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七十八章 意外的弯刀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这里是个边陲小镇,小镇五方杂处,茶馆上,酒楼内,客栈里,到处都在说着江湖趣闻,武林传说。

    茶馆,任意就要了一壶清茶,他用一只小盖碗慢慢的啜着茶,茶叶并不太好,但他依旧在细品!

    这种茶,任意平常根本就不会入口,他平日也只会出现在酒楼这种地方。不过现在他的身子实在不宜饮酒,除非心情不错,不然他也真不会饮酒了。

    在他耳中听着江湖闲事,手里品着清茶,然后茶馆就又来了四位客人。

    为首的,是个身穿青衫的年轻人……他大概二十许间,穿的很得体,衣衫剪裁很合身,剑眉星目,清秀英俊,且气质不凡。

    而在他身后跟着三人,一个满面虬髯,目光就如鸷鹰般锐利,身材如塔一般的大汉。另两人则是一对夫妻。

    丈夫外貌普通,身材普通,妻子却是娇俏玲珑,尤其是那一双眼睛,足可勾魂摄魄。

    四人走进茶馆后,这里就离开了不少客人,接着他的目光就落在了他们的兵器上……

    塔一般的大汉身无常物,没佩戴兵刃,可另外三人都带了柄刀!夫妻的刀四尺九寸长,两人、两刀都握在手中,即便落座后他们也紧握着刀鞘。

    年轻人的刀就放在桌上,也正是这柄刀吸引了任意的目光。

    刀很短,刀身却长三尺,之所以说刀很短是因为这柄刀是弯的。天下间任何一柄刀都是弯的,可这柄却尤为。

    刀,弯如新月,弯如圆月,任意从未见过这样的弯刀。

    “阁下似乎很好奇在下这柄弯刀!”

    任意抬眼看向青年,微微咳嗽后,点头笑道:“的确很好奇!”

    年轻人笑容很淡,却令看见他的人,无论男的女的都有一种如沐春风之感。他露出淡淡的笑容,好奇的问道:“你认识我这柄刀?”

    任意摇摇头,又点了点头,在年轻人更加疑惑时,他道:“要看过才知。”

    年轻人道:“你想看?”

    任意颔首道:“的确有些好奇。”

    年轻人站起了身,拿着刀也走了过来。

    “少主!”“少主!”“少主!”

    刀递过来时,身后三人惊声齐呼,不过被年轻人抬手止住了。

    任意接过刀时,发现这是柄连鞘的刀;刀已出鞘,带着一声清吟,黑黑的刀鞘,弯弯的刀身,刀锋是青青的。

    青如远山,青如春树,刀芒带着一丝妖诡……

    任意笑了,虽然他第一次见这柄刀,但他却也认出了这柄刀了。

    年轻人忽然道:“你不怕?”

    任意抬眼,看着他说道:“怕这柄刀?”

    他点了点头,轻叹道:“自我十二岁拿起它后,十年来谁都很怕它。”

    任意淡笑道:“这是好事,一柄刀如果人人惧怕,那它绝对有它惊艳和出彩的地方,可惜……现在它还少了七个字!”

    年轻人疑惑道:“少了七个字?”

    任意点头道:“小楼一夜听春雨……没这诗句,弯刀缺了一点韵味。”

    年轻人不解道:“为何要有‘小楼一夜听春雨’七字?”

    任意看着他,含笑道:“以后你会明白了。”

    年轻人微微皱眉,逐而松开眉梢问道:“你现在认不认识我这柄刀?”

    任意道:“的确认识。”

    刀已还了回去,但此言一出,那三人脸色顿时一变,他们手中似已蓄劲,而他们看任意的目光,也隐隐透出了一丝杀气。

    任意好笑道:“三位如此目光看着我,难道是嫌命太长了?”

    夫妻二人两手已按在了刀柄,铁汉双掌似乎就要拍出,但年轻人却再制止了三人。他定睛打量着眼前人……

    银发白衣,却十分憔悴,脸色苍白带着病容,眼前人仿佛就是个随时都会倒下的病弱书生。

    “你是天君?”

    听到这话,身后三人都露出动容之色。

    任意道:“我不像?”

    年轻人肃然的点点头,道:“的确不太像,你看着病的很严重。”

    任意又咳嗽了几声,语声有些虚弱道:“我现在的身体,确实不太好。”

    年轻人叹道:“想不到天君已成了……”

    任意打断道:“我不太喜欢听这些话。”

    年轻人歉意道:“是在下失言了。”

    任意淡淡道:“出刀吧!”

    年轻人惊讶道:“你让我出刀?”

    任意笑道:“你不也有此打算?”

    他的目光突然凝重起来……

    “在这出刀?”

    “这很好,不用走,不用动,我现在每动弹一下,都感觉有些疲累!”

    刀再被拔了出来,刀鞘就在刀柄之后,而他身后三人已经退开;他们看着刀的目光,如见神魔般的畏惧,他们看着人的目光,也如见鬼神般的惊恐。

    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柄弯刀的可怕,这不仅是柄神刀,还是柄令人丧胆的魔刀!

    人已站起,站起的人看着坐着的人道:“我不会留手,这柄刀也不容我留情!”

    任意微微一笑:“如此最好,你若留情,你们四个都要死。”

    年轻人认真说道:“天君之名,我教流传两百余年,无论你是不是昔年那位天君……”

    后语顿住,他目光中已凝出一股凌烈的杀意。

    霎眼间,他仿佛身心都浸入刀中,而弯刀也仿佛已与这天地溶为了一体。这一刹那,他太安静,也他太冷了。

    他就这么静静地,冷冷地看着任意,在他的感觉中,此刻就算是真正的神灵站在自己的面前,自己也能一刀中分。

    这种自信,这种自负,在出刀的一瞬间达到了极点!

    它,当者必死,这一刀,威力无俦!

    刀已经挥了出来,来的突然,来的毫无征兆……弯弯的刀,弯弯的刀光,开始时宛如一弯新月,忽然间就变成了一道飞虹。

    一刀直劈,直劈来的刀朴实无华,简简单单,天下间谁都会这么一刀,但天下间却没人能劈出如此极限的一刀。

    在这种微妙的极限之中,刀的力量、速度,还有拿捏的时机与精准都达到了几乎完美的地步,

    没有人能看得出这一刀的变化,因为刀光一起,刀就不见了。

    谁也不知道刀会从何处落下,因为刀未落之前,谁也见不着这一刀。

    但……

    刀光一闪,刀……被捏在了掌间!

    他们瞪大着眼,屏住呼吸,一脸匪夷所思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他灌注生命外,所有力量的一刀,此时此刻就这么就被人拿捏在手中。

    手已松开,任意看着自己的手,眼神闪烁着很复杂的光辉……苍白的手,什么都没有,可是忽然间就有了一缕颜色,红色!

    红色是血,血从虎口处流下,这是任意第一次受伤,他不仅惊讶,还……心有余悸么?似乎还谈不上,但这绝对是种难言的悸动。

    任意站了起来,开心地笑着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

    “若再给你五年,这一刀将会更利!”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