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四十章 一掌,又一掌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气息渐渐凝沉......

    任我行道:“一年前,我如果没有出手,你可还会想杀了老夫?”

    任意道:“会!”

    “为什么,你为什么非要与我爹爹过不去。”

    语声清脆动听,只是略带颤音,任盈盈一张秀丽绝俗的俏脸,已经没了血色,一双凤眼盯着任意,死死的盯着……有恨,有怨,还有着一种屈辱之感。

    任意平静道:“没甚特别的理由,只是我觉得他该死。”

    银牙紧咬,任盈盈恨声道:“就只是因为你觉得?这是什么道理?”

    任意笑道:“这就是我的道理,我也只讲我自己的道理。”

    “哈哈哈哈,好,好,很好!”任我行放声大笑,笑的极为痛快,笑罢:“老夫自认为已是江湖上最嚣张霸道的那个人,可比之你来,却还是差了一些。”

    任意颔首道:“一个人要在江湖上嚣张霸道,那么他的武功就一定要最高,你不是武功最高的那个,而我是!你武功不是比我差了一些,而是差了很多!”

    任我行脸若笑意的点头:“你说的对,一年前宁中则、少林方证、武当冲虚,还有我这贤婿令狐冲,再加上老夫和向兄弟一齐出手,竟被你一剑败退。神剑任意若还不是天下第一,那老夫又算什么。”

    大殿中,尚有百来武士,可任我行一看他们那惊恐的眼神就放弃下令的打算。任盈盈一直在他身边,向问天也在他的身边。

    任意开口道:“差不多了,交代后事吧。”

    “爹爹,我们……”

    任我行忽然出手,一掌震晕了任盈盈。

    令狐冲抱着佳人,惊声道:“盈盈,任先生你……”

    任我行挥手止住了他的话语,面向任意,说道:“你只是想要了老夫的命,那老夫的女儿、女婿还有我向兄弟的命,你能不能放过!”

    任意点头:“可以!”

    话音刚落,向问天既开口:“教主,属下岁数比你老人家小不了几岁,若你去了,向问天何必在苟且于世,今日我二人就一起会会这位天下第一。”

    “哈哈哈,好,说的好,不亏是我任我行的兄弟。”

    说着,他又看向令狐冲道:“冲儿,你不许插手,好好照顾盈盈。”

    令狐冲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点头应了下来。

    接着,任我行从高台一掠而下,倏然的自双袖里“拔出”双手,这一“拔”就像“拔”出了一双独门兵器一般。

    他本以掌力见长,再加上吸星大法,自然无须使什么兵刃。

    这是一双奇异的手,这手隔空一拿,立即吸住了地上一柄单刀。

    单刀尚还未飞入掌中,任我行又一掌拍了出去……掌风迫去,单刀立飞,迅若星火般的直射出去。

    刀光一闪已在近前,然后下一瞬,刀锋就被捏在了那人的手中。

    任意五指被真气附着,稍一用力,刀锋就碎了。

    任我行人随刀后,双手一展,掌心两股白茫茫的劲气,隔空狂飙般涌了过去,呼地双掌劈向了任意。

    掌劲未到,掌风却先厉啸。

    任意微微扬手,一手轻柔曲折,飘忽不定,‘武当三十六棉掌’如今被他精简成十段棉掌,此掌法只分十掌,亦可说分有十劲。

    十劲威力更甚往昔,面对任我行这挟风厉啸的掌法,他那绵柔的手轻轻拍出。

    双掌相触,两股劲风也冲撞在了一起……然而,本被真气卷起的劲风,忽然消散了。

    这一对,任我行登时就感觉到自己的掌力被拍散,而当他运出吸星大法时,忽然又感觉自己双手的穴位被封闭住,再然后一股无可阻挡的掌力把他拍飞了出去。

    他一飞五六丈开外,双足连踏,刚稳住身形,鲜血就慢慢地从他口角沁出来。

    第一层是化敌掌劲于无形,第二层是封闭敌手的穴道,第三层是波分浪裂的掌力。

    任意一掌蕴含三股劲力,正是一掌拍出了十段棉中的分解掌、封穴掌、裂心掌。

    任我行一退,向问天的挥刀来了,这一刀来势甚疾,刀锋还伴随了一股凌烈的刀风,向着任意胸前就劈了过去。

    可是面对这样的刀,他只是探出了手。

    这是男人的手,男人的手自然谈不上美与不美……可是在他手掌变幻后,已成了世间最美的一只手了。

    手掌切入刀光之中,本来平平无奇的手,忽然就变得玄妙无比。

    这一手拿捏之准、发劲之锐、掌风之烈、掌力之猛、掌势之强、掌功之厚,使得这一掌甫发,就切开了刀光,切开了刀锋,又切开了人。

    鲜血激出,刀刃弹飞,向问天自胸骨到下腹,破开一道巨大的口子。

    他踉跄的后退,踉跄的靠在殿中石柱上;然后他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那人……任意的手已垂下,只是在他指间有着鲜血滴落。

    向问天纵然还活着,却离死也不远了,差距实在太大,一掌,仅一掌就击伤了任我行,又一掌就击杀向问天。

    每个人都在想:他的武功究竟多高!

    三息后,向问天死了。然后任我行开始笑,惨笑!

    现在,此刻,他却没有了丝毫动手之念,也没有了一点抗拒之心,再斗下去,只是自取其辱,徒增笑话。

    他笑,笑的正是自己。

    任意向他走去,任意每走一步,空气就似乎凝实一分,每进一步,沉重之感也愈加真实了一分。

    走到任我行跟前,嗖地一指,点击对方檀中。

    人无声无息的倒下,任意又向杨莲亭走去。

    “我找件东西,是一株雪莲,不过是红色的雪莲,通体赤艳,艳甚花开,伴有异香,隐隐还有冰寒之气透出。十年前你得到了它,你现在带我去找它。”

    语声很轻,语气也很平淡,没有疾声厉色,亦没任何胁迫要挟之意,可看着他的人,再听着他的话,谁也不敢对他说句‘不能’的话来。

    他只是个人,但所有人都见他如见鬼神一般,他的话仿佛有种魔力,没人可以不听,没人可以拒绝,没人可以不能。

    刚还不畏生死的杨莲亭,如今却是颤巍的点头。

    “我,我知道,它,它在东方教主的住处,我带你去!”

    任意颔首道:“好,你带路!”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