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七十九章 阿吉的剑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阿吉没有姓,他就叫阿吉。

    韩家楼是个青楼,阿吉就在韩家楼,楼里有姑娘叫他晚上可以偷偷溜去她房里,可阿吉却说不敢,所以他就有了“没用的阿吉”这个外号。

    阿吉不多事,不多嘴,他在青楼做着最下等的事,比那些姑娘都下等,因为韩家楼所有人都可以吩咐他,他也在为所有人做事。

    当然,再‘没用的阿吉’也有个本事,他似乎不怕死,也不怕痛。

    有一天,韩家楼来了四个年轻人,他们白吃白喝还白嫖,当他们要扬长而去时,‘没用的阿吉’拦下了四人。

    四个人,四把刀子,他连动都没动,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阿吉就这么站着挨了每人两刀,最后这四人只能拿钱出来付了账。

    ……

    乌鸦望着雨丝,牵动了愁怀,喃喃自语地道:“好大的雨。”

    任意不经意地搭腔道:“对啊,雨下得好大。”

    乌鸦撑着伞,看着身旁病恹恹的人,心里一阵腻歪。他跟在任意身边已经有七个年头了,从最开始感觉屈辱,到此刻他已真成为任意身边的随从。

    “我们要去哪?”

    任意轻轻咳嗽两声,淡淡道:“去救个可怜人……山庄只有你一个人打理,顺便再找几个下人吧。”

    乌鸦很诧异,听到他说救人,乌鸦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他除了杀人还会救人?

    雨真的很大,檐下挂落着无数条雨线,韩家巷最有名的人是韩大奶奶,韩大奶奶就在韩家楼。当来到韩家巷时,乌鸦很惊讶,但当他们走进韩家楼后,他反而不那么惊讶了。

    天君也是人,天君也是男人,男人上青楼并没什么好惊讶的。

    两人刚走进楼内,一个驼着背,长得贼眉鼠眼的小厮就跑了过来。

    “两位客观里面请!”

    两人就跟在小厮的身后,被引入了雅间。

    “两位可有熟悉的姑娘?”

    乌鸦没有开口,任意微微道:“找小丽!”

    小丽是这里是客人最多的一个姑娘,韩家楼里的人都知道,她喜欢男人揍她,揍得越重,她越高兴;所以客人们都喜欢叫她“小妖精”。

    听到小丽这个名字,小厮当即笑道:“客观稍等,小丽现在正好没有客人,我这就去叫她。”说着,人已退了出去。

    任意忽然问道:“你见过燕十三了?”

    乌鸦点头道:“的确见过一面,他还在等三少爷。”

    任意道:“你试过他的剑法?”

    乌鸦沉默了半晌,不答反问道:“夺命十三剑真有第十五剑吗?”

    任意笑道:“为什么没有?”

    乌鸦喃喃道:“十四剑后的第十五剑,那一剑究竟有多么可怕……”

    任意没有回答他,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第十五剑究竟如何,他只知道,那令燕十三恐惧的一剑,定然值得他期待。

    门被推开了,一个人走进来,反手掩住了门。她有双很大的眼睛,还有双很纤巧的手,接着便是清脆而悦耳的笑声。

    可惜她还没说话,任意就先问道:“你就是小丽。”

    小丽娇笑道:“客人找小丽,小丽当然就来了。”

    看着走进的人,任意站了起来:“你以后就跟着我吧,我们该走了。”

    小丽愣住了,瞪着双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位白衣白发,脸色也同样苍白,病恹恹的年轻公子,一时接不上话。

    不过人已向门外走去了,什么话也没多说。

    门被打开,人走了出去,乌鸦走到了她面前,冷冷的道:“他说的话你该听见了。”

    小丽瞧着这人眼睛,有些惧怕的点了点头。

    “走吧!”

