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六十三章 惊世人,骇天地!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呛!”

    刀光升起,刀光一闪!

    晶莹明亮的刀光,宛如一泓秋水,刀光一闪后,酒杯石桌都被一分为二。

    逍遥侯站着,他纵然是站在石凳上,却依旧没高出任意一等。

    任意轻晒道:“你除了玩偶山庄,还有着天宗,这江湖上,几乎超过半数都是你天宗的人。可你若不怕我,何必集结那么多人杀我呢?”

    逍遥侯沉声道:“你若死了,割鹿刀还是我的,这天下也还是我的!”

    “你有勇气前来,已比天下人强了!”

    逍遥侯怕吗?五百六十七人中,有半数都属于天宗,属于他!

    即便不承认,也由不得他不认,可他还是来了。若是不来,那天宗就是笑话,逍遥侯也会成为笑话,因为这世间已有一个逍遥侯了,绝不容许再多出一个魔尊来。

    魔尊不死,天宗的人就会不服他,本是侏儒,他怎能再失去这些东西?

    不过他暂且还有几分自信,除了他一身武功外,还有割鹿刀在。当今天下,没人比他更能了解割鹿刀的神奇,即便铸刀之人徐鲁子也不行。

    逍遥侯身形一晃,人已化作黑影,融进了夜色中,消失在月光下。

    任意淡淡道:“若君儿有事,我会捏碎你所有的骨头。”

    沈璧君与小公子一愣,接着从上冉冉落下一个人。

    “沈姑娘若少一根头发,我把命还你。”

    萧十一郎也是个聪明人,为寻割鹿刀,他找到了小公子,又重新找到这。见着来人,小公子讪讪一笑,识趣知趣的退开了几步。

    任意看了眼沈璧君,在她满脸担忧中,柔声道:“我去去就来!”

    一步踏出,便是一道云烟残影在消散,人已出现在十丈之外,足尖轻点湖水,湖面泛起了一点涟漪,转而人也不见了。

    人消失时,一柄剑也离鞘飞了出去,飞向了湖水中。

    浮光掠影……

    月光,映着水光,泛着湖光。

    月下有人,白衣人,人在水月间闪过,再飘然而下,像蜻蜓落在荷叶上,不惊落一滴露珠,接着只是静静地看着落在另一片荷叶上的人影。

    “你到底是谁?”逍遥侯看着他说道:“一个人总会有来历,你从何而来?”

    任意脸上忽然出现了抹无人可解的神秘笑容,亦如神秘一般的说道:“世间本不该有我这般人物,我来世间只为一件事。”

    “什么事?”

    “任意逍遥,任意玩乐!”

    刀是淡青色的,刀光也是淡青色的,它如今看起来并不耀眼,也没有夺目的光芒。可是刀只出鞘,还未挥出,就仿佛有股无法形容的煞气,逼人眉睫。

    而此时,淡青色的刀光如青虹般飞起……

    飞起后,刀锋破空,忽然间,有若一声龙吟,飞入九霄。

    刀光一起,剑光也至,剑迎着刀,有若惊艳遇着风华,在这月色的长空中,化作两道灿耀和辉煌。

    刀剑相触,伴随着一声清吟般的“叮”一声,人影既分!

    剑已破开一个缺口,纵然任意引气而上,这柄剑也敌不过割鹿刀的刀锋。

    “好刀!”

    逍遥侯未做应答,他化身为虚,虚无实质,黑影也一化二,二为四,瞬间有若十六条影子……忽疾忽余,忽聚忽散,魔影纵横。

    十六条人影纵横穿插,辨不出来。

    然而任意随手一挥,一道庞然剑光骤然在湖水上横扫而过。剑刃所过之处,所有黑影顿时消散,霎时显露出逍遥侯的真身。

    任意飘然落足荷叶之上,笑着惊讶他的武功。

    刀光急落。

    急落的刀光快如闪电!

    笑容在任意嘴角蔓延,刀已落下,刀锋离眉心不及一寸,却被铁剑挡下,荷叶霎时一沉。剑锋微微一震,逍遥侯被迫开。

    就在这时,忽然又是刀光一闪,刀气从刀锋挥落,湖水被破开一线,一线直去。

    任意身形一折,登时一去,刚刚升起的荷叶随着湖水一分为二。

    逍遥侯的武功变化惊奇,时而刀法,时而剑法,更有时如枪法一般,

    两人盘旋半空,刀剑相接,逍遥侯见任意剑法无懈可击,往往意在剑先,似可料得自己所有后着,他只有乘兵器之利,要斩断剑锋,刀剑满空交战,刀光剑光幻成奇彩。

    一口绝世神刀,一口平凡铁剑,却如玉龙天矫,半空相斗。

    于空,在到水面,这把刀已和主人人刀合一,让彼此拥有神奇的,无法形容的,一种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光辉。

    淡青色的光辉向着任意劈入,削入,卷入!

    刀光纷飞,似银河匹练千道,任意迎剑而上,每一剑均有剑意未尽,他每一剑都轻盈若诗,悠美如梦,使的每一刀都无功而返。

    逍遥侯大喝一声,全身功力都引再刀锋,无尽的刀气从神刀散发出来,云雾散了,被刀气,杀气,煞气迫散了。

    如幽魂,如鬼魅。神刀在手,这一刀自上而下,似已天惊,已鬼泣!

    月光银辉照在割鹿刀上,刀光闪亮了任意的眼睛。

    无俦的刀气,逼人的杀气,凶烈的煞气……任意笑出一剑,人影刹时与其交汇,刀剑碰撞,擦出火花……

    终于,“铛”的一声!

    任意被逼退了,这是他第一次被逼退,而剑竟是断了,断刃掉入湖水,沉了下去。

    逍遥侯大笑,长啸:“你终是败在我天公子手中,你终是要死在我天公子刀下。”

    他双脚一踏水面,身形伴风,如箭一般掠空射来。

    刀光再度升了起来!

    任意抬手,手中是断剑,剑刺逍遥侯。

    他只是随手挥洒,他根本无意运聚,但这一举手、一投足、一刺出……就如一名书法大师带醉狂书,就如一位画道大家酒醉成画。

    剑意应运而生,此剑不属于翻云覆雨一千式剑法,此剑亦非最后的‘一’,此剑从未出世过。

    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剑。

    再华丽的文章,再美妙的诗词,再妙手的丹青,都没有办法形容这一剑,因为那单单只是迅疾如电,变化无穷,超然绝俗,亦不仅是优美如梦,而是这一切的结合……

    再加三分惊艳,三分潇洒,三分无上,一分不可一世。

    这一剑,惊世人,骇天地!

    就在这瞬间,断剑飞来的瞬间……逍遥侯那最强烈的信心,忽然像曝露在阳光下的春雪一般,在消融,在溶化,在消失。

    他忽然有了一种神奇的,无法形容的,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恐惧。

    然后,接着,剑刺入了刀光,消散了刀气,越过了刀锋,穿进了咽喉。

    断剑没被拔出,就留在逍遥侯脖颈之中,随着他一起掉入湖水……而任意接过了割鹿刀,足尖轻点湖面,飘身而去!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