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一百零九章 一腔热血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地上已经又多了三个死人,活着的另外两人,如今早就失去了勇气,再也不敢出手了;而西门吹雪也正在吹着剑尖上的鲜血。

    上官雪儿眼睛瞪大,样子很乖,但小脸上却是兴趣盎然,花满楼就待在她的身边,要不是拉着这小姑娘,他都怀疑她是不是也想去掺和一脚。

    阎铁珊脸上的肉在颤抖,他对地上那些为他而死的人,眼中没有任何的伤感与同情,他此刻眼里只有恐惧。

    直到现在,其他人才能看出他的确是个老人,人越老就越是怕死,他已在为自己寻找活路了。

    陆小凤正想开口继续询问,人影闪动,水阁内又从外飞出了七个人。

    他们几乎是同一瞬间往任意抢近。

    也在这时,苏少卿拦住了西门吹雪,霍天青拦下了陆小凤,然后阎铁珊似乎就这样找到了一条出路。

    他此时正要展开轻功身法,但他却又看到了可怕,可恐的一幕……

    那七人皆是各有造诣的武林好手,他们一出手已经把任意团团围住,有两人持剑正面迎上,有三人在身后偷施暗手,又有两人分若左右。

    七人合击,本来是那般的完美无缺,纵然是他能应付如此阵仗,也势必会费一番功夫。

    寒光在夺目,锐风在砭肤,杀机在凌人……

    可事实并不如阎铁珊所想,只有一剑,又是只有一剑!

    天上地下,古今往来,这样的一剑从未出现过;所以用语言、用图画、用文字,都没有办法形容那一剑!

    那瞬间,仿佛当世所有的武功,世间所有的兵刃,天下所有的招式都尽数落空,落空在那一剑之下。

    剑光又一闪,只是一闪就再消失不见了。

    仿佛那道剑光就从未出现过一般,仿佛那一剑亦没惊现一样,但七人的兵器被削断了,七人的咽喉也被割开了。

    当断刃掉在地上时,人同样倒在了地上。

    没有人喝彩,因为所有人都浑身冰凉,就连雪儿也捂住了嘴,一脸的惊讶。

    阎铁珊当然又动不了了,他也失去了所有的勇气。

    他叹着气,颤声道:“我已经老了……老了……”

    陆小凤也同样强压心中的骇然,逐而平静道:“你的确已老了。”

    阎铁珊道:“你……你们为何要这样……这样对付我一个老人?”

    陆小凤道:“因为欠了债,总是要还的,无论他是不是个老人,他又有多老,他都要自己去还的。”

    阎铁珊突然大声道:“我欠了债,我当然会还,可我几时欠过别人的债?”

    陆小凤道:“你没有,那严立本呢?”

    阎铁珊的脸已经开始扭曲,嘶吼道:“你说的对,我就是严立本,就是五十年前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严总管,但……”

    他语声突然顿住,扭曲的脸开始在变形,因为鲜血已经在他胸膛上绽开了,就像是一朵绽放的鲜花。

    那是一截剑尖。

    霍天青铁青着脸,厉声喝问:“是谁?”

    “是我!”

    银铃般清悦的声音,如燕子般轻盈的身法,一条人影忽然从荷塘里一跃而上,带起了满身水花。

    她身穿一身黑鲨鱼皮的水靠,紧紧裹着,尽显了她那曼妙动人的身段。

    阎铁珊看着她,用出最后的力气问出了三个字:“你……是……谁?”

    双目没有阖上,但人已经死去,可是她仍用那充满了仇恨与怨毒的眼神,狠狠地瞪着死人。

    “我就是丹凤公主,我就是为大金鹏王找你算旧账的人。”

    剑是冷的,血也已冷。

    丹凤公主那双眸子里的仇恨和怨毒,都消失了,消失变成一种淡淡的悲哀。

    西门吹雪忽然站在了她身前,冷冷地说道:“你也用剑?”

    丹凤公主微微一怔,缓缓的点了点头。

    西门吹雪道:“自今日起,你若再敢用剑,我就要你死!”

    丹凤公主很想问为什么,可西门吹雪挥剑随手一抖,剑光幻成剑花,在一阵金铁鸣颤后,她的剑就断成了八九截,一截截落在地上。

    西门吹雪冷冷道:“你不配用剑!”

    丹凤公主俏脸有些发白,雪儿当然看见了她表姐,不过她眼神很古怪,她再看上官丹凤时有些陌生,又有些说不出的熟悉之感。

    任意轻笑一声,微微摇头……他已没兴趣再待下去了,走到了小丫头身边,拍了拍她的脑袋。

    “走了!”

    雪儿昂着脸,有些迷糊的应了一声。

    花满楼也跟着他二人,向水阁外走去。

    所有人都该走了,陆小凤也一样,可他没想到那位阎家的少卿竟拦下了那个人。

    苏少卿脚步还很沉稳,但脸上已没了血色,他站在出水阁的必经之路上,说道:“我是峨眉的苏少英。”

    任意顿住了脚步,道:“你想对我出剑?”

    苏少英点了点头,眼中闪出了光辉,道:“那种……那种剑法,我还想见一次。”

    任意笑着摇了摇头,没有理睬他,人就从他身旁走了过去。

    花满楼轻轻一叹,他已能猜出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了。

    苏少英足尖轻挑,一柄剑已弹起,落在了他手中。他毕竟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只觉得被人无视有如羞辱,胸中热血与怒火一齐上涌。

    身形一闪再度拦下要离开的人。

    “我一定要再见一次!”

    他手里的剑已挥出,剑法中除了轻灵之外,竟还带着刀法大开大阖的刚猛之势。

    这是峨眉掌门,独孤一鹤独创的“刀剑双杀七七四十九式”,他自投身峨嵋就一直用心钻研,勤加苦练。

    如今他已在刀法上已有了极高造诣,又将刚烈沉猛的刀法,融入峨嵋灵秀清奇的剑法当中。

    一柔一刚,一沉一盈,融成剑中可谓妙到毫巅。

    剑光疾去,任意却随意弹出了一指。

    指锋比剑还利,比刀还锐,这指劲之强、指法之妙,使得这一指甫发,便切进了剑光之中,摧断了剑锋,斩落了剑身。

    只听“叮叮叮叮……”一阵轻响,断刃四射,激飞而去。

    苏少英一剑使出,竟发现长剑只余剑柄扔在手中。

    任意淡淡道:“我没杀你并非我为人宽厚,只是因为现在我不想杀你。若你还要纠缠,你会死,你师父也会死……兴许峨眉派都不复存在。”

    他淡淡的说完,又缓缓的走了出去。

    这一次苏少英再也不敢阻拦。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