    小丽只能跟在乌鸦身后,一起走了出去。

    他们跟上了那病恹恹的公子,因为这位公子走的很慢,似乎他连走路都很费劲。等他们三人就要走出韩家楼的时候,有四人拦下了他们。

    四人皆拿着棍棒,一个面容狰狞的汉子道:“两位是要带姑娘去哪?”

    任意没有多说,轻一声:“杀!”

    乌鸦倏然出手,掌一抬,弹出一指,削了过去……他出指又快又狠,身形也疾走如风,只一晃,四人左肩、右胸、后背、咽喉就各被划出一道口子。

    鲜血直流,痛彻肺腑,惊恐后退。

    “有人抢姑娘了,来人抢姑娘啦……”

    忽然间又有十二个大汉从测厅里跑了出来。

    十二人各个手持大刀,看见他们三人后,群起而上。

    面对着霍霍刀光着身,任意淡然自如,仿佛没见着一般,一道刀光抢先而进,乌鸦出指,迎向刀光。

    只听“叮”的一声,汉子手中的大刀悄然摧折。食指轻弹,带起一点指劲,但就凭这一缕指风,已切开了汉子咽喉。

    紧随其后的人根本来不及反应,他食指连弹,指劲一出指端,即如剑气,急如厉电,指风破空四射。

    乌鸦一轮急攻,指劲不仅切碎了长刀,还割开每个人的肺腑。

    仅过三息,十二人就全倒在他食指之下。

    韩家楼已经安静了,小丽浑身都在打颤……

    乌鸦看了过来,问道:“全杀了?”

    任意笑了笑,伸手指了指他身后。

    乌鸦双瞳紧收,蓦然回身,在他身后七尺外,真还站了个人。

    这个人脸色比任意还要苍白,一身又脏又臭的衣衫还染着大片血迹。不管谁挨了八刀,脸色都好不倒哪去。

    乌鸦道:“你也想死?”

    阿吉双拳突然握紧,瞳孔也在收缩,道:“我不想死,而你们不该在这杀人。”

    乌鸦死死的盯着这人……他并非瞧出来这就是三少爷,而是他瞧出了这个人不简单,无论是谁,能无声无息出现在自己身后的人,一定不简单。

    阿吉默默的俯下身,拾起了一根棍棒,刀虽然全断了,但几根棍棒却没有。

    乌鸦道:“你用剑?”

    阿吉没有回答,还是喃喃道:“你们不该杀人,不该杀人!”

    他此刻已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他头发虽然是那么蓬乱,衣衫虽仍那么脏臭,但面容看来已不再憔悴!

    他憔悴的脸上已焕发出一种耀眼的光辉!

    手中虽并不是一把真的剑,只不过是青楼打手用的木棒,可是一到他手里也变了,变成种不可思议的杀人利器。

    阿吉的剑刺了过去,出手很轻,轻飘飘的点向了乌鸦手腕,正是那杀人之手的手腕。

    明明很轻,但剑却疾快,这一剑似乎破开了风,剑还未到,森寒的剑气已砭人肌骨!

    乌鸦脚步一滑,后退了一丈,可剑已随着变招,笔直追来,就在刹那之间,便已向他的肩、胸、腰,刺出了八剑。

    乌鸦双目精芒绽射,身形展动,食指挥弹。

    他一边避开刺来的剑,一边挥指切去。

    纷飞指力,去势不绝,只见这棍棒被削去了一截又一截,但剑依旧没有停下,它每短一截就再快一分,两人距离越近,指劲越是厉烈。

    然而乌鸦的衣衫,竟先裂开了几道口子。

    他暗自惊惧:这人到底是谁?他用的是什么剑法?为何他的剑竟比燕十三的第十四剑还可怕?

    容不得他细想,也容不得他再发出一指了,剑法疾吐,这已是最后一剑。

    这一剑美妙之极,有如春花藏蕤,彩蝶飞舞……但这一剑也迅疾无比,宛若惊芒掣电,似箭如梭……

    只听骨节响过,人与剑同时停下。

    乌鸦脸上失去了血色,满头冷汗如雨,他的右腕已被敲碎了。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