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三十七章 嵩山之劫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山门前,足足有七八百人,可这么多人却没发出任何的声音……

    暮色降临,不见皎月,天上的玉兔被片黑云遮住了银辉,山门前点起了灯火,寂静忽然被打破了,足音徒至!

    然后嵩山门人分开了两路,从人群之中,左冷禅走了出来。

    虽然断了一臂,但他的神情依旧冷峻,只是那份倨傲已经不在了。他的骄傲已经随着他的右臂一起留在了少林。

    当左冷禅看见任意时,身子就忍不住微颤、止不住发抖。

    这是怕,亦是恨。

    “我嵩山派到底与阁下有何仇怨。”

    任意淡淡道:“你看见了,我武功很好。”

    左冷禅强压住发颤的嘴唇,强自镇定道:“不错,当今天下,人人都说阁下乃天下第一,无人可敌,谁也不敢触及阁下的剑锋。”

    任意笑道:“既然无人可敌,那什么是我做不得的事?”

    左冷禅咬牙切齿道:“你难道真要对我嵩山派赶尽杀绝?”

    任意微微颔首,呵呵一笑道:“我的确是来赶尽杀绝的,问再多也并不能改变什么,你们只管好好受着便是,当然,也可以反抗。”

    左冷禅开始颤声道:“你……你……天下事,都抬不过一个理字,你神剑任意武功再强,也不能恃势横行,随意杀戮。”

    任意摇首道:“我只讲自己的道理,旁人的话,我只当废话。”

    左冷禅嘶声道:“你的是什么道理。”

    任意又笑道:“开心的道理,任何事,但凡可以令我开心,我便会去做,屠杀嵩山派,我觉得我会开心。”

    “杀了他!”

    一声暴喝,十分果决。

    众多的嵩山弟子,立刻蜂蛹而上,他们都知道任意是个怎么样的人物,他们或见过,或听过这位杀人,是如何的场面。

    而且当下一地死尸,而且当下他那番话语……

    为了活下去,他们出手自不容情,当有人拿命求生的时候,那么他的剑一定不会犹豫,他的招式也一定更加狠辣,他的武功也会强上三分。

    可是若差距太大,一切还是徒劳……

    任意说过,他要屠杀嵩山派,这也的确是一场屠杀。

    月光谈淡的照下来,恰巧刚刚照在了山门前……云开,月现,人死!

    光芒一闪之间,汹涌的人群化作了漫天血雨,任意向人群走了过去,脚步不疾不徐,手上却挥洒出了剑影,他每一步都仿佛踩在了生命上。

    生命,就如野草一般,任由他践踏,任由他剪除。

    任意的剑挥洒如意,剑锋所到之处无坚不摧,切金断银,穿心割喉,一个个人影横飞又倒掠,剑光一闪,生命止息。

    无论是谁,面对任意的剑锋,皆会如稚童般孱弱,不堪一击。

    银光四射,犹如万仞环绕,汹涌的人群,杀声起伏……如今密集的人群,却不在那么的密集了,已经松散许多。

    可怕的人,比可怕还可怕的剑,寒风刺骨,腥风渗人。

    一开始,他们是宁可死,但决不能不战!

    只要杀死神剑任意,就可以在“嵩山派”中独当一面、举足轻重!

    只要杀死神剑任意,即可名扬天下、威风八面!

    然后,接着,在那奇美斑斓的身姿下,在那至圣至绝的剑光下,这样的斗志,这样的思想开始改变了。

    如今,现在,他们已被斗志所灼痛。

    他们对任意做出了最疯狂的合击,而回应他们的却也是最疯狂的杀戮。

    斗志已被杀戮熄灭了,这样被熄灭,就再也燃烧不起来了。

    赵四海带头开始跑了,因为他看见了张敬超和卜沉是怎么死的,那一瞬间剑光如梦,似幻。

    那是一种美,一刹那的美,一刹那后,两人就被剑锋剖开了胸膛。

    赵四海一直都未动手,他腾身而起,再脚尖沾地,向人群飞掠了出去……然而,剑光突然就找上了他。

    剑光如惊虹电掣般追击过来,他退得再快,也没有这一剑之势快,剑光追上了赵四海;接着他长啸一声,手中的剑也化做了一道飞虹。

    可是他这一剑还没到,另一剑已破入了他的剑光当中,然后从他咽喉刺了进去。

    “哧”!

    月色如水,月下有人,白衣人,人在月光之间;人静,不知何时,这里又突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看着任意拔出剑锋。

    死了多少人已计算不得了,不过躺着的尸,绝对比站着的人还多。

    任意转过了身,没再说一个宇,又走了过来,剑光所向之处,神惊鬼泣。生死存亡是一刹那间的事,可是他的剑光却仿佛是永恒的。

    因为他的剑光就定格在每个人死的那瞬间!

    这一杀到了最后,从暮色降临,再到黎明晨曦,从山门,再到大殿……

    左冷禅和邓八公已缩在殿角,任意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沙天江掩在任意身后,突施奇手,蓦然眼前人影一闪,赫然就空了。

    一掌落下,落在沙天江头顶,“砰”地一声,他所站立之地,四分五裂,人也口耳眼鼻迸出了血花。

    邓八公苍白的脸,却是赤红的眼睛,最后搏命出手,在刹那间递出了十二招,其中九手奇招,最后三招才是杀招。

    但是任意一出掌,人就飞了出去。

    飞出去很远很远,倒地时已没有了声息。

    最后他看着左冷禅,轻轻地弹指。

    两人之间,相距三四丈余远。

    他的指风,落在了左冷禅身上,左冷禅没再避没再躲,亦没出招反抗,正如他之前所说,只好好的受着便好。

    鲜血随之迸出,左冷禅终究还是死了,嵩山派上下都死了,他没理由还活着。

    嵩山派驻地,已被鲜血染红,到处都是一条条,一纵纵,纵横交错,蔓延如网的血网!血网交错,横贯了整个山门,几乎找不到一片干净的地方。

    杀人总是愉悦的,因为任意只杀那些可以让自己开心的人。

    但在杀人之后,只有疲累和空虚。

    山门阶梯下,小丫头正站在那,在她脚边也有许多尸体,她身上也有几处伤痕。可是她还笑靥如花道:“任大哥,我们接下来去哪?”

    任意没有说话。

    “啊,任大哥你的剑呢?”

    “断了!”

    “断了?不行,我要去帮你找回来。”

    曲非烟转身就要回去,任意又淡淡道:“你该回去找你爷爷了。”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