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九十二章 红旗镖局,铁开诚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雨越下越大,楼外忽然响起一阵“隆隆”的车声,一行镖车疾行,正从街上使过来。

    先首的镖车上,一面红旗在风雨中依旧招展,正面绣着一个斗大的“铁”字;反面绣着一柄银光利剑与二十八枝穿云箭。

    这一面就是红旗镖局的令旗。

    早在三十年前,连山一带盗匪猖獗,也在他们气焰最盛时,忽然出现了一人。就是这人独闯连山,以随身佩剑以及二十八枝穿云箭,直接扫平了连山十八寨所有盗匪。

    据说此人身负的大小伤一十九处,飘然离去,而这个人正是红旗镖局的总镖头,有号‘铁骑快剑’铁中奇。

    三十年过去,红旗镖局之大名已响彻大江南北,如今的绿林豪杰见着这面镖旗,纵然不望风而逃,却也没人敢动红旗镖局的镖了。

    风雨捶打,天空电闪雷鸣,可车轮声,马蹄声,趟子手的吆喝声依旧有条不紊,可见红旗镖局纪律如何严明,严谨。

    任意回头看了看这女人,道:“你惹的麻烦似乎很大。”

    薛可人倒也不加掩饰道:“我是铁中奇的小妾,铁中奇已经死了。”

    任意没有多问,放下空杯,娃娃当即倒上茶水……

    她又补充道:“我只是在躲一些人才成了他的小妾,所以我绝不会害死铁中奇。”

    谢小荻问道:“你在躲谁?”

    薛可人笑道:“你可知道天尊?”

    谢小荻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谁是天尊。

    薛可人道:“我躲的人正是天尊!”

    谢小荻疑惑的看了这女人一眼,不解道:“天尊为何要抓你这样一个女人?”

    薛可人还未回答,任意却淡淡说道:“因为他也是谢晓峰的女人。”

    听到‘谢晓峰的女人’几个字后,谢小荻双手突然紧握,显得极为愤怒。薛可人看着他的样子,心中也是好奇,不过话还问出来,足音已渐渐响起。

    大雨如注,泥水满街。

    一个年轻人慢慢的走上了楼……他一身青衣,腰别长剑,步伐从容,脸上不见喜怒,看来不过二十左右的样子。

    而在他身旁也是个气概轩昂,意气风发的英俊男儿,年纪也在二十左右;其后红旗镖局近百名镖师也都跟了上来。

    年轻人走了过来,红旗镖局的镖师也围了过来……

    他先看了看薛可人,随而对任意躬身道:“在下铁开诚,现在是红旗镖局的总镖头。”

    任意点点头,说道:“坐下说。”

    “好!”

    ‘好’字刚落,在他身后已有人送来了一张凳子。

    铁开诚落座后,直接问道:“敢问我镖局镖师胡非,是否是阁下所杀。”

    谢小荻抢先道:“杀他的人是我。”

    铁开诚目光一转,道:“你?”

    谢小荻道:“他得罪了家师,所以该死。”

    铁开诚目光一凝,却还未动怒,只微微点头道:“好,胡非得罪个各位,他该死。但这个女人我可否带走她?”

    任意摇了摇头。

    铁开诚长叹道:“阁下有所不知,家父溘然长逝,死因有诸多疑点,而她乃家父小妾,在下必须带她回到家父灵前问个清楚。”

    任意道:“还是不行!”

    铁开诚道:“为何不行?”

    任意淡淡道:“我说不行就不行!”

    听完这话后,铁开诚冷冷的笑了出来,接话而道:“江湖中的道理,本就是要在刀头剑锋上才能讲得清楚的,否则大家又何必苦练武功?武功高明的人,无理也变成了有理。”

    任意笑道:“看来你不是不懂。”

    红旗镖局的镖师们,无一不是懂眼色的老江湖,既然话说到了此处,自然已没什么好说的了。每个人的手握紧刀柄,似乎就准备同时扑上去。

    “都不许动手!”

    一声怒喝,瞬间喝止了所有人。

    铁开诚看着他,沉声道:“我一定要带走她。”

    任意道:“你只是在找死。”

    铁开诚长叹道:“我知道,但家父死的不明不白,生为人子,我一定要调查清楚。”

    任意颔首道:“出剑吧!”

    铁开诚的剑已拔出,剑锋划出一声清吟……

    剑如匹练般刺了出去。

    他不敢轻视对手,更不敢轻视这样一个对手,所以他一出手就已尽了全力。铁骑一百三十二式连环快剑,名满天下,可是他用的却不是这一百三十二式剑法。

    只见剑光一闪,剑如投梭,其迅疾惊艳了所有人。

    剑尖已离喉管不到一寸,可是那一寸的距离,忽然多了一件东西。

    任意的食指。

    “叮”地一声,剑刺在指头上,却犹如刺在磐石上一般,金石之坚,不可撼动分毫。

    剑立退,舞起周身剑花,犹如万缕银光,剑招忽紧,第二剑又至。

    他第一剑已足够惊艳,可谁也想不到他第二剑竟比第一剑还要快,还要无情。

    如此一剑,却还是被那一根指头轻轻一弹,就逼退了回来。但见剑花错落,剑气纵横,第三剑、第四剑接踵而出。

    一剑接着一剑,如流水行云,毫无沾滞,且极得轻灵翔动之妙,他出手之快,竟让人无以形容!

    众镖师看得心神恰,几乎忍不住就要喝彩。

    可惜纵然是这般无懈可击的剑,也好像遇上了克星一般,每一剑落下,必然伴着一声脆响,被一根食指弹飞。

    “叮叮叮叮叮……”

    剑光闪动间,他连出了十三剑,十三剑后,铁开诚已经停下。

    喝彩始终没有叫喊出来,那根指头就如同卡在他们喉管的异物一般,让每个人都没了声音。

    任意道:“你输了。”

    他忽又长长叹息:“为什么不杀我?对你来说轻而易举!”

    任意道:“你走吧!”

    铁开诚肃然道:“就算你放过我,此事我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任意笑道:“你又想如何?”

    铁开诚一字字道:“除非我死!”

    “总镖头何必惺惺作态呢?”

    说话的是一直在铁开诚身旁,从未开口的英俊男儿。

    铁开诚冷冷道:“曹寒玉,你此话是何意?”

    武当有七大弟子,而最年轻英俊的正是曹寒玉,不过回答他的,却又是一直在酒楼内的另外两人。

    “老总镖头死因不明,你和他上演这一出戏码,谁又看不出来?”

    两人皆是一身紫衣,他们正是金陵紫衣袁家的大公子袁飞云,二公子袁次云。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