失了;她回头想找另外个女人,当然她也没有找到,只能跺一跺脚,扭头就跑。

    ……

    暮色缓缓降临,珠光宝气阁的后山都隐入了暮色当中。

    这座山并不高,却很拔秀,上山的路还是很好走,上了数里,远远的已经可以看见一点灯光,在这暮色下,灯光在远处倒也明亮。

    公孙兰看着他不徐不疾的样子,忍不住道:“我们不能快点?”

    任意连说话也不紧不慢道:“又不是去投胎,快什么?”

    她忽然显得很烦躁,因为这个人似乎还有兴致欣赏景色,不过再长的山道终有尽头,他们从树林里穿过后,也终于来到了小楼下。

    公孙兰走在这条小路上,有些小心翼翼,无论是谁要去青衣楼的第一楼都不会轻松,当然这个人不同。

    这条路他不仅走的轻松,还走的潇洒。

    公孙兰问道:“你难道不会怕?”

    任意沉吟一会,道:“我也怕死,不过死好像离我很远。”

    江湖从不缺杀机,江湖到处都是杀机,公孙兰冷笑,正想讥讽他几句时,忽然寒光大冒。

    嗤嗤嗤......

    破空锐响乍起,星芒闪忽间,不可计数的暗器或曲或直,或回旋或直飞,自四面八方激射而至,来的比风还急,比雨还密。

    她连忙疾退,可是任意却动也没动,只见他淡出了一掌!

    这一掌看不出任何出奇变化,但其神奥无方,仿佛将诸天斗数皆化掌间,这一掌虚空一按,纷杂暗器一件不差,忽然像被定住了一般。

    这一瞬间,仿佛连风也被定住了。

    接着在清脆的颤鸣身中,一一落下。

    手已被收了回去,可是见着这一幕的公孙兰,却是瞪着妙目,檀口微张,吃惊道:“你这人的武功到底有多高?”

    任意淡淡道:“和天下无敌差不多吧。”

    公孙兰还是瞪眼道:“那你就是说自己天下无敌?”

    任意颔首道:“也可以是这个意思。”

    两人走到一个朱红色的的大门前,门是闭着的。

    任意没有推,一掌拍出,大门顿时四分五裂。

    无论什么样的门,在这一掌后都必须开,公孙兰咂咂了巧嘴,竟生出一股嚣张跋扈的气势,仿佛有这个男人在身边,她都觉得自己可以去皇宫里闯上一闯。

    门后是条曲折的甬道,两人走过一段,转角处又有个大字:“转”。

    她跟着他,向着转角转了过去,然后沿着甬道来到一个石台上,迎面又有个大字:“停”。

    公孙兰又忍不住问道:“他说停你就停?”

    任意缓缓道:“石台会降下去。”

    石台果然沉了下去。

    “你怎会知道它会沉下去。”

    任意道:“说了你也不懂。”

    公孙兰问道:“你不说我如何能懂?”

    任意道:“说了你也不会信。”

    她气急,她看着他恨得牙痒痒。

    石台停下了,然后他们已来到了一间六角形的石屋里,远处还有一张石桌,桌上有一碗酒,也有个大字:“喝”。

    公孙兰道:“你喝不喝?”

    任意道:“不喝!有毒!”

    公孙兰问道:“你怎么知道有毒?”

    任意道:“我武功天下第一,医术也天下第一,你不信,可以喝喝看。”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