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五十二章 人人头疼的风妖精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庄外,风四娘去而复返又回到了沈家庄。

    当她纵身落在墙头时,就已看见在前院晒着太阳的人了。

    当今天下,风四娘从未佩服过任何一号武林人士,即便是昔年名动天下的巴山顾道人,少林寺的铁山大师,还有暗器名家,有号‘千手观音’的朱夫人亦不曾让她佩服一下。

    可那个人,那个懒洋洋的人,简直让她佩服的五体投地。

    四娘从未见过比他还狂妄,比他还恣意,比他还潇洒的人物。只是此刻再见他时,四娘已是气不打一处来了。

    从墙头飘然而下,也不怕被人见着,风四娘就挡着阳光站在他面前。

    任意阖着眼,问道:“你怎又来了?”

    风四娘没好气道:“你人抢到了,老娘的刀还没影呢!”

    任意睁开眼睛,很是奇怪道:“这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风四娘眼睛亮得就像两轮圆月,一直瞪着任意,说道:“在酒楼我们可是说好了,一起抢人,一起夺刀,你小子是想不认账?”

    任意翻个白眼道:“当初说的是我抢我的人,你夺你的刀,两者并无干系。而且我与他们动手之时,你这娘们可是闪的最快那个。”

    风四娘脸不见愧色,亦不见半点忸怩,只淡淡说道:“你不没事吗?既然没事还有何好说的,现在你只要帮老娘找到刀就行了。”

    任意白眼都懒得再翻,阖上双目,不再睬她。

    风四娘又问道:“你到底帮不帮我?”

    他不应,不响,不答,连眼皮也不再抬一下。

    风四娘目光闪动,眼波流动,再道:“你真是不帮?”

    他仍没动弹。

    风四娘瞪着眼,忽然恶狠狠道:“你若再不开口,我现在就去告诉沈家老太君,我是你过了门的夫人。”

    “虽然你岁数大些,不过我不介意!”

    风四娘大骂道:“好个厚颜无耻的小子!”

    任意睁开眼,淡淡道:“你也是个不知羞耻的婆娘,咱们彼此彼此!”

    ……

    如果是一个从来也不会难为情的女人,那么她做出任何不可思议的事来,你都不必太过惊讶,因为有这样的女人,本来就已经是件很不可思议的事了。

    像风四娘这种江湖中人人头疼的女妖精,天下间一定不多,甚至极有可能绝无仅有!

    秋风瑟瑟,树叶终见些许枯黄。

    沈家后宅,任意被家丁很有礼貌的请了过来,然后他就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幕……

    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正在依偎在另一个容色绝丽的女人身上,两人女人梨花带雨、抽抽噎噎、哽哽咽咽、呜呜咽咽、泣下沾襟。

    任意看着她们,嘴中啧啧称奇,甚至忍不住抚掌赞道:“厉害,厉害,不愧是你风四娘风妖精,还真是什么事你都干得出来。”

    他话一开口,两个女人就同时瞪了过来,妙目与美眸,伤心与悲切,仇怨与仇恨,憎恶与厌恶,除了这些还有忧,还有哀,还有无限心酸,还有无尽委屈。

    在二人的目光下,任意就好像如同一个始乱终弃,负心薄幸,简直猪狗不如,就该千刀万剐,且不得好死的狗贼。

    沈太君沉着脸,沉着声,问道:“她真是你已过门的夫人?”

    任意长叹道:“你们都此等神情了,我若说不是,你们会信?”

    沈璧君泣不可仰道:“四娘如此待你,你还对她做出此等事来,天下间怎会有你这样的大恶人。”

    风四娘悲声道:“算了璧君,他……他既已喜欢上了你,你们……你们就好好相处吧,”

    沈璧君悲戚道:“四娘你放心,就算我死也不会嫁给他的。”

    看着二人,任意又是一声长叹,曼声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沈璧君怒不可遏,娇喝道:“你简直毫无人性,你……你……”

    任意没好气道:“你给我闭嘴!”

    沈璧君一呆,任意已对风妖精说道:“刀我帮你夺!”

    一听这话,本还悲悲戚戚的风四娘立即止住了泪,止住了凄怆,止住了伤心断肠。

    “此话当真?”

    任意点了点头,风四娘嫣然一笑……

    此刻,沈太君如何看不出来自己被这丫头给骗了。也不怪她老眼昏花,两人本就对任意多有成见,可谓十足的不满。

    加之任意不道明来历,再被风妖精一番完美无瑕的故事连上,二人如何不被愚弄?

    “你……你……”

    任意忍不住叹道:“你这傻傻的模样,就连我都忍不住也想骗你一次。”

    沈璧君咬着牙,低着头,羞愧的简直无颜面见人,委屈的简直无法形容。

    风四娘轻笑道:“妹妹莫怪姐姐,这家伙软硬不吃,姐姐只能出此下策!”

    这时,一个下人走了过来。

    “老夫人,万少爷领着先天无极门的赵掌门来府上了。”

    沈太君道:“请赵掌门来后院。”

    “是!”

    下人退下,沈太君看了看那女人,又看向任意道:“你们说的刀可是割鹿刀?”

    任意点头。

    沈太君道:“你也要夺刀?”

    任意反问道:“老太君觉得我夺不得?”

    沈太君叹道:“你何必再多方树敌呢?”

    任意笑道:“我若行事诸多顾忌,那也太对不起我任意这名字了。”

    沈太君默下来。

    片刻后,万重山带着一个白面微须的中年人步入了后院。此人圆圆的脸,体态微胖,身上穿着件剪裁极合身的青缎团花长袍。

    赵无极一走来,就忍不住向着任意打量……他自然已知晓几个时辰前所发生的事,若只有一两人说,或许他万万不会相信,可一两百人皆谈于此,即便再难相信他也不得不信。

    那人就是那个魔头?

    沈太君看着护刀之人只有赵无极一个来了,似已觉出事情有些不对了。

    赵无极拜道:“晚辈来迟,有劳老夫人久候,恕罪恕罪。”

    沈太君勉强笑道:“人来了总归比没来要好!”

    “是。”

    赵无极应完,又抱拳道:“先天无极门赵无极,见过任公子,见过沈小姐,见过这问姑娘。”

    沈璧君回礼道:“见过赵掌门。”

    而任意不应不回,风四娘也是学他。

    赵无极纵然心中暗恨却也不敢露出半分不悦来。

    沈太君道:“屠啸天、海灵子和那老鹰王呢?他们为何不来?难道没有脸来见我?”

    赵无极叹了口气,道:“他们的确再无颜面来见老夫人了。”

    沈太君道:“刀丢了,是吗?”

    赵无极垂下了头。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