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五十章 有种骄傲,有种自信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一时间,原本也想出手的人熄去了心思,正要出手的人止住了身形,而那人……长袖云衣,白发如雪,神态悠扬,他的笑容依旧。

    他仿佛就没什么变化。

    但其他人,所有的人,再看他的眼神就变了……变得没有了不屑,没有了轻蔑,有的只是惊骇,只有惶恐。

    他们根本就不明白,江湖上何时多了这么一号人物。

    大厅内很静,忽然变得死一般沉寂。

    任意还是像片刻之前那样站在那里,眼神望向沈太君,似乎在等待她改变主意。

    沈太君虽然还是那般笑眯眯的样子,可她眼睛里却是连一丝笑意都没有了,垂下来的双手似乎也在微微发颤。

    这时,一个人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这个人名叫徐青藤,是武当掌门真人最心爱的弟子,拳剑双绝,轻功也好,据说他的剑法施展出来,己全无人间烟火,据说他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已被道‘天下第一剑’!

    “尊驾不觉得自己太过了么?”

    任意淡淡道:“也许……”

    徐青藤见他安之若素,毫无变化的样子,冷冷的道:“你真以为自己的武功,已经到了天下无敌的地步?”

    任意微笑道:“应该是!”

    闻之,他也笑了,笑得讥诮而冷酷,说道:“我有‘三十三手连环夺命剑法’。”

    任意讶道:“你觉得自己与他们不同?”

    “哼!”

    冷哼一声,徐青藤不再说话,剑光一闪,闪电般向任意刺了出去!

    不久前有人也是这么出剑的,但那人的一刺显然无法与他这一剑相比;这一剑刺来,竟来得完全无影无踪,谁也看不出他这一剑是如何出手,又是从哪里刺过来的。

    剑光快如闪电,每个人都吃惊这一剑。只在霎眼之间,这势若雷霆的一剑,已到了任意咽喉寸处。

    然而剑光一闪,剑锋忽然停顿了,停住时就像刺出时那样快,那样突然,却更加的令人不可捉摸,不可思议。

    这“一停”实比“一刺”更令人吃惊,因为快若闪电的一剑,赫然是被两指停下。

    若说这一剑没人自信能接下的话,那亦没人能说出这两指究竟有多么的奇妙,如果不是亲眼看见的人,甚至根本就无法相信。

    在徐青藤惊恐的目光下,两指轻轻一折,剑就断了。

    任意笑道:“你与他们没什么不同!”

    徐青藤双目有些无神,有些迷惘,他的骄傲已随剑一同被折了去。

    任意没再理会他,自右渡了两步,对沈太君道:“老人家还是不答应吗?”

    沈太君看着他,除了愤怒外,浑浊的双眼有了闪烁,似已多了几分犹豫。

    “如若在场三百多位武林同道合力……任公子真觉得自己能敌的过吗?”

    老太君身边的年轻公子终于开口了,他态度很斯文,看来就像是个书生。只不过他腰边却悬着柄长剑,虽未出手,手先按在了剑柄。

    此人的话,仿佛叫醒了所有人,安静的大厅内,突然语声大作。

    “连公子说的不错,我等单打独斗或许无人是他对手,可若我等齐上,难道还怕了他?”

    “不错,大家莫要被他吓住了。”

    “哼!对付这等恶贼,不用与他讲江湖规矩。”

    “……”

    本还聚精会神瞧着热闹风四娘,不禁为这人担忧起来,她黛眉微蹙,喃喃道:“这狂妄小子真不怕死么,那沈璧君就这么好看?他连命都不要了?!”

    风四娘又气又急,却毫无办法。

    即便至此,任意还是淡淡一笑,看向那人,问道:“你是连城璧?”

    那公子应道:“正是连城璧!”

    任意道:“你觉得我会输?”

    连城璧用一种很不解的眼神看着他,微笑道:“阁下还是觉得自己能胜?”

    任意微微摇头,幽幽一叹,道:“有种骄傲,你们根本不懂,因为它叫天下无敌。有种自信,你们不会明白,因为你们根本无法体会。”

    轻轻的、淡淡的、轻轻淡淡的语声,盖住了所有声响。

    大厅里,一时间只有这平淡的话语在回荡,在回响……

    所有人忽然间就呆住了……接着,任意探手一引,地上一柄长剑飞入他掌心。

    剑!他还会使剑?!

    没人知道任意还会使剑,剑在手中,整个人都似乎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突然,他仿佛高高在上,看人的眼神甚是轻蔑。

    突然,他变得不可一世,露出的笑意十分不屑。

    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自体而出,所有人的脸色开始惨变……那就像一只无形的手,扼在了每个人的咽喉。

    然后,接着,他如此说道:“诸位,走好!”

    剑扬了起来……

    也在这迅若星火一刹那,有人大喝道:“住手!快住手!”是老太君,沈老太君大声喝止住了!

    在这声之后,沈太君几乎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一般,身形一晃,坐了下去。

    任意的手重新放下了,剑自然也被放下,可就在他放下手的瞬间,无数人抑制不住的大口喘气,无数人不经发觉,自己浑身都已被冷汗浸透。

    这正是种劫后余生的心有余悸……他明明还未挥剑,但那一刻,那一瞬间,所有的人都似是从鬼门关走上了一遭。

    说不出的惊恐,说不出的心惊胆战。

    沈太君喃喃道:“任意,任衡之!老婆子活到这把岁数,从未见过你这样的年轻人。好,好,好的很!”

    任意柔声道:“倒是对不住你老人家了!”

    沈太君大笑道:“你还是这么有礼……你不骗人,是因为你根本不屑于骗人,你根本就没把这天下人看在眼里对不对!”

    任意颔首道:“老太君说的不错!衡之想要什么,定会出手去取,我若出手,天下真没人能拦得住我。”

    沈太君重重的“哼”了一声,她目光移向连城璧,道:“孩子,是老婆子对不住你。”

    连城璧微笑摇头。

    沈太君摇着头,喃喃道:“想不到我……”

    话未完,任意已打断道:“老太君不用自责,你已经救了他们的命了。”

    不理会老人家瞪来的眼神,他继道:“各位可以离开了,请罢!”

    听到他的话,有人不甘、有人不服、有人不愿,却无一人不胆继续停留。众多宾客纷纷上前,向主人家开始道别辞行。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