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五十八章 挡不住的刀!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无垢山庄,坐落姑苏,山庄辉煌而雄伟。

    自从连城璧祖上创建了无垢山庄,这三百年来,无垢山庄的子弟,无论在何时何地,都同样受人仰慕,受人尊敬。

    现任主人连城璧,六岁时便已有神童之誉,且十岁时剑法已登堂奥。

    而如今的无垢山庄内,西厢一间客房,赵无极、海灵子、屠啸天,江湖中人称‘稳如泰山’的司徒中平,还有武林‘六君子’中的厉刚与另外一位,昔年巴山顾道人的衣钵弟子柳色青,尽数落座在屋内。

    这几人都是名满天下的侠客,也都是连城璧的朋友,连城璧自然陪坐在一起。

    司徒中平缓缓说道:“大盗萧十一郎夺去了割鹿刀,可惜我等联手却还未把刀夺回来。”

    赵无极狠狠的道:“没把那两人除去,当真可恨!”

    厉刚闭着嘴,没有说话。只是那眼神却如刀一般……除了锋锐还有着恶毒与憎恨,他被任意废了右臂,名扬天下的‘大开碑手’如今已成笑话。

    连城璧道:“七天前,孟家庄被人洗劫一空,家里大大小小一百多口人,不分男女,全都被人杀得干干净净。各位当然知道是谁下的毒手!”

    赵无极道:“‘大盗’萧十一郎!”

    连城璧道:“‘大盗’萧十一郎不仅窃取了割鹿刀,还作下如此大案。他真有这么大的本事,在几位联手下还能脱困?”

    柳色青淡淡开口道:“那风四娘活不成了,只是你们几个却是连一个萧十一郎也对付不了,却让我实在有些失望。”

    屠啸天道:“柳公子‘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已尽得顾道人的神髓,不过怕刘公子忘了,那婆娘可是口口声声说是那魔头的夫人。”

    赵无极脸色变了变,勉强笑道:“那日我去沈家庄时,也的确见过她与那魔头一起。”

    柳色青平静道:“那又如何?看刀会我没去,若要去了,岂能他猖狂?”

    厉刚冷笑一声,道:“他若在此你还能如此说话,那我定会对柳兄说句佩服。”

    柳色青淡淡道:“看来厉兄已被吓破了胆……也罢,听说那人甚是狂妄,那女人真是他夫人的话,定会找来,我自会好好见识见识。”

    海灵子笑道:“倒也不用柳公子大显身手,无垢山庄护院少说也有两百人,再加上庄内弟子三百多人。他们经得连公子调教,各个身手不凡,那魔头找上门来与取死何异?”

    话音刚落,忽然门外有人闯了进来。

    “不好了少主!”

    连城璧微微皱眉道:“陈七,你何事如此慌慌张张!”

    陈七惊慌道:“有人……有人杀进来了。”

    “是谁?”

    “他银发白衣,却没说自己是谁,好像……好像正是传闻中那魔头。”

    厉刚豁然起身,失声道:“他……他真来了?”

    柳色青淡淡一笑道:“好,他来的真好,我们这就出迎他去!”

    陡听一个声音响起:“倒也不必麻烦!”

    声音就响在众人的身前,未见其人,却先闻声;然后就是刀光飞起,一片刀光,撷下了陈七的人头!

    刀光过后,人就出现在了众人身前。

    二十来岁年纪,一身长袖白衣,银发披肩,神态悠扬,眼神十分淡薄。根本就没人知晓他是如何出现的,而他仿佛就一直站在这一般。

    他手中持着一把刀,这把刀连刀柄才不过两尺,一滴血慢慢从刀尖滴落.刀锋又亮如一泓秋水,他们都认出了这把刀。

    刀身短巧,为女子所用,正是那风四娘的刀。

    杀声徒起,无垢山庄数百的子弟已将厢房团团围住。

    有人微微一退,任意身影一晃。

    屠啸天喝了一声:“小心!”

    刀光一闪,厉刚连忙急退……

    刀未出之前,何人能体会刀的风情和可怕?

    刀光飞起后,谁又能明白刀的辉煌和迅疾?

