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七十七章 将死之人!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夜很深了,星已渐稀,月已将沉,在过不久,黎明即将到来,东日也会升起。

    在淡淡的月光下,在流动的湖水中,有着一叶扁舟。

    小舟上,坐着一个枯寂的老人。

    老人手里拿着一把刀,刀削在一根木棍上……他的手很稳,他的刀很快,四尺长的木棍在七寸长的刀下,很快就被削成一柄木剑。

    他手抚在木剑上,又轻抚着剑锋……

    淡淡的月光洒在他脸上,他脸上带着种奇怪,复杂表情。

    有点兴奋,有点怀念,他的眼睛盯着剑锋,射出了恐惧又炽热的光辉。接着他握住剑柄,慢慢的站起来。

    等他站起时,才会发现,他虽然看着年老,但他的背脊却挺的笔直,似如铜浇铁铸一般,任何事,任何人都不会打垮这样一人。

    他已完全站了起来,就在这一瞬间,好像发生了什么惊人的变化。

    他人焕发出生气,屹立在那,天地间仿佛只有他一人,不会倒下的一个人。

    轻飘飘一剑刺了出去,看似平平无奇,却也让木剑仿佛散发出了光辉……

    无论多可怕的剑,都要人用,剑本身是死的,但他的剑已是活了过来!

    一剑刺出,本来毫无变化,可是变化忽然间就来了,来得就像是风那么突然,来的就像风那么自然。

    一剑后,再出一剑,他轻描淡写,挥洒如意,剑法登时一变再变,剑法轻灵,倏刺倏削,身与剑合,一瞬间就已刺出了十三剑。

    第十三剑后,所有的变化都似已穷尽,就像风止,就像水竭。

    他的剑好像在慢慢的死去,很慢很慢……虽然慢,却还是在求变,忽然又一剑挥出!

    不着边际,不成章法,简直就像胡乱挥舞,但这一剑又重新散发了光辉,就像清风虽然止住,狂风突然来临;湖水突然竭止,海水突然翻涌。

    第十四挥出时,仿佛伴有龙吟清啸,似乎天地之气也为之一荡。

    他终于停下了……

    人停下了,可是手却在颤抖,剑锋也在震动,他好像控制不住了木剑,“啪”的一声,木剑断了!

    被他的真气拗断了,他似乎是在扼止着什么可怕的事情。

    剑虽断了,人还是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他气喘如牛,满身大汗如雨,眼神带着深深的恐惧,一种常人所不能理解的恐惧。

    黎明,一抹斜阳洒了下来。

    他已不知站在这多久了,直到脚步声才让他再次动弹,转过了身去。

    一个人慢慢的从枫林中走来,来人乌衣乌发,乌黑的脸上仿佛带着种死气。

    小舟并未靠岸,来人飘落在小舟上,他带着酒,两人一同坐了下来。

    “七年未见了。”

    “嗯!”

    “乌鸦还是那个乌鸦?”

    “燕十三好像也不是那个燕十三了!”

    燕十三问道:“你的剑呢?”

    乌鸦道:“我已经不用剑了。”

    燕十三道:“你不用剑了?”

    乌鸦没有回答,他把那七寸的小刀捡了起来,弹出食指,轻轻一划!

    刀刃断了,被食指削断了,燕十三赞叹道:“好指法!”

    乌鸦道:“‘拇指通幽、食指切金、中指碎石、无名指定身、尾指破气,五指出,神印成!’这是一套指法,可五指练成后又成了一招掌法。我只练了食指,练了五年。”

    燕十三道:“他传授你的?”

    乌鸦点了点头,道:“我实在经不住这套指法的诱惑,可惜我这一生也凝不出最后那一掌‘神印’。”

    燕十三微微颔首,问道:“他还好?”

    乌鸦忽然笑道:“你肯定想不到他这几年来都在做些什么。”

    燕十三也笑了起来,又问:“你说说看!”

    乌鸦含笑道:“五年前,我以为他死了。一个人经脉尽断,绝了呼吸,停了心跳,你说这是不是死人?”

    燕十三点了点头。

    乌鸦大笑道:“这样的人,纵然华佗在世,扁鹊复生也救不活,可他七日后竟然又活了过来。”

    燕十三瞪大眼睛道:“他的病治好了?”

    乌鸦摇了摇头道:“他虽然活过来了,但也成了一副将死的样子。”

    燕十三道:“何意?”

    乌鸦道:“等你见着他时,你既会明白了。”

    微微一顿,乌鸦又道:“你还在等谢晓峰?”

    燕十三点了点头:“我在等谢晓峰,他也在等我。”

    ……

    幽静的院落,一塘池水旁立了一座石亭。

    亭内,有人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壶酒,一杯接着一杯,有风吹过,掠起了池水中淡淡的清香。

    亭内的人忽然咳嗽了起来。

    咳得非常剧烈……他用手捂住嘴唇,呛咳得腰也弯了,但凡听到他咳声的人,都能闻之那断肠裂肺的艰苦。

    任谁看着他都会觉得他是一个将死之人,可当他咳声停下后,他又举起了酒杯,饮下了酒水。

    五年前,他断绝经脉,用摒弃一切,蜕化新生,脱胎换骨的方法治愈‘未老先衰’症。任意就在那生死之间,徘徊了七天。

    要不是他用济生散、还魂丹、护心丸保住心脉气血不竭,怕这一去真就回不来了。

    从生到死,从死到生,这作茧自缚,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方法虽真治愈了‘未老先衰症’,但如今因经脉重新育养,他已成寒弱体质。

    也辛好,只需把周身所有穴窍打通,既可洗尽一身寒弱体质。

    微微的脚步声……

    一袭轻纱般的白衣,犹似身在烟中雾里,女子三十许间年纪,除了一头黑发之外,全身雪白,面容秀美绝俗,只是肌肤间少了一层血色,显得苍白异常。

    可是比起她来,任意的脸上更显苍白,毫无血色。

    她来到任意的跟前,樱唇轻启,柔声道:“你这样还能喝酒?”

    任意道:“本来连碰都不能碰。”

    慕容秋荻道:“那么你为什么要喝?”

    任意道:“喜欢就喝,开心就喝,没有为什么!”

    慕容秋荻道:“昔年的天君,真是你?”

    任意点头道:“应该是了!”

    慕容秋荻黛眉微蹙道:“为何是应该?”

    任意淡淡道:“说了你也不懂,我也懒得多说。”

    慕容秋荻并不动怒,只是微笑着说道:“现在的你还可以杀人?”

    任意叹了口气道:“你大可找几个不怕死的来试试。”

    说着,他人站了起来。

    慕容秋荻道:“你要去哪?”

    任意道:“我好久没出门了!”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