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六十六章 该是结束了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在这残秋泛霜的时节,天下间还能拿把折扇故扮潇洒的人还说不少。

    可故扮潇洒,扮的与任意这般不伦不类的,却是极有可能仅他一人。

    他实在太忙了!

    也不知从何处弄来一张躺椅,人懒洋洋的躺在上面,躺在阳光下;一只手执书,一只手摇扇,还有另一只手把剥好的糖橘,送进他的嘴中。

    未了,这只柔荑玉手,还得伸出纤纤玉指帮他翻开书页。

    沈璧君浑身都很不自在,瞧他这一副快死的模样,也不知该气还是该笑。

    她总感觉这人又这么讨厌起来,可自己又不知该如何去讨厌他,这样的人她从未见过,她相信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再见着这样的一个人了。

    璧君看了眼任意,这快死的模样,脸上又全然享受之色……

    她刚想起身离开,不再理睬他,忽然就传来了动静。

    动静挺大的,似乎是有人闯沈家庄。

    这天下间绝没有谁有这么大的胆子,这天下间唯独一人会这样做。

    沈璧君想到了是谁,也见到了来人!

    两柄刀都在她手上,一柄未出鞘的割鹿刀,还有一柄没有刀鞘,直接被她握在手里。

    刀锋霍霍,风四娘风风火火的闯进了沈家,又风风火火来到了后院。再见着这男人这要死的样子后,她差点直接把刀都扔了过去。

    风四娘几乎气破了肚子,神情十分凶悍的道:“你这什么意思?”

    任意眨眨眼,道:“什么什么意思?”

    风四娘怒道:“老娘差点成亲了你知不知道!”

    任意点头道:“自然晓得,不然又怎会叫人给你送贺礼。”

    刀光一闪,刀飞了出去。

    沈璧君本还瞧着热闹,忍着笑意,见着如此一幕也被吓了一跳。

    任意挥扇一拂,这柄刀已飘落在了石桌上。

    风四娘忍着胸中邪火,大声道:“你想怎么样?”

    任意淡淡道:“娶你!”

    风四娘冷笑道:“你以为老娘会嫁给你?”

    任意微微一笑,道:“你以为现在你想不嫁就能不嫁?”

    风四娘一愣,又冷冷的道:“你信不信老娘现在就死在这。”

    任意也愣了一下,继而笑道:“那你死给我看看。”

    风四娘瞪着眼……璧君见此,忍不住拉了拉他的衣袖,谁想忽然间一片晶莹的刀光亮了起来,伴随着一声如龙吟般的刀声。

    刀锋竟已真向那丰润香颈抹了过去。

    任意倏然出手,扬手弹出一指。

    一缕指风从指端锐出,指风破空而去。

    只听“叮”地一声,割鹿刀被弹飞了出去,落于地上,侵入地底,只余刀柄。

    “没死成,你气不气!”

    气,当然气,邪火直上,特别是看着他那讨厌的模样,风四娘快气炸了。

    “扑哧”一声,沈璧君已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任意见她大有再去拔刀的意思,轻轻一咳,出声道:“好了,算我怕了你了,你无非是怪我没去抢亲,何必故意抹脖子来吓我。”

    风四娘脸不红心不跳,大声道:“你真以为我看上你了?”

    任意好笑道:“要不你回去再找下杨开泰娶你,这次你大可放心,我随后就到,也定然会在成亲前把你抢过来。”

    风四娘双手叉腰道:“你真娶我,那璧君又该如何?”

    任意道:“自然两个都娶!”

    风四娘冷笑道:“你想得倒美。”

    这时,再起足音……

    沈义不知为何又跑了出来,他一边跑一边擦着汗,道:“姑……姑爷,外面有人,有两位客人找你。”

    任意讶道:“是谁?”

    沈义颤声道:“一位长得十分漂亮地姑娘,不过那姑娘看起来很孱弱的样子。还有一位,他……他说,他叫萧十一郎。”

    任意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你家姑爷魔尊这么大名头,你怕个什么劲。”

    说完人已起身,瞥了一眼风妖精,淡淡道:“我人要走了,你大可在我离开这段时间,再去抹脖子自刎。”

    她当然不会这么傻,风四娘气的咬牙切齿,可人已飘飘然的向前厅走去。

    ……

    大厅里,老太君已在待客了,客人除了萧十一郎外,还真有位漆黑云发,白衣如雪的绝色丽人。

    只是这女子纵然容貌甚美,却是枯瘦如柴,面容也十分憔悴。

    沈太君见着任意出来,起身离去。

    他向老太君行了一礼,就坐了下来。

    萧十一郎率先开口,苦笑道:“我本不该再来打扰任兄的。”

    任意淡淡道:“可你已经来了。”

    萧十一郎无奈道:“这事,真希望任兄可以帮忙。”

    任意颔首道:“我愿意帮你,不过你除了欠我条命外,还欠我个人情。”

    萧十一郎笑道:“若萧某能还的上,绝不推辞。”

    任意点头道:“说吧,什么事。”

    萧十一郎介绍道:“她叫冰冰。”

    任意接道:“哥舒冰,我知道她乃逍遥侯哥舒天的亲妹。”

    正好奇打量着这位魔尊的哥舒冰愣住了,就连萧十一郎也为之一愣。

    “你知道我?”

    “天下事,甚少有我不知的。”

    哥舒冰惊讶道:“你……你真杀了我哥?”

    任意笑道:“你若去大明湖一找,或许还能找到他的尸,只是如今认不认的出来,却要看你的本事了。”

    哥舒冰喃喃道:“我真没想到,天下间竟有人能杀他。”

    萧十一郎道:“其实那一日后,我跟上了小公子,我怕她会是第二个逍遥侯。”

    任意淡淡道:“她成不了第二个逍遥侯,她其实也想脱离逍遥侯的控制,只是她没那本事,也没那胆量。”

    萧十一郎道:“我沿途寻着痕迹,一直在找小公子的踪迹,最后在一处断崖失去了她的行踪,不过却救下了冰冰。”

    哥舒冰道:“是我在绝崖下听到了动静,大声呼喊……”

    她继道:“我的哥哥姐姐们,生来都是畸形的侏儒,而且除了他之外,都已夭折。唯独我却是个正常的人,所以自小他恨我、嫉妒我。”

    任意问道:“我知道,是他推你下悬崖的,然后呢?”

    哥舒冰咬着嘴唇,看了眼萧十一郎,接着道:“他救了我,然后我就告诉了他我哥的秘密,我们也一起去了那地方,可是那里洞口已被毁了,我们进不去。”

    任意打断道:“好了,你二人的意思是天宗并没有因为逍遥侯的死而消失,你们猜测有人接替了他的位置对不对?”

    二人惊讶的点头,萧十一郎叹了口气,道:“现在我们也猜不到那人是谁。”

    任意道:“我知道就行了,我会杀了那人,不过你记得答应我的事。”

    萧十一郎怔了怔,没问其他,只道:“任兄要我做什么?”

    任意淡淡道:“我若有一日在江湖上销声匿迹,帮我照看下沈家吧。”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