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四十七章 绝世佳人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这老实人急的连脖子都红了,不过好在萧十一郎站了起来,笑道:“我们是她义弟,不知尊驾是……”

    听得“义弟”两字,老实人顿时松了口,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抱着拳笑道:“原来两位是四娘的义弟啊……在下姓杨,名开泰,刚才多有失礼,还请多多包涵。”

    萧十一郎应道:“原来尊驾就是‘源记’票号的少东主,江湖人称‘铁君子’的杨大侠,失敬、失敬。”

    杨开泰笑道:“不敢,不敢……”

    这时任意站了起来。

    杨开泰连道:“这位仁兄……”

    任意开口道:“杨兄不用在意我,你们好好聊聊吧。”

    杨开泰脸上笑开了花,不过见任意要走,风四娘随口道:“你是要去哪。”

    任意回头道:“我先去见见那人,也要看自己喜不喜欢不是?若我看不上她,那也就不用抢人了。”

    又听他提到那女人,风四娘不耐烦道:“去吧去吧,我也懒得看你。”

    任意笑了笑,走出了雅间。

    萧十一郎对着与杨开泰瞪眼的风四娘,道:“他走了。”

    风四娘转头,回嘴道:“走就走了,老娘与他又不太熟。”

    萧十一郎悄声道:“你没听他说去干什么?”

    “他不就是……”

    风四娘一愣,立马站起。

    酒楼外。

    任意就走在这大街上,他明明是在走,却比‘飞’还快。快得直令旁人只感觉有一条淡淡的影子,在身旁闪过。

    这条影子时隐时现,眨眼就突然不见了。

    沈家庄坐落在大明湖边,依山面水,不消片刻任意就来到了沈家庄大门前。

    庄里的下人、随从并不太多,今日来的客人却特别多,所以几乎所有的下人都在招待来客,他们每个人都是彬彬有礼,不会冷落了任一宾客。

    任意像风一般‘走’了进去。

    庄门前的来客及庄内下人,只觉眼睛一花,似见非见感觉有什么闪过,却也不甚太在意。

    此时沈家大厅中热闹非凡,到来的宾客并不多,也不少。

    与大厅相比,后院却显得异常的幽静。

    这里布置的并不精致,反而十分的简单;没有池塘、没有假山、没有花圃,只栽种了几颗夏天乘荫避暑的树木,和一张石桌,几张石凳。

    而在石桌前,石凳上,有一个女人,很美的女人!

    她穿着的衣衫并不特别华丽,可无论怎样的衣衫,只要被她穿上就一定会分外出色。她没有戴任何饰物,脸上也未抹半点脂粉,因为与她而言,任何奢华的珠宝和任何珍贵脂粉已是多余。

    她美的已令人无法形容,无花可比,无词可用,甚至连‘画’也描绘不出她的风采,她的神韵。

    这位美丽的女人正在刺绣……

    见着她的美后,任意不仅惊呆了,还看呆了……

    正在他呆住时,女人惊吓的从石凳上‘弹’了起来,如一只受惊的兔子一般,一下退开了好几步。

    男子二十左右的年纪,一身长袖白衣,神态悠然,面带笑意……他的笑容很淡,是令人很舒服,很自在的微笑,见着他笑,仿佛你也想随他一起微笑一般。

    而他的眼神充满对世物的好奇,这人还有着一首让人直为惋惜的银发。

    总而言之,这人是个很特别的人,特别之处就是他予人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

    女人看着毫无征兆,突然就出现的男人,问道:“这位公子贵姓?”

    “我叫任意,你就是沈璧君!?”

    女人微微颔首,丝毫没放下警惕的问道:“任公子是今日来的宾客?”

    任意笑道:“我不是请来的宾客,我是自己找来的。”

    沈璧君柔声道:“还请任公子前去大厅,此地乃沈家后院,公子不便在此处久留。”

    语声很是温柔,极为悦耳动听,令人不忍拒绝于她。

    任意摇头道:“我说过我不是宾客,其实我是来找你的,不如我们先坐下聊聊。”说时,人已向前两步,坐在了石凳之上。

    他近前两步时,沈璧君也再退了两步,见他坐下,秀眉微微一皱,道:“还请公子离开,不要让璧君为难。”

    任意笑道:“我没有其他意思,不过想与你说说话!”

    她那张绝世容颜上依旧没有表情,但她眼睛中已有了不悦之色,只是显然在尽量控制着自己。

    任意又道:“你为何不生气?如果是我,我早就忍不住了。”

    沈璧君还是柔声道:“公子执意不离开?”

    任意颔首道:“我这人很霸道,旁人的话我从来不听!”

    沈璧君怔了怔,过了半晌,突然道:“请。”

    任意神色古怪道:“请什么?”

    沈璧君仍是不动声色,毫无表情的道:“请公子出手。”

    任意神色愈加古怪道:“你叫我出手?”

    沈璧君不再说话。

    任意站了起来,他一站起,沈璧君右足微退,一只手也隐在了身后。

    “是你叫我出手的。”

    话音一落,掌已扬起,扬起后直接就拍了出去……

    这一掌来的简单,来的直接,沈璧君已觉得有一股劲气扑面而来;接着,她右手向前一掷,霎时金芒从她掌间闪耀了出去。

    掌风一拂,数十枚金针就随着掌风去了。

    沈璧君只觉耳边风声呼啸,眼角金芒闪过,然后只听“咯”的一声巨响!树叶‘簌簌’而鸣,一棵大树倒了下来,倒在她右侧不远处。

    她脸色终于有了些许变化了,但贝齿轻咬着下唇,紧闭檀口!

    任意淡笑道:“你看见了,如果这一掌打在你身上,你人就被我打成几片了。”

    沈璧君俏脸微微一白,嗫嚅道:“你……你没想过害我对不对?”

    任意重新坐下,颔首点头。

    沈璧君紧张得全身都僵了,神情有些委屈,咬牙又问道:“你到底是谁?我从未听说过你的名字。”

    任意微笑道:“先不说出名,认识我的人都极少,我唯一比较有名的怕是我‘关中十三帮强盗总瓢把子’这个身份了。”

    沈璧君脸都吓白了,颤声道:“你……你是强盗!”

    任意点头道:“不错,刚做这总瓢把子没几日。”

    “你……你想怎么样?”

    任意皱了皱眉,神情有些不耐烦的指了指石凳,冷冷道:“坐下!”

    他语声一直都很柔和,突然间语气就重了几分,冷了几分。

    沈璧君吓了一跳,她这一生中,还从未听过有人对她说出如此无礼的话,她虽然很温柔,却也没有听过别人的命令。

    她几乎忍不住想开口骂他,可她一个连重话都不曾说过的人,怎会知道骂人的话?

    人坐下了,眼中似乎泛起了云雾之气……

    任意忍不住道:“你该不会想哭吧?”

    沈璧君瞪着眼,很坚定,很强硬,死死的瞪着他……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