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五十三章 被抓走的人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除了赵无极外,还有‘关东大侠’屠啸天,海南剑派硕果仅存的唯一高手‘海灵子’,再加上‘独臂鹰王’司空曙一共四位高手在,刀竟然丢了。

    谁能从他们四人手中夺刀?

    当赵无极说出了‘大盗萧十一郎’这个名字后,其他人就都走了。

    此时,小院又只剩下两人,男人和女人。

    被个男人一直盯着,沈璧君一个美妙的侧身,羞恼道:“你究竟想要怎样……”

    任意幽幽道:“人生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我无亲无故,读过几年书却不是文人,不曾久旱自无甘露之说,如今也只有憧憬‘洞房花烛夜’。”

    沈壁君颊见羞色,又眼中含泪,感觉委屈之极。

    “登徒子!”

    任意淡淡道:“登就登吧,除了登天,似乎还没甚是我登不了的地方。”

    沈壁君哭笑不得道:“怎会有你这样的人,你难道就不知何为廉耻?”

    任意淡然道:“所谓人常伦理,那不过是束缚这天下蠢材之用。我本天纵奇才,自不用在乎这些。”

    沈璧君看着他自得模样,甚感无力。

    “你武艺高强,你习武难道只为用来作恶?”

    任意笑道:“我名任意,习武自然是为了‘任其所意,随心而为’,你说是作恶却也没错。因为我这人便是如此……无须理由,无须仇怨,无论是谁,我想杀便杀。而旁人纵然看不过,心不服,也只能忍我,让我。”

    沈璧君何曾听过这样的话,难以置信道:“你居然能说出这种话……”

    任意道:“此乃实言真语,我没必要说谎骗你。”

    沈璧君大声道:“持强凌弱又算的了什么本事!”

    任意微笑道:“世事总有高低强弱之分,你强他自然就弱,持强凌弱不算本事,那什么才叫真本事?”

    沈璧君颤声道:“你……你与欺男霸女的恶人,杀人无算的魔头有何分别?”

    任意道:“自有区别,我就算是恶人和魔头,那也是天下第一大恶人和天下第一大魔头,与你武林第一美人是否很是般配?”

    沈璧君俏脸一红,羞愤欲绝道:“谁会与你般配,你持武欺人,动辄含笑杀人,若你遇到一个武功比你还高的人,又当如何?”

    任意反问道:“天下间真有那么一人么?”

    沈璧君咬牙切齿道:“一定会有,你定然会遇上。”

    任意笑着问道:“你很想我死?”

    沈璧君愣住了,若说想他死,却还不至于。只是她觉得这人甚为可恶,不仅逼自己嫁给他,还说出这样话来……

    她叹了口气道:“如若有人不分青红皂白要杀你,你会作何而想?”

    任意点头道:“没关系,就算天下人都要杀我,我也并不在意。”

    沈璧君惊声道:“你不怕死么?”

    任意摇头笑道:“非也,而是天下间根本就没人可以杀我。”

    沈璧君咬牙道:“世事总有万一!”

    任意沉吟片刻,微微一笑道:“即是真有那么一日,那时候的你,也不知已为我诞下多少孩儿了。”

    沈璧君脸色一白,颤声道:“你……你……我……”

    任意微微一笑,道:“你倒不用这么怕,至少我还不会逼你。”

    “真……真的!”

    任意点头。

    见此,沈璧君忽然松了口气;再看他时,那张脸似乎也那么令人讨厌了。

    这时,一个庄内的小婢走了过来,小稗名为小翠,长得清秀可人,近几年来是她一直服侍着老太君。

    小翠手上端着几个小菜,还有一壶酒水,说道:“小姐,任公子,老夫人乏了已经先歇息了,她特地要稗子送些吃食和酒水给两位。”

    任意看了她一眼,嘴角淡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而沈璧君已然让她放下东西了,她的确一天未曾进食,本来就饿了,再被这人气上一气,如今肚子更饿了。

    素手一探,正想吃点东西时,一只大手却先抓住了她。

    这一抓,吓的沈璧君立即抽出手来。

    “你……你想干嘛!”

    纤纤素手,温软柔滑,任意且惜且叹,随而淡淡道:“酒菜有毒!”

    小翠惊慌道:“没有毒,没有毒!任公子,婢子没有下毒,小姐我没下毒,酒菜里根本没毒!”

    沈璧君怔了怔,她自然相信她的话,却是一点不信另一人的话。

    小翠脸带惊容,神色又委屈又慌张,人弯了弯腰,好像要向任意求情。此刻刚一弯腰,只听“蓬”的一声,玉带上已有一蓬银芒暴雨般射了出来。

    沈璧君只觉眼前一花,再想闪避已来不及了,暴雨般的银芒已射向二人的脸。

    陡然,银芒急折!

    任意长袖轻轻一拂,霎时无数银针被扫向右侧树干上了。

    沈璧君被吓了一跳,再看小翠……她已经退开了几丈之外。

    小翠笑了笑,开口问道:“任哥哥怎会知道酒菜中有毒呢?”声音清脆悦耳,但绝不是小翠的声音。

    沈璧君惊呼道:“你是谁?我奶奶呢?”

    小翠顽皮般眨了眨眼睛,道:“沈家姐姐真聪明,老夫人已被我请去做客了,沈姐姐也要去么?”

    沈璧君一听,惊慌道:“你,你抓了我奶奶?”

    小翠不再应她,笑嘻嘻的看向任意,问道:“任哥哥还没回答我呢,你怎会知道酒菜里被下毒了呢?”

    任意道:“因为我除了武功天下第一外,我医术也可谓天下第一。”

    小翠拍了拍手,笑道:“任哥哥可真是位有本事的人!”

    任意笑道:“你也是个很大胆的人,你不怕死么?”

    小翠叹了口气,喃喃道:“我当然怕死了,不过我若死了,老夫人怕也要陪我了,倒忘了告诉沈姐姐了,若我半个时辰没回去,那老夫人还是要死。”

    沈璧君脸色发白,不由得看向了身旁这个男人。

    任意道:“放心,我没打算杀你,我也知道,即便抓住你也问不出什么来,你走吧。”

    沈璧君心中一紧,抓住了他的衣袖。

    小翠惊道:“任哥哥不想知道老夫人在哪?”

    任意笑道:“你会说的!”

    小翠讶道:“我如果走了,为何还要告诉你好让你去救人。”

    任意仍是笑道:“因为你就是想我去救人,所以你一定会告诉我人在哪,这样才好设下机关陷阱等我对不对。”

    小翠脸色变了,双目十分好奇的看过来道:“任哥哥原来天下第一的不仅是武功和医术,还是位非常聪明的人。”

    任意道:“你该走了。”

    小翠笑嘻嘻道:“那我现在就走,老夫人就在城南四十里外的山神庙,明日记得来。”说完人已掠上树梢,转眼消失不见。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