    厉刚退出了两步,身形却已然站住,他脸无人色,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那里什么都没有,可是又突然间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血未流出,是因为血还未来得及流出。

    他胸口绽放出一缕刀痕,刀痕激飞出血花,接着破开一道巨大的口子,露出了里面的血肉,里面的白骨。

    众人心中俱是骇然,而人又不见了。

    刀光再掠了起来,人就消失在刀光之中,刀飞到了海灵子的头上。

    因为他也动了,他才一动,刀光已至!

    绝美的刀光,绝世的刀法,绝情的刀……

    婉约中带着一分惊艳,带着一丝风情,在海灵子刚要出手的时候,挥落而下,分成两爿的人,迸出一朵的花!

    任意转过头来,淡淡的看向了他。

    他是屠啸天,在被这目光投注的一刹那,几乎哭出声来。

    他还没有哭出声,连忙拔剑,这一次终于有机会出手了,剑光暴起,闪电间划了那人。

    然而任意随手一挥,刀锋就绞在了剑光之中。

    剑光忽乱,乱如一天光雨。

    屠啸天手中的剑忽然碎成了千百片,漫扬在空中,他惊骇非常的疾闪飞退,可是刀光还是找上了他。

    刀光来得太快,一下就追上了他。

    刀光倏没。

    屠啸天连退七步,七步后鲜血从他咽喉喷洒了出来。

    人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地上已经多出三具尸体,活着的只剩下赵无极、司徒中平还有柳色青三人,任意却在此时笑了起来。

    他的笑容,仿佛就是一种嘲弄,嘲弄着他们所有的人。赵无极和司徒中平已经不敢动了,唯有柳色青轻喝一声。

    金口吞吐,长剑飞袭而出,但见他身形起处,衣袂轻飘,眨眼间连出了八剑。八剑一招紧似一招,每一剑都是中途变招,奇诡之极。

    然而这八剑竟是一剑都未建功,只在任意一投足、一旋身之间,八剑尽数落空,连一片一角都未碰着。

    剑光漫天,剑如闪电。

    正当柳色青刺出第九剑的时候,刀也挥了出来……

    刀光一起,刀就不见了。

    柳色青脸色大变,就在那忽然逸去的瞬间……那一瞬间的光芒和速度,绝非他所能想象,也绝非他所能阻挡。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柳色青的剑已停下,所有人又猜到了发生了什么。

    鲜血迸出的时候,任意已站在了司徒中平身前。

    没有人能形容他身法的速度,就如同没人能形容他一刀的速度……司徒中平想招架,又不知如何招架,因为刀根本没出;他想要闪开,已闪躲不及,因为刀已落下。

    这种刀法绝非人间所有,这种刀法的变化和威力,也绝不是人之所及。

    天上地下,已没有人能阻挡他的一刀!

    刀刺了进去,又拔了出来……赵无极眼看下一个就是自己,他想跑,可是他根本不敢妄动。动过的人全死了,谁先动,谁就先死,他能活到现在,靠的就是怕。

    可是他不动,任意却走了过来。

    脚步不疾不徐,神情漫条斯理,手中不慌不忙……

    “放……放过我,我……我……”

    赵无极说着话,话未完,便眼睁睁的看着,看着这把短巧轻便的弯刀,向自己咽喉划过后,刷地收回在衣袖之中。

    刀光连闪六下,疾地收回。

    六名武林好手就在这房间之内,谁先动谁就先遇上刀光,六人六刀,六刀后,六具尸首。

    任意把刀收回了衣袖里,他这样说道:“你比他们六人还要聪明,我不杀你,你知道,为什么吗?”

    连城璧紧闭着嘴,张了张。

    任意轻叹道:“现在杀了你,这显然是我对自己,对自己的实力,没有自信。你不用懂这个道理,因为你无论如何都不会明白。”

    他一说完,转身就走。

    人走出门外时,所有人都退开了,没有人敢拦住他,也没有人能留他。他不但对门外围堵的数百无垢山庄子弟视若无睹,而且根本就不把连城璧看在眼里。

    这比杀了连城璧更令他痛苦。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