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八十一章 难得做件好事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老苗子真是个苗人,他身材高大、强壮,人笑的时候就露出满口白牙,但他不是汉人,所以他们这样的人,日子过的不会太好。

    娃娃没有问是谁打伤他的,这样的事,她早已不是第一次见了。

    任意一直看不起谢晓峰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最主要的还是因为这一家人。

    在谢晓峰成为阿吉后,是老苗子收留了他。为了阿吉老苗子与人结了怨,最后连亲娘都被人给打死了。

    而阿吉真是‘没用的阿吉’,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人被打死,没有出手……虽然而后为他们亲娘报了仇,可人已死,报仇又有何用?

    后来谢晓峰与慕容秋荻的儿子,谢小荻又喜欢上了娃娃,可惜娃娃是青楼的姑娘……

    三少爷为了不再用剑,不想背负家族的荣耀选择成为了阿吉,最后又因为家族的脸面,又阻止了两人,这实在是很讽刺!

    这样的人,任意实在看不上,这样的人,他也本该早就杀了。

    但一个没用的阿吉,一个浑浑噩噩自己折磨自己的阿吉,任意杀了这样的人也不会觉得痛快,反而觉得很恶心。

    老苗子笑道:“娃娃,他们是……”

    娃娃抹着泪道:“这位是公子,以后我就在公子府上做丫头,这位是管事,他们来接我们一起去公子府上住的。”

    老苗子看着两人,一个白发白衣,一脸病容的公子;还有一个黑发黑脸,一脸冷若的汉子,他神情也有些犹豫,更多的是小心。

    老苗子看着他们,嗫嚅道:“我要回去问过我娘。”

    任意点点头。

    ……

    老苗子的房子很小,还很破旧,窗棂没有纸糊,家里除了一个比较大,足可睡下三人的房间,就只剩下了厨房。

    他们走进房子时,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正在厨房里煮饭做菜。

    老苗子道:“这是我的娘,会煮一手好菜。”他说完又笑道:“娘,这是公子,这位是管事。”

    他一身血已经收拾干净了,他娘并没看出什么来。

    房间内已摆好了饭桌,老婆婆笑的向他二人点头。

    凳子很旧,但并不脏。

    当任意坐下时,乌鸦十分意外的看着他,在乌鸦记忆中,这位天君可是位非常会享受的人,无论吃穿用度,说不上最好却绝不会差。

    而且这位,动辄含笑毙人,谁能想到天君还有这样一面?

    老婆婆眯着眼看着任意,道:“你肯跟我儿子做朋友?你不嫌他臭?”

    任意笑道:“他只是脏,但并不臭。”

    老婆婆笑道:“比起来你们来,我们的确穿的脏些,不过你不觉得苗人臭么?”

    任意摇了摇头。

    老婆婆笑眯眯的开始为两人夹菜。

    忽然一阵脚步声传来……

    老苗子的笑容僵硬,板着脸道:“我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脚步声听来可不止是一人,娃娃拉住了他,其实她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来的人一定不是找大哥的,而是找自己的。

    任意站起了身,乌鸦也放下了碗筷。

    当他们走出这小房时,外面已是被几十人包围住了。

    一共三十九人,每个人手里都提着把银晃晃的大刀,韩大奶奶身高七尺以上,腰围粗如水缸,粗短的手指上戴满了金饰。正因为人胖而皮肤绷紧,使得她看来还真比较年轻。

    她心情好的时候,眼睛偶尔也会露出笑意,但现在的她再难笑出来。

    没用的阿吉已经被她丢了出去,可事情绝不能这么结束。若只是个平常的青楼老鸨子或许会息事宁人,但她并不那么普通。

    韩家楼虽然叫韩家楼,却不是她的。在韩大奶奶身后还有着大老板,整个小镇都可以说是大老板的,没人可以在这里得罪大老板。

    得知有人在韩家楼抢人,打死了她十几个手下后,她立即从大老板那要来了三十八人。

    这些人不比青楼里那些没用的打手,大老板手下的人可是全会武功。

    娃娃从人群里,一眼就看见了韩大奶奶。

    她神情惊恐,语声微颤道:“韩大奶奶,我……我……”

    韩大奶奶厉声道:“臭婊子,你吃我的住我的,竟敢还跟着个野……”

    她还没说完,人却已经远远的飞了出去,又“咚”的一声,撞在矮墙上,才落下来。她整个人都已软瘫,就像是一滩泥!

    每个人都怔住,吃惊的看向一人。可是这人却没有看他们,而是捂着嘴在剧烈的咳嗽。

    一首白发,一身白衣,他的脸就像他白衣白发那样苍白,他不仅咳嗽的厉害,仿佛还羸弱的厉害,这样的人好似风就能吹倒。

    但正是这么一个人,隔空一掌竟然把一个人打成了烂泥。

    他们不仅怔住了,还愣住了。

    任意捂住嘴,咳嗽终于缓了下来。接着抬头一眼扫去,人忽然不见了。

    人影幻成白影,掠入人群之中!

    他步履玄而又玄,穿息来去,已经扬掌挥指。

    轻轻一掌,力透人骨,中者筋骨立断,人顿时被打成了几片。

    一个手持大刀的虬髯汉子最先反应,怒吼一声,高举长刀,卷起凛冽的气劲,向着任意的头顶劈将斩落!

    刀锋亮起了寒光,可是寒光刚一亮就忽地灭去,一只手已捏住了刀锋。

    稍一使力,刀锋崩碎。

    在虬髯汉子一脸惊恐中,任意一掌劈落,人一分两半,爆开了一朵美丽的血花!

    所有人脸色惨变,所有人一步步向后退。

    可惜尚不及给他们决定是跑是战,任意身挪影动,直似仙人云端漫步,举手投足,皆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飘逸出尘。

    一步落下,便是一个逝去的生命。

    他杀人如斩草絮,出招轻灵洒脱,就像纵笔挥洒、墨彩飞扬的行书写文!

    只是绘制的不是一副诗词画作,而是一个接一个的死亡,没人知道,杀人竟还能如此悠然,还能如此唯美。

    刀锋禁不住他轻轻一握,活人禁不住他轻轻一掌,一个个身影横飞倒掠,不过几息之间,所有人都被他毙于掌下。

    咳嗽声又起……只是这里已没人还能站的起来了。

    那看着就连站着都很辛苦的人,回头淡淡道:“我先回客栈,你安顿下这一家吧,好生于他们说说,我难得做件好事,你……”

    似乎是在太累了,后语他没再说下去,转身已经离开。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